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人合作,很快便把廚房給還原好了。

 之後我們便下了去甜品鋪吃了個心太軟,為這個燭光晚餐劃上句號,

同時亦標誌著啊童在香港的時間只剩下一天。
 

「最後一晚喎,行下海旁?」回去時我問。

 「睇唔到嘢喎我,唔喇。」 



「唔驚啦,有一邊係好L多燈㗎嘛,應該睇到掛?」 

「咁呀...是但啦。」啊童最終還是妥協,大概是她心底裏也想去海旁吧。

 「咁行啦。」行去一個充滿回憶的地方。

 甜品鋪走過去海旁的路程說遠不遠,恰好是適合飽飯後步行的距離。

 沿途燈火通明,所以對啊童來說要步行到海旁並沒有任何困難,



在市區時,夜晚對她來說根本不成問題。
 

「記唔記得上年嘅今日我激嬲你,跟住就係係呢張凳到氹返你呀。」我指住那張啊童曾坐過的長椅。

 當天的事,至今仍歷歷在目,

那份緊張與不安的心情,實在是永世難忘。


 我拉著她,坐到那張長椅上。 



「好彩你最後做咗我男朋友,如果個初吻真係就咁比咗個朋友,我真係會喊出嚟。」

 「其實我一早就知我地會拍拖。」

 「吓...點解呀?」 

「因為我見到你第一眼就鍾意咗你喇,我由個時開始就下定決心一定要追到你。」 

「妖,又講呢啲。」啊童反了反白眼。

 「有時我覺得我地嘅生活都幾似啲退休人士,有幾多個後生仔會食飽飯特登落嚟海旁坐。」

 「嗱你咋,唔包我㗎,我仲後生,想過嚟海旁個個係你咋。」啊童秒速割席,與我劃清界線。

 「收皮啦你,明明平時你啲生活習慣就仲似佢地,朝朝都拉埋我落去晨跑。」我把她在時暑假時對我所做的惡行說出來。 



「咁你係咪有咩唔滿意吖~」她瞪大眼睛看著我。

 我當然不會胡亂說話,要好好珍惜生命嘛。 

「無無無。」我連忙說。 

「多謝你喇。」 

「多謝我啲咩?」 

「肯隔日就陪我落去跑步囉。」

 「駛乜多謝啫,男朋友陪女朋友,天經地義。」



 「成日都口花花。」她笑著說。

 「我真心!」

 「算吧啦你。」 既然比她拆穿了,那我也不再裝下去,沒再繼續辯駁。

 我們靜靜地看著那個漆黑的海,

以及對岸那由萬家燈火所形成獨特的景色。


 大概是各自都在思考著,所以誰也沒出聲。

 眼睛雖是看著那美景,但卻沒有在欣賞,

心神早已比另外一件事所佔據著。




 目中無神,即使我看不見自己現在的樣子,

但我相信這個形容詞應該是挺貼切此刻的我。


 她靠在我的肩膊上,我感受著她的體溫,

聽著她的呼吸聲。
 眼前的景色再美,

也美不過我身邊的這位女孩。








跪求大家Follow我既IG: MaanYin05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