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了昨天表白失敗後,我回家睡覺時,

好好思索了究竟如何才能讓啊童接受我,


 她說我當時沒有好好把握機會,

以至機會白白流失了,


 那麼, 我如何才能有機會呢? 



我總不可以永遠等待機會來臨, 

等待啊童再次受傷吧? 

我,從來都相信一個道理, 

機會,是要自己親手創造的。 

永遠處於被動狀態,等待機會降臨的人, 



是不可能成功的, 

所以,我要更主動,

去追求啊童,
 

我要自己創造機會! 

經過我的深思熟慮,我決定,



要跟啊童去,睇電影!
 

但問題是,我根本不知道啊童有甚麼電影想看,

 唯有星期一問問她吧。

 星期一放學後,

啊童依舊來了我家跟我一起溫習,
 

「溫完未啊?我想休息啊!」我看著眼前的Bio課本問。

 「仲爭少少咋,你溫埋佢你咪有得休息囉。」啊童說。 

「係呢,你鍾唔鍾意睇戲㗎?」我問。 



「都鍾意既,但係因為我有夜盲症吖嘛,所以入戲院睇既話會睇得唔清楚。」啊童說。

 「哦係喎,都唔記得咗你有夜盲症添。」 

「做咩呀?想約我去睇戲啊?」啊童一眼就看穿了我這樣問她的目的。

 「唔係啊,問下咋嘛。」我立即否認說。

 「專心啲溫書啦。」啊童敲一敲我的頭說。 

「係啦係啦,長氣~」

 待啊童走後,



我便決定求助於Suki。


 我:你知唔知啊童最近有咩戲想睇?

Suki:做咩啊?你想約佢去睇戲?

 我:係呀,但係唔知睇邊套好。

 Suki:一係我幫你問下?

 我:好啊,唔該晒。 

大約十分鐘後,我便收到Suki的回覆。

 Suki:佢答咗我啦。



 我:咁係想睇邊套戲? 

Suki:佢話佢想睇個套「林鍾之戰」喎。 

我:下?兩條On9打交都好睇。 

Suki:咁我都唔明點解佢會想睇既,不過人地想睇你就要陪㗎啦。

 我:唔該晒你。 

既然我知道了啊童想看甚麼,

那我就可以去約啊童了。




 雖然我始終想不透為甚麼啊童會想看這套戲,

但她想看的話,我也只能奉陪。


 此時,我心生一計。

 四天後,亦即星期五,

回校時,我對著坐在我旁邊,

正在專心上課的啊童說。


 「喂,放學之後得唔得閒?難得今日冇羽毛球隊訓練。」 

「係咩?」

 「係呀,book唔到場吖嘛,你唔知咩?」 

「真係唔知喎。冇得打波,咁就繼續溫書囉,做咩咁問既?」 

「冇,諗住比個驚喜你,我地今日休息一日,唔溫書,我準備咗啲野。」我故作神秘地說。

 「睇戲吖嘛,我知啦。睇呢啲打鬥戲,我係戲院都睇唔清楚,你未買飛㗎嘛?」

啊童頭也不回,一邊抄筆記,一邊回答我的問題。


 「你信我啦,林鍾之戰吖嘛,得㗎啦。我自有分數。」我說。 

「神神秘秘咁。」啊童斜眼看著我說。 

「得啦得啦,唔會呃你㗎。」我說。










跪求大家Follow我既IG: MaanYin05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