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話少講,打開隻跳舞game既對戰模式,我同家姐好快咁各就各位,開始battle。

“咦!有啲料咁喎。”

家姐好快就表達出佢既驚訝,因為佢知道呢次係我第一次玩,但我既分數竟然可以咬住佢唔放,同佢叮噹馬頭。

其實並唔係因為我勁,只不過係我識得鑽呢個遊戲既漏洞。呢個遊戲,只要啲手手腳腳放岩位就會計分,所以對我黎講,呢個只不過係一個考反應既遊戲。而家姐就好守規矩咁每一個步驟都做到足,係真係似跳舞咁。

察覺到有機會不敵既家姐,竟然開始出茅招。





原本平排既我地,竟然變左一前一後,家姐佢茅到諗住遮住部電視,等我做唔岩啲動作。

“喂,你唔係茅到咁啊?”

“哈。。。”

我當然唔會係到坐以待弊,馬上左右移動,尋找空隙位。但誓都估唔到,家姐條友如影隨形咁,吊靴鬼咁,我移去邊佢就擋去邊。

最後我無佢辦法,同家姐一前一後咁企係電視正中央,我已經唔再打算移動,採取放棄既姿態。





而係我地不斷郁黎郁去之下,一前一後既我地,距離已經拉到好近。衣家,家姐既背脊同我既心口,相距既距離只不過係一個腳板咁近。企定定既我,甚至已經可以聞到家姐既髮香。

由於part舞已經去到尾聲,所以即使家姐知道我已經放棄左,但佢都繼續跳埋落去,都唔差在果幾十秒。

而就係呢短短幾十秒,家姐隨住舞步,一時向前,一時向後。每一下向後,我竟然期待住家姐會撞落我懷抱到。

甚至。。。希望佢既屁股。。。可以撞落我巨龍到。。。

無錯,我既小弟弟衣家已經勃起成為左巨龍。我衣家既想法好危險,對住家姐,竟然起左唔應該起既念頭。





“變態架咩!?”我忍唔住係心入面鬧自己。

呢個時候,遊戲已經結束,毫無疑問係家姐既勝利。

“傻架咩,唔駛咁唔開心喎。”另轉面望我既家姐,見到我唔開心既樣,把聲一下子變得好溫柔。

家姐既溫柔,令我更加懊悔。

“好啦,當我唔岩啦,今日就讓俾你玩啦。”家姐講完,輕輕拍一拍我個頭,就返左入房。

莫名其妙獲得遊逆控制權既我,放任咁玩啲打鬥遊戲,瘋狂咁發泄。

“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