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仔嚟㗎,想喊就喊啦,駛乜死頂啫。」她舉高手強行摸了摸我的頭。 

「我都知...但係我就係無諗過會喊吖嘛。」

 說到底其實我哭的直接原因並不是因為啊童要離去,

乃是因為看見她們二人如此相擁而哭導致我過於感動,

再加上想起與啊童這一別,不知何時才能再相見,



所以才會一時忍不住,鼻子一酸,

而且啊童還要走過來向我說了些安慰說話,

卻反而令到我更想哭,結果便哭了出來。
 

「好喇,我真係要走喇。」啊童看著那個閘口說。 

「臨走前一齊影返幅相先啦,我見啲人好鍾意係呢啲位一齊影相。」Suki說。 



於是我們便隨便找了個路人替我們拍了張照片。 

「Bye Bye喇Suki...」啊童再次抱著她說。 

這回Suki合上雙眼緊緊地攬了她一下便鬆開了手。 

「Bye Bye...」啊童轉過來張開雙臂對著我說。 

「Bye Bye」我用力抱了她一下。



 那一刻,世界為我們而停頓,萬物就像靜止了般,

在我眼中...就只剩下啊童,身上淡淡的花香味傳進我的鼻中...

on9呢幾句嘢好L MK。


 直至觸碰到她身體的那一刻,

我才驚覺到,原來啊童真的要離開了。


 她要離開這件事,從沒有來得如此近過。 

如今,這一刻真的來臨了。

 那瞬間,唏噓與不捨之情湧上心頭,



想不到就此就要別過。
 

想到這裏,我更是用力地抱了她一下,

才慢慢放手。
 

「入去啦,再唔入去就趕唔切㗎喇。」我說。

 「嗯...」啊童怔怔地看著我,不願離去。 

「唔好再望啦,再望我又喊㗎喇,攬多下啦,攬多下就入去喇。」說罷我又抱了她一下。

 「Bye bye...」她扁著嘴說。



 「快啲返嚟呀知唔知。」

 她笑著點了點頭,然後便轉身入閘了。

 我們幾人看著她的背影,直到她步到離境大堂的入口前,

她不捨的回頭看了看我們,揮了揮手,

然後便走進去了。


 「真係...走咗喇。」Suki緩緩地說。

 心入面,總覺得好像少了甚麼似的。

 「好似好唔真實咁呀可,明明...好似上一分鐘佢仲係我地隔離...」我看著離境大堂的入口,心中盼望著能夠從中再次看到啊童的身影。 



「走啦,你兩個係到都唔會睇到啲咩㗎喇,咪盞自己唔開心,行啦。」魚蛋說。 

我看向Suki,她點了點頭,於是我們便離開了。 

我們由機場坐車回到學校附近,大概是因為我跟Suki不想那麼快就回家,

所以才把他們也拉進來去吃宵夜。


 車程很長,但卻沒人說話。 

平時最多說話的我跟Suki二人此刻皆只想靜靜地坐完這一程車。





跪求大家Follow我既IG: MaanYin05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