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我們一起去了慶功, 不過是我跟啊童一枱,

而其餘人就自己一枱,
 理想當然地,

這個鬼點子是由Suki想出來的。
 

「你個Friend真係痴痴地線,冇啦啦迫我地兩個坐埋一枱。」我說。

 「好委屈你咩?你好唔想同我坐埋一齊咩?」啊童板起臉問。 



「唔係唔係,咁又唔係,我好樂意。」求生慾強的我立即說。

 「噗...咁驚做咩啫,我問下咋嘛。」啊童忍俊不禁笑說。 

「多謝你。」我收起笑臉說。 

「唓,我唔嬲你你駛乜多謝我啫。」 

「唔係啊,係多謝你呢幾個星期幫我訓練,又幫我搵你啲舊隊友嚟同我比賽,如果唔係有你教我,我應該係你地嚟到幫我打氣之前就已經輸咗啦。」我說。



 「哦,好小事啫,你之前都成日幫我啦。」啊童聽罷後說。

 「你地食咩啊?」這時Suki走過來。 

「吓,未睇餐牌喎,一陣同你講啦。」啊童說。

 結果我便叫了一個咖哩豬排飯,而啊童則叫了一個滑蛋豬排飯。

 不久後,侍應便把我們的餐點送上。



 一早已餓壞的我倆急不及待地拿起餐具開始進食, 

我將匙羹上的那口飯放入口中, 

天那!人間美食,好L好食啊!!! 

反觀坐在我對面的啊童吃完後一言不發,

悶悶不樂地坐在椅上,放下了餐具。


 「做咩啊?唔好食啊?」我問。 

啊童點了點頭。 

「有幾難食啊?」我問。



 「難食到我食唔到第二啖。」啊童說。 

「有冇咁難食啊?」我問。

「你試一啖囉。」啊童說。 

「你喂我。」 

「嘖,麻鬼煩。」啊童反一反白眼地說。 

她拿起自己的匙羹,隨便「筆」起了一口飯, 再遞進我的口中。 

「咔嚓」在不遠處的另一枱傳來影相聲,成為了箱中第六張相。 



「屌你條On9仔,做咩會開咗閃光燈㗎。」啊正罵魚蛋。

 「Sor9ry囉。」 

「影唔影到個一幕先?」Suki立即搶過魚蛋的手機。

 「緊係影到啦!最Sweet個一幕就咁比我紀錄低咗。」魚蛋自豪地說。

 「掂啊!」Suki興奮地說。 

「Suki小姐,你放過我地啦好冇。」口裏還含著飯的我說。

 話說回來,這家餐廳的滑蛋豬排飯,

是真的很難食,
 我吃完那一口之後,



就完全明白為何啊童會對它有如此評價,
 

甚至,我可以大膽說一句,

比我第一次整給啊童吃的那碗飯更難食。
 

「幫緊你留下美好回憶啊On9,唔係到時結婚冇相睇就唔好啦。」Suki揮動著魚蛋的電話說。

 「邊個要同佢結婚啊!」輪到啊童不滿地說。 

「好難講㗎~」Suki說。 

「廢時同你嘈。」啊童擰轉面不理Suki。



 「你碗飯,真係好難食喎。」我對啊童說。

 「我宜家好嬲啊!!!我想入去鬧爆個廚師啊!」 

「滑蛋豬排飯,我都整到比你食啦,駛乜出街食啫。」 

「咁我諗住試下你整得好味啲定餐廳整得好咪啲吖嘛...唔好提啦。」啊童苦惱地說。

 「咦,你呢碗咩嚟㗎?」啊童隨即變臉,奸笑著問。 

「咖哩豬排飯囉。」 

「好似好好味咁喎。」

 「咩好似啊...係超好味啊!」還未察覺到啊童陰謀的我天真地說。

 「攞嚟試啖吖。」啊童說。

 「嗱。」我把我面前那碗飯推給她。

 「真係好好味喎。」嚐了一口的啊童雙眼發光地說。

 「我都話㗎啦。」我伸手欲取回自己碗飯。

 啊童立即把整碗飯從桌上拿走,並保護著它。

 「你食呢碗啦。」啊童指著那難吃得要命的滑蛋豬排飯說。 

「唔...唔好玩啦,乖啦,比返碗飯我啦。」我說。

 「唔!得!我要食呢碗。」啊童說。

 「唔係啊,我啱啱做完運動好肚餓啊。」 

「所以你咪食我個碗囉,食完就唔肚餓㗎啦。」啊童說。

 「啊童啊~」

 「又話鍾意我~鍾意一個人就應該比最好既野人啦。」

 「次次都用呢樣野嚟蝦我。」 

「咁睇嚟你都唔係好鍾意我啫,唉,原本我都想應承㗎啦,但係見你咁既行為,我又開始要重新考慮下啦,你知啦,我係想搵個錫我既人㗎嘛。」啊童裝作可惜地說。 

「得得得,你食,慢慢。」我嚇得立即放棄。

 「嘻嘻,多謝晒。」啊童眼見奸計得逞,立即拿起餐具開始進食。 

可憐我要吃那碗滑蛋豬排飯。 

戰鬥了十多分鐘,我終於把吃完了, 

痛苦的我大口大地把水喝下去,

 對面的啊童則津津有味地吃咖哩豬排飯。

 吃完後,我們便回家了。 



跪求大家Follow我既IG: MaanYin05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