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佬,邊有可能以後唔沖涼呀,唔沖涼成個人咪臭哂囉。」啊童忍不住笑了出聲。

「一定係我太太太後悔,所以一時之間講錯嘢啦,好對唔住呀啊童。」我以哭腔跟啊童說。

「打緊機嘅時候又唔見你後悔?又唔見你突然自我感動,唔打機打俾我?」

「我...我好耐冇打過啦...所以頭先先忍唔住打咗陣,咁我見你好似唔想我打咁,咁於是我咪呃你囉...我剩係諗住打一鋪...一鋪㗎咋,我諗住打完嗰鋪就打俾你㗎啦。」

「到你得閒打俾我嘅時候我都瞓L咗囉,要你嚟做咩啫。」



「所以我而家咪即刻過嚟搵你囉,其實我真係好仆街嘅,個女朋友病緊自己就走咗去打機,仲要唔理個女朋友,我應承你,真係冇下次,我真係唔會再犯呢個錯,你俾個機會我吖。」

「哼,如果再有下次咁點呀?」

一聽到啊童這樣說,我心中立即大喜。

「我自閹再自斷雙手!」我興奮地說。

所以幾時都話啊童真係唔同啲,你睇下佢幾易氹?



「又話要生仔?你閹咗點生仔呀?」啊童問。

「邊個話我閹自己呀?我意思係用自己隻手閹同我打機條友咋,你咁問...係咪好期待同我...」

「唔係呀!!!係你話想生咋!」啊童臉上露出笑容。

「我唔再犯呢個錯咪唔會要自閹囉,我應承以後都將你放喺第一位,打機呀其他嘢擺第二位,你有咩事我剩係理你先。」我攬著她說。

「好攰呀我,咪阻住我瞓覺啦你,死返過去打機啦。」啊童笑著把我推開。



「嗱你話㗎,我真係過去打機㗎啦,你唔洗我陪你吖嘛?」我再三確認,免得剛定下的承諾,不夠五分鐘便要實行。

「得啦,今次我批准你打機。」

「嘻,我女朋友真係開明。」

「咁我走㗎啦。」我說。

「走啦走啦。」啊童揮了揮手說。

我於是便為啊童關上房門,再跟周叔叔道別後便回到家中。

「喂兄弟,I am Back!」我重新打開Discord,對啊正說。

「咁快嘅?你氹返佢啦?」 



「洗乜講,我仲同佢傾掂數,所以而家我係攞正牌打機嘅!我地又可以開多鋪新㗎啦。」我對他說。

「開乜鬼吖,你都比人Ban咗啦,過多半個鐘先返嚟再打就差唔多。」啊正說。

「咦...係喎...」我打開R6,看見遊戲禁止我在這半個小時內再遊玩的告示。

「咁...半個鐘之後我再搵你啦。」我關掉Discord。

那晚,啊童的確沒有再找我,最後上線時間也停留了在她傳圖片給我的時候,

應該是真的睡著了,所以我也放心打機。

直到上床前,我便跟她說了句晚安,之後倒頭便睡。





跪求大家Follow我既IG: MaanYin05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