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文

真係點話畀妳知喎,唔通同妳講我哋係會成日一齊做愛嘅普通朋友咩,或者妳會諒解我哋,或者會對我哋白眼,但絕對唔會令我同妳嘅關係好咗囉;咁難得可以拖住妳隻手行夜山,妳就俾我一個人靜靜咁享受啦,我都唔敢喺度搞啲乜小動作喇;其實呢…我就好想轉個身抱住妳同妳講聲鍾意妳,不過我諗妳都唔會接受,無謂做啲無聊嘢喇,我哋重要做多兩年同學,或者重有機會嘅,雖然唔明妳點解唔要學生會長而走嚟請纓陪我,但我已經好心滿意足。
巧玲:「多謝你喎,全靠你我先可以唔使理個會長。」
我:「嗯?同佢一組唔好咩?」
巧玲:「無話好唔好,但佢真係好鬼煩。」
我:「點煩呀?」
巧玲:「佢追咗我三年喇!」
我:「哦…原來係咁呀,都…正常嘅…咁多人追妳…三年…佢都幾好心機吖…」我真係唔知講乜好,其實個個都知妳多人追㗎啦,如果唔係咁,我都想追埋一份㗎。
巧玲:「有乜用吖,又唔係淨追我一個。」




我:「其實…如果我無理解錯嘅話…無見妳拍過拖?你唔考慮下?」
巧玲:「唔呀,呢啲人身邊大把女圍住,咪搞我,同埋…我係唔會同同校嘅人拍拖,好鬼煩!」
我:「哦。」原來係咁,簡簡單單一句,唔止打沉學生會長,重打沉埋我;原來,同校都可以係一種錯,不過都好吖…佢唔會同同學拍拖,咁我繼續同佢溫書都可以成日見到佢,好過無啦。
我:「喂,我哋應該到咗間廢屋嗰點喇。」
巧玲:「你唔係話嗰度呀?」
佢指住咗遠方嘅一埲牆,同我哋條路都隔咗十幾廿米,周圍都係樹,完全唔見有路行過去嘅,笪地就生滿草,啲草高到上腰咁滯,究竟係邊個前人咁無陰功喺啲咁陰深嘅地方起屋呀,貪過鬼癮咩。

夢蝶

學生會長:「呀台妹,做乜唔出聲呀?」




我:「無嘢想講,就係咁。」
學生會長:「我無得陪阿巧玲已經好慘㗎喇,妳又咁對我,我今晚會瞓唔著㗎。」
我:「咁唔關我事。」
學生會長:「條路咁黑,不如妳拖住我啦,一陣跌親就唔好。」
我:「唔使喇,我自己可以照顧到自己。」
學生會長:「係咪拆散咗妳同男朋友仔所以嬲呀?」
我:「唔係,無啲咁嘅事,佢唔係我男朋友。」
學生會長:「其實妳入嚟我哋學校嗰陣已經有留意妳㗎喇,不過我哋唔同form無機會認識妳,可唔可以同妳做個朋友呀?」其實佢真係幾煩,我開始理解到巧玲點解唔想同佢一齊行;其實我都開心㗎,家文終於可以同巧玲真正咁獨處下,唔知有無機會擦出火花呢,雖然我就要對住條麻煩友。
我:「喂,其實我哋任務係要做乜?」
學生會長:「去到個燒烤場,搵到幾個指定嘅燒烤爐,然後計啲數,用方位角同距離搵個地方。」




我:「咁麻煩嘅,交畀你喇。」
學生會長:「無問題嘅,係呢,妳係咪同巧玲好熟㗎,佢其實而家有無男朋友?」
我:「我唔知,唔好問我。」
學生會長:「乜妳咁cool㗎,咁樣無男仔鍾意㗎…」
我:「唔緊要,你唔好鍾意我就得。」
學生會長:「妳越係咁樣搞到我越想鍾意你。」
呀,真係好煩呀,呢啲外向社會系男生究竟邊個養出嚟㗎?我都完全唔show佢咁款佢重可以不停咁講嘢嘅,拜託,我真係對你完全無興趣,你都係留返啲心機關心你身邊啲小花啦…
我:「喂,到喇,開工啦。」

巧玲

我:「點算呀,行過去唔嚇死都俾蚊咬死啦。」
家文:「一係我自己過去,妳留喺度等我啦。」
我:「唔好!唔好揼低我!」
家文:「咁我哋快步行過去啦,都係十零步啫。」




我:「嗯,好呀,過去啦…嘩,啲草鎅到我隻腳好痛呀,呀,條路好啜呀!」
家文:「喂,停喺度捉實我,慢慢咁抽隻腳出嚟,逐步逐步行。」做乜咁對我呀,成條路都係泥濘嚟嘅,我對日本白色波鞋唔使要咯。
好唔容易我哋終於去到嚿建築物度,有返啲硬地,我哋由埲牆開始搵,搵下究竟有邊個會咁無聊喺度到此一遊,一眼睇晒乜都無,我哋開始圍住間屋行,轉咗一隻角原來先嚟到屋嘅正面,有道木門,有道窗,喺呢邊望咗幾下都無發現。
家文:「我哋係咪應該入去睇下?」
我:「哦…都可以嘅…道門開倒?」
家文:「唔知,試緊,未開倒,可能鎖咗或者壞咗。」
佢研究緊道門嘅時候我就睇下個窗啦,啲玻璃封晒塵根本就望唔到入面,不過因為下面爆開咗我就可以喺條罅度裝入去。
我:「喂,傻佬,唔使開喇,後面通㗎!」
家文:「係?咁我哋行過去。」
我哋兜咗去後面,原來間屋後面埲牆冧咗一大半,就咁就可以行入去,家文喺個口度用手機照入去,即刻就飛咗啲嘢出嚟。
我:「嘩!乜嚟㗎!」
家文:「唔知…可能蝙蝠,雀仔,飛蛾掛,應該無乜嘢嘅…」
我:「會唔會有毒蛇,蜘蛛呢啲?我哋會唔會死喺度㗎…」
家文:「唔好自己嚇自己啦,不過如果可以同妳死喺度…呀,唔係,我入去睇睇乜環境先。」
佢行咗入去先,不過因為我實在太驚喇,所以都即刻跟埋入去捉住佢,入面其實就一個方型嘅空間,我諗大約三百幾呎到,一眼望晒,地下係啲好老土嘅紅色中size階磚,當然封晒塵又有泥,啲邊位重生咗啲草出嚟,間屋已經吉晒咁滯,地下有個爛電箱同堆電線,有部無門打橫瞓喺度嘅生銹雪櫃,重有啲木凳嘅屍骸攤咗喺地下,有兩三笪水氹,頭頂掛咗好多蜘蛛網。




我:「其實…都係一間普通廢屋啫…」
家文:「如果日頭嚟應該無乜特別,出面行咗個圈都唔見有嘢,我哋喺度搵囉,但話時話就算有人嚟探險都唔會無聊到喺度寫到此一遊呀?」

家文

巧玲:「你估唔係諗呢啲遊戲嘅教練整出嚟咩。」
佢咁講又幾有道理,因為本身我哋都係玩埋呢啲超級無聊遊戲先會嚟咗呢度,於是我哋就一人攞住一部手機喺度搵。
巧玲:「你睇下,條橫樑上面好似寫咗啲字。」
我:「好似係喎,但呢個角度點睇呀,好似好細隻咁…」
巧玲:「試下跳高望?」
我:「唔得喇,差成個人咁高,呢度又咁黑,呀,不如我戙高個雪櫃然後爬上去睇下得唔得。」
巧玲:「你咪制呀,嗰嚿爛鐵嚟㗎咋,你以為你自己好輕呀,牛高馬大咁擒上去一下就散晒啦,我抬唔到你出去㗎,到時要人救你就實樣衰到爆。」
我:「咁不如試下我孭起妳?」
巧玲:「都可以嘅,你烏低身啦。」
本來都無諗啲乜,不過佢一爬上嚟,首先feel到佢心口壓落我度,然後我要托住佢大髀同patpat,呀,真係好滑好好手感,然後佢再要出盡九牛二虎之力爬上我膊頭度,對波喺我個後腦度磨來磨去,對腳就由頭到尾俾我摸晒,幾經辛苦佢先可以坐喺我膊頭度,我就用手捉實佢對小腿,而喺我頸後面嘅位置,就正正係佢嘅下陰,呢個時候我已經彷彿好似聞到佢身體散發出嚟嘅氣味。




巧玲:「喂,你係咪喺度諗緊啲奇怪嘢?」
我:「唔係,無呀。」
巧玲:「你諗啦,正常嘅,你唔好跌咗我落地就得…喂…我真係見到個此字同一字呀!」
我:「咁其他呢?」
巧玲:「太多筆劃,睇唔到…」
我:「…」
巧玲:「咁點算呀?」
我:「落返嚟先囉,再諗辦法。」佢慢慢係我個身上面爬返落嚟,個波又磨咗落我個頭上面。
巧玲:「如果我可以企喺你個膊頭上面應該可以夠高,你頂唔頂得住?」
我:「咁妳幾重呀?」
巧玲:「唔話你知,你自己feel囉。」
我:「我諗都可以嘅,我背脊貼住牆咁坐低,妳踩住我膝頭然後我托妳上去我膊頭度,妳再挨住埲牆借力應該企得穩。」
巧玲:「你講就易,我哋試下先啦。」
我:「咁妳除鞋先啦,我唔想俾妳踩死。」





巧玲

其實我真係覺得幾刺激,黑鼆鼆嘅環境同佢做埋呢啲高難度動作,雖然都唔知為乜,但真係幾得意。
我:「咁我除埋隻襪啦,費事一陣跣親就唔好。」
家文:「我頂住咗埲牆㗎喇,妳隨時可以踩上嚟。」
家文佢咁高大,骨架睇落都好穩陣,應該算係安全嘅,咁我一下就踩咗上佢個膝頭上面然後兩隻手捉住咗佢個膊頭,我發覺原來我呢個動作個心口係會啱啱放咗喺佢塊面前面…
家文:「好喇,妳企穩,而家要諗方法將妳抬上去,我將兩隻手放喺心口前面,妳自己踩上去啦。」
我:「哦…」我攬實咗佢個頭,請佢食咗個波餅,一來貪得意,二來咁樣穩陣啲,跟手我右腳踩咗上佢隻手上面,然後左腳一檻就上咗佢膊,佢再用力一托將我右腳都頂埋上去,我都唔知點解就企咗上佢膊頭上面。
我:「吖,埲牆好多塵呀!」
家文:「唔好理啦,返去先慢慢洗手,妳最緊要而家扶實,我要企起身喇。」
我:「哦…嘩!好高呀,差啲頂頭!」
家文:「咁…即係夠高啦…拜託妳快啲睇清楚…」
我:「我隻腳有無臭親你呀?」
家文:「呢…呢個時候好似唔係講呢啲嘅時候。」
我:「你唔係好鍾意我隻腳嘅咩,好好捉實我呀,你可能成世人剩係得呢次機會掂到㗎咋。」
家文:「妳…妳重嬲緊我?」
我:「邊得閒嬲你,如果你嫌我隻腳鶻突我就嬲。」
家文:「點會喎,咁妳隻腳係靚…」
我:「係咩,使唔使深呼吸嗦多兩下呀?哈哈,睇下香唔香嘅。」
家文:「香喇香喇…唔好玩我啦…」俾佢講完我就喺度諗,我唔信夢蝶隻腳未畀你摸過囉,夢蝶高我成十cm,隻腳就長啲,多啲肌肉健康啲,我就好似白啲滑啲,唔知佢鍾意邊隻腳多啲呢?
家文:「咁…妳睇到未?」
我:「啊…呢啲就簡單…嘩!」
正所謂一失足成…
我:「呀!」
家文:「無事嘛!」
我:「痛!呀!痛痛痛!」
家文:「撞到邊度呀?」
我:「唔係…係…你箍到我個波!」因為我突然跌咗落嚟,佢一時無情力抱到好似要摙死我咁。
家文:「我…我無心攪到妳個波㗎…」
我:「好閒啫…只不過係因為痛,你可以放我落地喇。」
家文:「無嘢嘛,係咪整到嗰度好痛?」
我:「係呀,好痛呀,呵返我囉。」
家文:「妳講真?」
我:「你敢咩?」
家文:「我唔敢。」
我:「嘻嘻,傻仔。」
家文:「咁認真妳睇到邊個到此一遊未?」
我:「睇到喇…呀!我醒起喇,我一直都覺得怪怪地咁,其實我一開始舉高手用部手機影相咪可以睇到囉,咪唔洗咁辛苦!」
家文:「…,算啦,最緊要搞掂啫,我哋走咯。」
我:「不如…喺度留多陣…」
家文:「呀,點解呀?」
我:「我唔開心。」
家文:「點解唔開心?」
我:「因為成績…」
家文:「其實我明白…」
我:「可唔可以抱住我?」
家文:「嗯。」
一時之間,喺咁嘅環境我終於忍唔住攬住佢喊,唔止我啱啱份成績,重有我嘅屋企,我嘅生活,一次過咁喊晒出嚟,一直咁喊。
漆黑嘅環境,寂靜嘅空間,彷似時間同埋空間都停咗喺度。
我:「其實一直而嚟你點睇我?」
家文:「我哋小學嗰陣,我永遠喺最差個班,而你就永遠喺最好嗰班,我知道妳嘅存在就係因為睇住妳攞奬,而我諗妳知道我嘅存在就係因為我俾人鬧俾人罰,到中一先有機會同妳一班,妳考全級第一,而且又靚女,我一直都覺得妳係仙女咁,所以…唔應該同我考到同一個分數…」
我:「仙女都可以跌落凡間㗎啫,不過多謝你。」
家文:「唔洗多謝,我一直都覺得妳又叻又靚女㗎。」
我:「唔靚女呀,我喊到咁樣衰,唔準望住我。」
家文:「呢度黑成咁乜都望唔到,唔使擔心。」
我:「唔得呀,你瞇埋眼先啦。」
就係咁,我鍚咗佢個嘴一啖。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