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瞓唔著都攤下啦,你要休息多啲先至快啲好㗎嘛,乖啦,唔好睇電話啦。」我走過去把她的電話從她手上奪走。

「喂呀,我已經自己一個係間房到瞓咗同攤咗全日啦,比我睇一陣啦,好悶呀。」

「唉,最多哥哥陪你吹下水啦。」我坐在她床邊的椅子上,面對著她的書桌。

到了此刻我才有機會好好打量一下她的閨房,

花香味依舊不減,



牆邊有一個大衣櫃以及裝滿了書的書櫃,

此外還有一塊鏡。

而另一邊亦則我前面則只有一個書桌,

桌面上很整齊地放了書本以及功課等東西。

「係咪覺得好整齊呢,同你個張完全唔同,你張書枱啲野簡直好似亂葬崗咁樣。」啊童看見我正在觀摩著她的書桌。



「咪又係咁,都唔知放咁整齊做乜,攞啲野出嚟都亂返啦。」 啊童聽到後沒有再給我回應,只是乖乖地由原本坐著轉為躺在床上。

好奇的我隨手打開在桌下的抽屜,卻給我看見了一張單張。

原本單憑一張普通的單張是不會引起我的興趣的,但上面的字卻令我把它拿起來細看。

「咦喂,點解淨係你有我冇既?英國升學呢啲單張佢應該係每個信箱都求其入一張落去㗎嘛,點解我收唔到㗎,唔通佢覺得我英文太差所以連派都唔派俾我。」我在啊童眼前揮動著單張,笑著問她。

後來既我先至知當時自己問呢個問題,開既呢個玩笑係幾咁on9。



「擺返入去再同我閂埋個櫃桶,唔準亂搞我啲野呀!」啊童突然大聲喝止我。

「得得得,即刻閂即刻閂。你平時喺我間房咪又係亂搞我啲野...成間房啲櫃桶啊衣櫃啊都比你開過哂啦,而家就唔比我掂你啲野,好唔公平囉。」我抱怨。

「點...點同啫,總之你唔準掂...唔準掂我成個櫃桶!」啊童說。

「唔掂囉,係咪病個人會特別燥底㗎呢...平時好少見你咁大反應。」

「關咩事啫...」啊童又再次回復她疲倦的狀態,整個人毫無心機,剛才那個大聲喝罵我的啊童已經不復再現。

「攰就瞓陣啦,我返過去啦。」眼見啊童沒精打采,

我也不忍心再留在這裏打擾她了,讓她安安靜靜地休息一下更好,

免得我在這裏會害她分神。



「唔準走。」啊童捉住我的手。

「小姐,你要休息㗎,我喺度只會阻住你休息㗎咋。」

「你係唔係聽唔到我頭先講咩呀,我都話好悶唔想瞓咯,你係度陪下我啦。」

「唉好啦好啦,我喺到睇吓電話啦下,你可唔可以還返隻手比我先。」我用左手把自己的電話從書包中拿出。

啊童聞言便把我的手放開,轉為用尾指勾著我的尾指。

咁有咩分別...

我隻右手咪一樣係唔用得...



我單手拿著電話,打開IG解悶。




跪求大家Follow我既IG: MaanYin05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