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言,你唔好咁緊張先,冷靜啲,唔好急,慢慢打,攞返個節奏。」教練在半場休息時對我說。 

「嗄...知道。」 

「你實力應該勁過佢㗎,唔好自亂陣腳。」

 「係。」我喝了一口水後說。

 回到球場,他發球,開了一記短球,



 我立即上前打出一個放網, 他大力一挑,

把球打到後場,
 

一早已經退回中場的我繼續後退到中場,

 揮拍打出一球高遠球,

 他退後並向我回以一記殺球, 反應不及的我又再失多一分。 



「嘖!」我拍一拍自己大腿,不甘心地說。

 「啊言!加油啊!」

就在這時,我聽到啊童及我一眾兄弟對我說。


 我看向他們,只見他們拿著一塊長五米的橫額,

 上面除了印有打氣字句之外, 他們更貼上了一張我的大頭,



 並寫著「祝仆街仔萬浩然贏波!!!」。 

不知應該好嬲定好笑的我呆看著那個橫額,

 「贏埋佢!!!」啊童朝我大叫。 

我向她報以微笑,重新專注於比賽之中。

 有了他們打氣支持,我重新冷靜下來,沉著應戰。 

對手繼續發短球,這次我不再放網,

 改為挑球,

把球打到後場,
 



對手後退並成功打出一個高遠球,我不敢怠慢,

向他回以吊球,
 強迫他多走動,

以我自己亦在擊球後回到中場。
 

他看見我打出吊球後,立即跑上前放網,

 而我亦再次選擇挑球, 令對手要從前場跑到後場,

消耗他的體力。


 果然,不出數球,他就因為追不切球而失分。



 我於是繼續採取此戰術。 

結果,我成功反超,重奪領先地位。

 對手即使知道我的策略,卻也無計可施,

 因為一旦比我取得球權,

我就可以得到主導權,
 

而且我不只是把球打前打後,

而是前後左右死角位,統統都打一遍,


 最重要是,出奇不意,



對手根本猜不透我下球會打去哪,
 

我完全不按常規打,

自然對手亦難以應對。
 

漸漸地,我把比分差距拉開,

 對手越大越沒有力氣及精神,

 而我則越打越開心,

對,是開心,
 



能虐殺對手,任誰也會感到很爽吧。

 但我能重新找回節奏,

亦有賴啊童跟兄弟們的打氣聲。
 

最後一球,我深吸一口氣,

用那不再顫抖的手拾起羽毛球,


 已經連續開了七球長球的我一反之前的常態,開出一記短球,

 以為我將會開長球的對手硬生生把正在後移的腳停下, 

向前飛撲,

想趕在球落地之前把球擊回,

可惜力度不足,
 未能過網。 

「Yeahhhhh!!!」我的打氣團及隊友看到我贏了後不約而同地大叫。 

作為一個有體育精神的人,

我忍著自己興奮的心情,
 

先跟對手握一握手,

之後才衝過去兄弟那裏。




跪求大家Follow我既IG: MaanYin05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