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文

我:「喂,夢蝶,我唔知醒遲到添,乜情況呀?」
夢蝶:「先生咪喺出面等緊你囉。」
我:「咁妳呢?」
夢蝶:「你搞掂你自己先啦…」佢個樣好似有啲尷尬,攞住張成績單望落十五十六咁,似係有啲唔開心,不過我諗唔會太差掛,因為有好多其他人已經喊到成枱濕晒。
我出去攞完成績單,重俾班主任鬧咗幾句話我遲到,不過成績就無乜好講㗎喇,我望完一眼都疊埋心水,唔係無得繼續讀,而係同我諗嘅差唔多囉,好就唔叫好㗎喇,升返原校實ok咁囉。
我:「我無問題呀,咁妳…」
夢蝶:「我都唔知呀,先生話要等等,有幾個同我同分,佢哋話要度下收邊幾個喎。」我望一望佢張cert,低我幾分,都真係幾marginal下。
我:「唔緊要啦,妳呢個分都實有書讀,如果真係升唔到…咪…我一陣同妳出去撲學校囉。」




夢蝶:「咁咪無得同你一齊…」
我:「其實我係咪可以一齊轉校…」
夢蝶:「傻嘅咩,我哋呢間學校又唔係差…況且巧玲喺度讀,你捨得佢咩?」
我:「咁…咁…」
夢蝶:「如果我哋分開學校,你重會唔會搵我?」
我:「梗係會啦,應承過妳㗎嘛。」
夢蝶:「為咗同我做愛?」佢細細聲喺我耳邊講。
我:「當然唔止啦…我哋…點止剩係咁…」
夢蝶:「信得過你啦,咁我安心喇。」
我:「話時話,唔見咗巧玲嘅?」




夢蝶:「佢收咗cert之後個樣有啲唔知點咁,然後好似出咗去搵人。」
我:「無理由㗎,佢平時咁好成績唔會炒粉呀?」
夢蝶:「咁我諗應該無乜事嘅,如果佢炒咗應該會喊到死啦。」
我:「定係佢會唔會考得好得滯要搵間更好嘅學校呀?」
夢蝶:「係又唔拘呀,好似呀winnie咁咪幾好,佢話過恒商讀喇喎,咁就可以褪返個位出嚟,我又多一分希望,不過你就GG囉。」

夢蝶

家文:「算啦,喺邊度讀書又唔到我哋全權控制,我都覺得無希望㗎喇,可以同佢一齊溫咗幾個月書我已經好滿足。」
先生:「大家冷靜返啲唔該,我而家會派揀科紙㗎喇,想揀啲乜係你哋嘅自由,但唔該你哋記住讀邊科係影響你哋成世㗎。」




唉,呢啲咁嘅環境咁大個女都係第一次見,雖然話轉過幾次校,又喺唔同地方讀過書,分分合合試過好多次,但依種同一時間有人喜出望外,又有人喊死咗嘅場面真係好少有,係咪要戥人開心?要安慰下人?係咪應該周圍寒喧下?人間冷暖真係一下睇晒,其實我應該用乜表情坐喺度?我都唔知,我淨係知呢一刻我好想抱住家文,雖然唔可以。
我:「先生…我…都有?」
先生:「未知,但我對妳有信心,填住先啦。」
我:「多謝…」
家文:「我剔完喇。」
我:「吓,咁快?」
家文:「鍾意讀乜就揀乜,我唔諗太多喇。」
我:「咁…咁我抄你啦…」
家文:「咁都得?當妳出貓㗎。」
我:「我…最鍾意喺你隔籬出貓㗎嘞。」
因為出貓,所以發生咗咁多嘢,由畀你睇底褲,到畀埋你破處,搵到個信得過嘅人可以一齊做愛,真係好開心,開心係因為其實我鍾意你,我真係唔敢諗咁多,但如果個天可以俾我同你繼續一齊上堂,我已經心滿意足。
家文:「妳…返嚟嗱?去咗邊呀?無事吖嘛?」
巧玲:「去咗搵學生會傾啲嘢啫,我未死得。」
家文:「考成點呀…」
巧玲:「咁八卦做乜,關心下夢蝶好過啦。」




我:「我無嘢…」
家文:「都係瞭解下啫…」
巧玲:「睇你個樣都實升到㗎啦,你又幾分呀?」
家文:「咁囉…」
巧玲:「好彩…無差過你。」
家文:「…我明白的。」
巧玲:「…」
其實我覺得巧玲係認為自己炒咗㗎喇,不過,唉,我都無咁多閒力去諗其他人喇,我唯一可以做嘅就係坐喺度等,時間不斷咁過去,有人飛車去恒商同國際學校交錢,有人喊完就返屋企瞓大覺算,有人考得好約咗先生去慶祝,班房得返越嚟越少人,等下等下都到中午。
我:「不如你哋去食飯先啦,無謂陪我等。」
巧玲:「我無胃口。」
家文:「等埋妳哋先。」
先生:「夢蝶,恭喜妳,之後畀心機讀喇。」
我:「多謝…」
喺同一個時間,我睇到隔籬班房個女仔行出走廊喊得好犀利,身邊有兩個先生安慰緊佢…





巧玲

我:「好嘢,開飯喇!」
夢蝶:「妳唔係話無胃口咩…」
我:「點會喎,見到妳開心就好肚餓喇!」
喺啲咁嘅環境,我又無可能開心喎,又無資格喊喎,最好嘅方法就係乜都唔諗,見到妳哋開心咪一齊開心下囉,算係畀自己嘅少少安慰。
雖然唔可以話我好勤力,但其實都未至於要咁呀,我中一嗰陣都試過攞全級第一㗎,一攞完cert個學生會長就走嚟搵我,其實我超級無心情囉,扮晒蟹喺度安慰我咁,又摸我膊頭,又掃我啲頭髮,真係當我傻嘅咩,傻嘅都知你想點啦,個個男人都係咁,斯文敗類。
夢蝶:「我食唔晒啲飯㗎,分啲畀你吖。」
家文:「好呀,不過妳升得返原校咁開心就食多啲啦。」
夢蝶:「唔得呀,如果我肥咗我會更加唔開心。」
我:「我都分啲畀你啦。」
家文:「今次我想唔肥都唔得咯。」
其實都唔多明點解今年會同佢哋friend咗,同家文同班都去到第五年喇,一直都無乜嘢,不過溫溫下書又覺得佢幾好人,夢蝶中三先嚟我哋學校,中四先同班,本身都唔太識佢,只係間唔中喺自修室撞倒,就變成而家咁。
我都幾肯定佢兩個係有啲嘢,無端端一齊坐之後就到而家都成日出雙入對,全班同學都傳佢哋係一齊,不過佢哋又死都唔認,都唔知成日搵我其實係咪想我喺度做煙幕等其他人唔會話淨係見到佢哋兩個;但無所謂啦,佢哋都幾好人,好過啲虛偽嘅姊妹同心懷不軌嘅男仔。
我:「學生會話會搞個領袖訓練營畀啲升返原校嘅學生喎,你哋有無興趣呀?」




家文:「吓,我直頭唔知添喎,咁妳會唔會去呀?」
我:「我呢啲就好難推嘅…如果你哋去咪當陪下我囉。」
夢蝶:「但我本身好少參加學校啲funtion…」
我:「其實通常暑假學生會年年都會剩返好多錢,要捹緊啲等盆數好睇啲,呀財政,係咪呀?妳咪當畀少少錢去吃喝玩樂咁囉。」
夢蝶:「家文你去唔去?一齊囉。」

家文

就係咁,過咗幾日我哋就三個人一齊出發喇,學生會真係好有錢,旅遊巴專車送到我哋去渡假營度,一百蚊有啲咁嘅服務全賴啲年年交會費但乜都唔參加嘅同學。
其實中四嗰陣學校都搞過啲歷奇營強迫我哋參加,我呢啲potato就當然去hea嘅啫,表演嘅機會就留返畀啲乜社長,班長,校隊隊長佢哋,反正去camp背後意義都係溝女啫。不過今時唔同往日,以前我哋十條友塞埋入一間房,瞓䟿架床,而家我哋住家庭房,一房四人完全兩回事,男女就梗係有分啦,至少喺形式上…以前啲先生會昅實啲教練,佢哋要做足功課咁孖叉我哋,啲先生又抦埋我哋一份,真係唔好受呀,而家?教練係學生會相熟啲人,大家一齊圍威喂啫。
講下佢哋衣著啦,夢蝶著咗黑色緊身褲,灰色背心,入面係件紅黑色sport top,真係一副好有heart去做戶外活動咁嘅打扮;巧玲呢,係曳少少嘅,白色牛仔布爛邊熱褲,真係好短下,見到少少下半pat啲肉,而且有少少鬆,應該打側喺某啲角度係可以射入佢條底褲度,不過其實唔使,成條黑色底褲已經透咗出嚟,上半身係一件粉紅色鬆身露臍T恤;其實兩個都好好睇嘅,不過呢啲咁嘅環境唔止佢哋兩個女仔好好睇,再連埋其他啲流晒口水嘅狼副衰樣,我可以話呢啲funtion係好有趣的。
朝早開始就玩咗幾個mass game熱身,好多都玩過㗎喇,無特別,但可以睇下其他班嘅女仔同師姐,又係一番風味,玩完就到食晏仔時間。
我:「嘩,咁好餸嘅,生炒骨,粟米班塊,油雞全隻,連碟菜都係西蘭花蝦仁?」
巧玲:「食你就食啦,唔好關心咁多。」
我:「唔係喎,呢啲camp我嚟過四五次,邊係呢啲餸㗎…」




巧玲:「有樣嘢叫錢嘅…」
夢蝶:「一舊水三日兩夜,餐餐食咁好咪抵到…」
巧玲:「所以咪叫你哋嚟囉。」
無錯,真係淨食都抵,重有夢蝶喺度畀我食,唔知有無機會呢?

夢蝶

食完嘢去咗行山,都係無無聊聊嘅郊遊徑,重輕鬆過以前啲歷奇營;我問下巧玲啦,點知又係…原來行山呢個行程只係為塞落行程表而安排,行完嘅目的地就係西貢市中心,而我哋今晚就喺嗰度嘅貴價餐廳度食海鮮;原來我一直都無諗過,每人每年二百蚊嘅學生會費會俾人咁樣攞嚟用。
食海鮮其實我興趣不大,不過呢啲場合我真係咁大個女第一次見識,學生會會長喺度同啲秘書眉來眼去,出年嘅準學生會,各個所有準備上位嘅人又黐埋去,尤其係啲師妹。啲校隊要員就喺度鬥吹自己team喺學屆呀聯校呀攞咗啲乜成績,就連啲學霸都話自己點點點同啲系主任打好關係,有晒以前啲卷,又話可以開私人補習班,吸引啲師妹嘅注意。
其實,我好攰,見到佢哋就無乜胃口。
家文佢無乜出聲,我諗佢同我都係差唔多諗法,而巧玲佢就成日俾啲男仔圍住,睇住佢要不停賣笑都覺得辛苦,好彩我哋大部份人都未夠十八歲酒家唔賣得酒畀我哋,如果唔係一定更加烏煙瘴氣。
食完晚飯原來重有節目,架車車咗我哋返去,不過就唔係camp site而係喺附近放低我哋。
學生會長:「嗱,今晚我哋都係咁意玩下野外定向啦,趁呢個月黑風高夜訓練下你哋嘅膽量,合作性同溝通能力;我希望你哋可以分做一男一女一組,比例上係應該差唔多嘅,然後喺我手上呢疊路線度抽一條路線,上面已經寫埋任務㗎喇。」
講真我同家文都識得唔多人,都唔會有乜人走過嚟邀請我哋,呢啲明修任務,暗渡溝女嘅活動都係求求祈祈對待就好,我同家文都係戙喺度懶得理佢哋,而呀會長就黐咗去巧玲度。唉,何止班長爭,會長都爭埋一份,家文個傻仔邊會有機會吖,其實我就想畀佢哋一組嘅,不過如果咁我又唔知去邊好…
紅社社長:「嘩,點可以咁樣俾夢蝶佢兩個一齊呀,分明去咗拍拖㗎喎!」
我:「無呀,邊會喎。」其實連我自己都覺得無乜反駁嘅餘地,但真係估唔到自己會俾人擺上枱。
紅社社長:「真係奇怪,台妹妳明明咁多人追妳都拒絕晒,做乜又會同家文行得咁埋?」
家文:「咁啱…坐隔籬啫…」
藍社社長:「你又咁多聲氣,你自己隔離嗰個紅社文書咪又係妳ex。」
紅社社長:「係又點,我哋最多只係最見亦是朋友,唔會拍拖囉。」
籃球隊長:「乜再見亦是炮友?我無聽錯呀?」
紅社文書:「夠喇,我哋好似無開始過囉!」
巧玲:「哈哈哈!好大嚿檸檬呀!」
紅社文書:「喂,藍社社長,我同你一組喇!」
藍社社長:「好呀,又得啫,交換囉。」
籃球隊長:「呀,棒打鴛鴦打埋自己!」
無可否認嘅係,佢哋啲對話有時重好睇過畫劇組啲舞台劇。

巧玲

我:「咁喇,公平啲,我同家文一組啦!」
學生會長:「噢!My pity!」
我:「無你嘅pretty呀!你負責同夢蝶一齊啦。」
學生會長:「哦,台妹子我們來認識認識,溝通溝通好了。」聽到佢啲國語就更加令人眼扯火。
擾攘完一輪之後大家都分好組抽好路線準備一組組咁出發。
紅社社長:「家文你拖實巧玲呀,唔好俾妖怪捉走佢呀,夢蝶妳擰轉面當睇唔到啦。」
班友仔真係唯恐天下不亂,不過我都一於小理不甘示弱拖住家文快步咁入咗山路喇,希望夢蝶佢唔好亂諗啦,大家都係朋友,我唔想佢有乜唔開心。
我:「你帶路啦,我唔識睇地圖。」
佢一隻手攞住地圖睇,重單手轉幅地圖,好似唔諗住放開我隻手咁,唔知佢係因為風度原因拖住我吖,定真係想拖我呢,或者係下意識唔記得放返開呢,不過點都好啦,我無所謂嘅,同佢識咗咁耐都知佢係乜人唔會亂嚟,始終身邊有個女仔想拖住都好正常嘅,而且比佢拖住都好,我都真係有啲怕黑,死人會長又唔準備電筒剩係叫我哋用手機啲光,真係差啲連路都睇唔到。
我:「喂,做乜唔講下嘢啊…」
家文:「我…我唔知講乜好…」
我:「是但啦,如果唔係我以為你俾鬼上身呀…」
家文:「咪…咪嚇我啦…」佢個樣重認真過我,手機啲光照住佢塊面真係幾得人驚。
我:「…」
家文:「其實啲路幾難行,好多小路,都唔明,日光日白就hea行大路,夜晚就行山路。」
我:「你唔好諗班大帝啦,佢哋邊有plan㗎,一向係諗到想點就點㗎啦。」
家文:「你捉實我,要開始上石級喇。」
我:「嗯。」
家文:「我哋要搵間廢屋,跟住搵下邊個到此一遊…」
我:「頂!真係好鬼無聊呀!」
家文:「都係。」
我:「我哋識咗五年喇,估唔到有機會咁樣一齊行。」
家文:「嗯…」
我:「你平時都唔多講嘢嘅,就算喺社committee入面你都唔同我謦欬。」
家文:「咁有好多男仔同妳謦吖嘛…」
我:「你覺得我想同佢哋謦咩…」
家文:「我又點會知喎…」
我:「點解你同夢蝶咁好謦嘅?」
家文:「我都唔識解釋…」
我:「真係唔係女朋友?」
家文:「唔係。」
我:「我應該用第二個方法問,你哋係乜關係?」
家文:「我…唔識講…」
我:「唔識講定唔想講定唔敢講呀?」
家文:「都係…」
我:「算啦,唔問你,讕神秘咁,反正唔關我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