Donald看見啊童離開球場後立即上前, 

「Hi 靚女,我叫Donald啊,頭先見你打得唔錯喎,哈哈。」

 「唔該借借。」啊童直接無視他。

 「好柒啊。」目睹這一幕的毛毛說。 

我快步就到啊童旁邊。 



「喂啊童。」我叫住她。 

她轉過頭來,示意我繼續說。

 「如果呢場比賽我贏咗你可唔可以原諒我。」 

啊童聽完後走到場邊拿起其中一顆羽毛球,

並把它拋給我,示意我先發球。
 



「我當你應承㗎啦。」

我接著那顆羽毛球,走到場中後說。


 「開始啦。」我說。

 啊童聞言立即擺好姿勢。 

「睇波。」我開出一記短球,



打網前是我的強項,

因為這場比賽,

我非勝不可,

所以我第一球就不留手,盡全力打。
 

啊童上前挑波,把球打到後場, 

我不敢怠慢,立即向後退,

朝左方死角處打出一球高遠球,


 啊童見狀向左後移,



順利把球接到並且把球打至網前,
 

一早就走回場中心等待的我上前放網,

 球完美地過了網,啊童急忘上前,

但卻遲了一步,在揮拍之前球已經碰到了地。


 也化表我好不容易取得了第一分。

 之後幾球,我們雙方有來有往,互有領先,

 一時之間可謂鬥得難分難解,



 去到最後,戰果是我20分比啊童19分,

 只要我取下這分,我就能勝出, 

 我撿起在地上的羽毛球,

緊張地吸了一口氣,
 

「呼,贏埋佢。」我對自己說。

 「加油啊靚女。」為了啊童而一直在旁觀看這場比賽的Donald這時說。

 可惜啊童依然是不為所動,

好像到目前為止都沒有正眼看過Donald一眼,




 我做出一個反手開波的姿勢,

用力一打,打出一個長球,


 以為我是開短球的啊童,並沒有料到我這一著, 

唯有急忙後退,可惜已經太遲了, 

我已經勝... 

咦,

她竟然把手拉後,



在球剛落地時打出一個挑球,


 正常來說,你的身體一定在羽毛球之後或之下才能揮拍打球,

而啊童現在就因為趕不及在球落地之前退到球後,

 於是只把身體向後傾,並且伸長手臂在球差不多到地下之時把球擊回,

 所以她的身體其實是在羽毛球之前,

 但靠著自己手臂以及球拍的長度,

 她竟然順利把球打到我這邊, 

可惜她的力度不足,

未能打出一個高遠球,
 

結果球飛的不高,恰好是對我來說,

殺波的最佳高度,
 

相信啊童亦料到這一點,

所以當她打完後立即調整好姿勢,
 

我看著球直飛過來, 

於是我輕輕跳高,

眼看著啊童的右方,


 啊童見到我注視著她的右邊,

以為我要把球打到那裏,


 於是便以橫位步移到右方,

 我看到啊童已經上當後嘴角上揚,

 用力一殺!把球打到啊童原本身處的位置,亦即其左方,

 啊童在看到球是比擊向左方後立即急停並轉為移向左方,

 奈何當她起步時已經太遲, 

這一下殺球可謂神仙都難救,

若啊童連這球都救到的話,我真是甘拜下風。
 

「啊!」只見啊童突然倒在地上, 

面容扭曲地悟著自己的腳踝... 

「靚女!」Donald一邊高呼一邊跑過去啊童身處的位置。

 「啊童!」我幾乎是跟Donald在同一秒說,

 在看到啊童受傷後,

我立即拋下球拍,

衝過去啊童那邊,


 我在球網下跣過去, 

此刻的我心急如焚,

擔心啊童出了甚麼事,
 

自責著自己令到啊童受傷,

 我終於明白當時啊童看見我受傷後的心情了。

 由於Donald一直都在啊童的旁邊,所以他比我先到,

 「點呀靚女,你有冇事啊?」Donald一反常態,溫柔地問。 

啊童沒有說話,只是指著自己的腳踝,

 過到來的我立即走上前, 

「啊童!你邊到痛,整親邊到?」擔心的我問。

 啊童看到我後卻擰轉面不看我,

 「你嬲我我明,但係你比我扶你過去休息先啦,我扶完你過去你咪繼續嬲我囉。」我無視在旁的Donald繼續說。

 但啊童卻依然不為所動,

 「周樂童!」

心急的我一時忘記要控制聲量,大聲地說,

令到全場人都把目光移過來。
 

「我知,我之前係講過啲好過份既說話,傷害到你,

係我唔啱,

你嬲我都係正常,

但係我會咁講係因為我唔明白你當時既感受,

我唔明白你當時有幾咁擔心我!

我個時仲覺得我都係玩下啫,

冇諗過其實你係會咁緊張我,

冇諗過你會因為我跌親而感到唔開心,

我只係覺得你好煩。

但係係你頭先跌親之後我先明白,

我先明白你當時既心情,

我了解你當時既感受,

我知道你當時有幾擔心,

我睇到你跌親既時侯,

我好驚你會有啲咩事!

知唔知點解?因為你對我嚟講係一個好好好重要既人,

我都係去到呢刻望到你跌親我先知你係我心入面既位置係有幾高!

我唔所以比你有事,

所以,就當我求下你,

你比我扶你去休息先,

之後你繼續嬲我我冇所謂,

因為我係抵死既,

但係我唔想見到你咁辛苦咁坐係地下到。」

我一口氣,大聲地把我心裏所有話說出。
 

說完後我看看周圍,才發現自己成為了眾人的焦點, 

我的這番說話好像比全個球場的人都聽到了,

 但我現在關心的,就只有啊童的回應。

 啊童聽完後思考了一會,

然後點了點頭。
 

我心裏大喜,立即走過去扶起啊童, 

「嚟嚟嚟,小心啲啊下,唔好又整親。」

我小心翼翼地扶起啊童,

生怕她會一個不小心,又再次受傷。


 「唔該。」啊童小聲地說,並用手抓著我的膊頭借力站起來,

 「講呢啲,上次我扮整親你咪一樣係咁。」我一邊扶著她走過去椅子一邊說。 

「Wuuuuu!」在一旁食花生的眾人看到這一幕後起鬨。 

「小心啲坐低,慢慢嚟。」可是我卻沒空理會他們,只專注於啊童的傷勢之上。

 「你邊到痛啊?」在啊童坐低後,我立即詢問她的傷勢。 

「你去打波啦。」啊童她強忍著痛楚說。 

「你覺得打波比你更重要咩?乜我頭先講得唔夠清楚咩?你講啦,你邊到痛。」 

「呢度。」她伸手指了指腳踝。 

「係咪扭親?」 她點了點頭。 

我於是將她扭傷了的那邊腳的鞋除了, 發現腳踝的位置腫起了。 

「你等等我。」

看到她的傷勢後,

我想起了之前教練教我們應對扭傷的方法。
 

我拿起銀包,走到了在球場門外的飲品自動售賣機。 

我買了兩支水動樂,

然後跑回啊童所在的椅子,


 跪在地上,把其中一支水動樂貼到她的腳踝上,

 止痛及消腫, 另外一支則遞給啊童喝。 

啊童看到了我的舉動後呆了一呆, 

「做咩啊?仲唔飲?」

手握著水動樂為啊童的腳踝冷敷中的我看著她問。
 

「係喎,唔記得咗添。」她打開水動樂喝了一口說。






跪求大家Follow我既IG: MaanYin05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