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乜你咁多嘢講㗎,好肚餓呀我,我想返屋企食飯呀。」我說。

「你...坐返低先啦,好快就講完㗎啦。」啊童皺了一皺眉頭。

見她不肯放手,我唯有乖乖坐下。

「唉,你講啦。」此時的我只想盡快讓她說完她想說的話,然後回家。

「我...」啊童合上雙眼,深吸一口氣,然後說



「遲啲會去英國讀書。」她平靜地說出。

從未想過啊童會說出這樣一個壞消息,毫無心理準備的我,在那一刻徹底呆住了。

「你...你...你講笑咋下嘛?唔好嚇我喎。」縱然我心底裏知道啊童不是在說謊,她也沒有理由用這件事來開玩笑,但當時的我,腦裏仍存在著那一點點,一點點的盼望,盼望啊童下一句是笑著對我說玩你咋傻仔。

我換來的...卻是她那微微搖頭的動作。

我臉上的笑容一下子僵住,這消息...不是我不相信,而是我不敢去相信。



明知她說的是事實,而事實就是她即將要到英國讀書,可我就是不相信,

不停向自己洗腦,欺騙自己她只是在開玩笑。

我雙手蓋著自己半張臉,再狠狠地呼出口氣,強迫自己接受現實,

即使我不想接受。

那心情地切換實在是太過快...由喜變悲就只是那短短...短短十秒之事。



更甚是我完全沒有任何心理準備,啊童就連這消息是好是壞也未曾跟我說。

腦中...變得一片空白,已經是運行不到的狀態,我直直地站在啊童面前,久未發一語,發怔看著啊童。

「對唔住呀。」啊童哽咽著說。

聽到啊童這一句,我再也忍不住,早已在眼眶內打轉的淚水,如決堤般傾瀉而出。

我向前張開手,一把抱著啊童,任憑眼淚一滴一滴的落在了她的衣服上。

此刻的我...甚麼也不願去想,只想鎖住時間,不讓時間流逝,不願拉近我要與啊童分別的日子。

但即使我再想把時間暫停,即使我再不想啊童離去,

我也無力阻止這兩件事發生。



啊童自然也忍不住,伏在我肩膊上抽泣著,雙手緊緊地箍著我。

其實我一早就應該要察覺得到,至少昨天她問我那些問題時我就應該要猜到她問問題的原因。

「真係好...對唔住...」啊童哭著說。

「傻妹嚟嘅,你都冇做錯到,不過你下次可唔可以俾個心理準備我先。」我說個笑話嘗試令氣氛輕鬆一點。

「對唔住...其實我應該要早啲同你講...甚至根本唔應該應承同你拍拖...」明顯地,氣氛並沒有變得輕鬆,反而令啊童哭得更大聲。

唉,你問我傷唔傷心,咁一定傷心同無力感好重㗎,我可以點啫,身為一個男朋友,個女朋友喺面前攬住自己喊緊,唔通自己又一齊繼續喊落去咩?

再傷心都好,我都要堅持住,企返起身安慰咗個女朋友先㗎啦。






跪求大家Follow我既IG: MaanYin05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