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者一來一回,成為了我們在西史相隔遠距離的獨有溝通方式,

 主要是因為西史堂上與不上分別不大,所以啊童才願意跟我這樣玩,

 換轉是其他堂,啊童一定會在我的紙飛機上寫著「專心上堂」四隻字, 

然後還給我。

 好不容易到了小息,我終於能跟啊童用一個較正常的方式交流。



 「啊童,我好掛住你呀~」我走過去時打開雙手打算抱著啊童。

 「係呀言言,我都好掛住你呀~」她張開手等待著我的到來。

 「死開啦。」怎料我倆快要碰上時,啊童卻大力推開我,然後向我做個鬼臉。 

「哎唷~有人比自己女朋友推開咗喎。」Suki說。 

「唉...我都唔知點解會有個咁痴身又幼稚既男朋友。」



 「嗚...我都唔知點解我個女朋友咁冷酷無情㗎。」我裝哭說。 

「屌...我都唔知點解我個靚仔完全對我冇心動過㗎。」Suki嘆了口氣說。 

「妖...我都唔知點解我連女都冇㗎。」啊正說。

 「啱呀,點解我地都冇另一半吖?有女個啲人起咪可恥先?」Suki問。 

「係!」魚蛋說。 



「咁要點做啊?」Suki繼續問。 

「Con 9佢!!!」Marcus說。

 「做啦咁!」Suki說。 

「我地玩啲新野吖不如。」魚蛋提議。 

「嗱,真係唔好,唔好搞我,我係無辜既,有咩新野都唔好試。」我極力勸阻他們,卻慘遭他們無視。 

「兄弟們,撳住佢係張櫈到。」 

「喂...等陣先!我做錯咗啲乜野啊?我講咗一句咋喎,唔好啊!唔好啊!痴線!!!」 

只見啊童配合地讓出坐位,而他們則合力地把我按在椅上,



啊童跟Suki站到一旁吃花生。
 

「邊有女朋友好似你咁㗎?你個男朋友就快死你竟然唔理不特止...仲要幫班想殺佢既人,你有冇人性㗎...啊童!!!」我向啊童說。 

「邊個叫你成日蝦我~個日唔係抱我抱得好開心㗎咩?叫極你你都唔放返我落嚟。」啊童向我做個鬼臉。 

「廢話少講,宜家行刑,肥強,識做啦。」魚蛋對肥強說。

 只見肥強奸笑著走到我正前方,然後轉身,向後一跳。

 「屌...好L重啊你。」我的嘴幾乎是貼著肥強的背部。

 「未完,到我!」魚蛋也跳了上來。 承受著超過百五公斤重量的我差點被壓死。 



「鈴」響起的鐘聲再次從水深火熱之中拯救了我。 

他們一聽到鐘聲就若無其事地回到自己的坐位中,

可憐我雙腿還在麻痺當中。
 

「啊童,幫下手...扶一扶我起身先。」我半死地向啊童求救。

 啊童聽到後便走過來伸手扶我,我猶如找到救命稻草般,

立即握緊她的手,
 她之後便運力拉起我,

怎料拉到一半時卻突然鬆手,累我跌倒在她的坐位上,
 

她倆則在咯咯笑著。



 「究竟...究竟我做錯咗啲乜野...連個女朋友都要蝦我。」我欲哭無淚。

 「冇㗎啦,由你鍾意我個刻開始,你就注定咗呢一世都要比我食住,唔準反抗,除非你話分手啦,如果唔係,你就要做好成世比我蝦兼冇得反抗既覺悟㗎啦。」啊童再次伸手拉起我。

 「比你蝦我又冇乜所謂既,有冇興趣下個小息由你代替佢地坐落嚟我到啊?」我在她耳邊問。

 她聽完後滿面通紅,然後大力打了我一下, 

「冇興趣呀死變態!」




跪求大家Follow我既IG: MaanYin05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