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十一日就是羽毛球學界分組賽第一場, 

我每一天也積極備戰,上網看職業選手比賽的片段,

 可以做的我都做了。

 時間很快便來到十二月十二日,亦即我出賽的日子。 

由於比賽是在四點三開始,但教練則希望我們能提早半小時到達球場熱身, 



所以我們需要在三點九去到球場,

 而我們學校的放學時間是在三時半,

所以老師特意批準要比賽的同學可以提早離去。
 

其實學校去球場只需要十五分鐘,根本不需要做走, 

但我因為不想上課,



所以早在三點一就舉手要求離去,


 只知道我要早走的老師也沒有阻止我離去, 

「走啦我~」我對著前方的兄弟們說。 

「食屎啦你,唔想上堂就咁早走,垃圾!」肥強說。

 「唔係啊,好~遠㗎個球場,唉,我都想上堂,好可惜我要去比賽。」我裝作失落地說。



 「收皮啦你!啊童同我講過呢到去球場十五分鐘就夠啦!」Suki說。 

「你一陣會唔會嚟睇我比賽啊?」我問啊童。

 「吓,唔會啦,返屋企溫書啊我要。」啊童說。

 聽到啊童不來的我心裏雖然感到失望,

但我卻試圖掩飾自己的失望之情,
 

在臉上露出一個笑容,裝作沒有所謂。

 「你睇下你吖,我一話唔嚟你個樣失望到...我講笑咋,放咗學之後我就即刻過嚟。」啊童說。

 比她說破了的我只好尷尬地傻笑。



 我拿起書包,準備離去。

 「喂...」啊童說。 

「唔?」我轉頭看著啊童問。 

「加油...記得我同你講過既野。」她甜甜一笑後說。

 「唔。」

我點了點頭,然後便離去。
 

我很快便到了球場,自己預先開始熱身。 



不久後,所有隊員都到齊了,

教練亦開始Briefing。
 

他打算把我放在第三場單打,除非頭兩場都輸掉, 

否則我應該不會有太大壓力。 

到了四點,我們便準時開始比賽。 

頭一場單打,

師兄大炒對方,廿一比十。
 

第二場雙打,師兄險勝,廿三比廿一。



 亦即我只要贏埋這一場,

我們就會勝出。


 一早已熱好身的我拿起球拍,

準備好出戰一生第一場學界比賽。
 

「放鬆啲打,加油。」教練走過來拍一拍我膊頭說。

 「知道。」

 我環視四周,啊童還未抵達,



 我嘆了口氣,然後便走出去球場。 

我取得了發球權,我仔細回想啊童之前對我說過的話。

 呼了口氣,用著那因為緊張而還在抖的手拾起羽毛球。

 我用力一打,開出了一球長球,

 對手輕鬆地向後退並對我回以一球吊球, 

我踏步上前挑球,把球重新打到後場,

 正在上前的對手反應不及,

 雖然他能退後並把球擊回,

 但力度不夠,球飛得不高, 

我於是跳起用力一揮,打出一記殺球, 

球飛快地對著地「前進」, 

對手未能接到,他失去了第一分。 

之後我一路領先,打出一個七比一的分數,

 但之後卻比對手反超,

直到半場前,
 

分數變成了十比十一,十分緊湊。


跪求大家Follow我既IG: MaanYin05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