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文

有啲時間係行得快到你感覺唔到,就例如考公開試而溫唔晒嘅日子,因為你都重未搵到溫漏咗啲乜嘅時候,原來你已經考完試,當然喺啲咁嘅關頭你唔會有任何時間諗啲無謂嘢,直到一切都已經完結。
我:「終於考完喇,夢蝶。」
夢蝶:「嗯,今次真係甩難喇。」
我:「覺得自己考成點呀?」
夢蝶:「感覺比想像中好嘅,咁當然唔會好到天花龍鳳咁啦,但我好有信心全部合格,要多謝你同巧玲陪我一齊溫書。」
其實我都唔知同佢吹呢啲嚟為乜,人哋聽日就要離開香港,但係呢個以成定局,只有扮到最平常咁樣先可以令我好過一啲。
巧玲:「你兩個做乜行咁快呀,唔等我嗱?」
我:「點會唔等妳呢,一身鬆晒咪行得快囉。」




夢蝶:「巧玲妳買到機票未呀?」
巧玲:「搞掂晒啦,easy job。」
夢蝶:「咁酒店呢?我嗰邊娘家雖然都幾大,但咁耐無執過七國咁亂唔好意思招呼你哋。」
巧玲:「我都唔知妳住邊,我淨係知妳飛台北咋,一陣妳屋企喺東,我哋喺西就唔係幾好啦。」
夢蝶:「我屋企喺汐…」
巧玲:「妳而家講我都唔知喺邊啦,聽日去到附近先算啦。」
夢蝶:「得唔得㗎,唔會瞓街呀?」
巧玲:「妳定啦,有錢好辦事。」
夢蝶:「其實妳哋想去邊度玩呀,我諗我都要準備下,如果唔係連車都唔識搭。」
巧玲:「放心啦!我已經計劃好晒!」




夢蝶:「吓?妳啱啱先考完試咋喎,邊有時間plan呀?」
巧玲:「唔理,由天玩到地,由北玩到南!」
夢蝶:「妳當台灣好似香港咁細咩,係呢,妳哋會嚟幾多日呀?」
巧玲:「兩個禮拜。」
夢蝶:「兩個!」
我:「禮拜?」
夢蝶:「乜家文你唔知㗎咩?」
我:「我所有嘢都畀晒巧玲話事㗎…我都要同屋企人解釋返點解去咁耐先…」
夢蝶:「我諗我都要問阿媽借錢嚟陪你哋玩…」
巧玲:「唔使喇,包喺我身上。」




好耐無見過巧玲咁有衝勁喇,見到佢咁嘅樣我啲愁緒都即刻消失晒;兩個禮拜!我真係完全無諗過咁大個仔可以去一次兩個禮拜嘅旅行,即係話我重可以同夢蝶相處多十四日…我同佢識咗約莫八百日,嚟緊呢十四日話多唔多話少唔少,我究竟有無嘢可以喺呢段最後嘅日子畀到佢呢?
但我諗起巧玲,我真係唔敢出聲,為咗我同夢蝶要使妳啲皮肉錢,無論點我都過意唔去,但我真係無辦法,如果唔係妳我根本就無勇氣去爭取呢十四日返嚟,我對妳嘅感激真係非筆墨可以形容。
唉,好對唔住我身邊嘅女人,夢蝶又係咁,一開始同佢講想追巧玲,結果我同巧玲嘅關係就一直瞞咗佢差唔多兩年;其實我好想同佢坦白,但我真係好驚個結果,連佢喜怒哀樂都唔會估到,正面諗佢可能會因為我同巧玲變得親蜜而開心,反面諗佢就可能因為我哋呃咗佢咁耐而嬲到震;講到尾,我諗最罪大惡極都係我同時同佢哋有呢個不可告人嘅關係。
算!而家應該係開心mode,考完試,一齊去玩!

巧玲

家文:「喂呀,你搵到本passport未呀?」
我:「你唔好嘈啦,一係你就幫手搵啦…」
家文:「搵唔到嘅話會點?」
我:「最壞情況…你自己去…」
家文:「哎吔,妳成晚就係執晒啲衫出嚟,都無搵過本護照放邊㗎咩?」
我:「咁女人喺咁㗎啦!」
家文:「咁夢蝶等緊我哋?」
我:「唔會啦,佢哋好多嘢搬,一早call貨van去咗機場寄艙。」




家文:「嘩,呢度好多底褲呀。」
我:「妖,條條你都昅過㗎啦,係咪?」
家文:「差唔多啦,堂上七年功,床頭一堆褲,咦,呢條咪係我第一次同妳…唔小心插咗入去嗰條?嗯…呢度硬硬地嘅?」
我:「做乜呀,一諗到姦咗我又硬硬地嗱?」
家文:「喂,巧玲睇下!」
我:「我愛你呀。」我嘴咗埋去,好彩全靠佢咁鹹濕先幫我搵到。
家文:「喂,快啲喇,個九巴app話十分鐘有車。」
今次真係裙拉褲甩咁衝去搭車…
家文:「喂,重有兩分鐘呀!」
我:「個站咪喺前面囉…」
家文:「重有一分…咦,搞乜,㗎車已經開咗嘅?頂,爛鬼app謴(昆)Q我嘅!」
我:「算啦,搭的士啦。」
家文:「好鬼貴喎,下一班十五分鐘後到,趕唔趕得切?」
我:「趕就趕得切嘅。」
家文:「咁等下啦。」




終於開開心心上到車,但有啲時候真係禍不單行嘅,㗎車行到一半中途死咗火,呢段係高架路嚟,司機叫我哋乖乖地坐喺度等巴士公司安排下一班車,大概要等十五分鐘。
家文:「如果等多十五分鐘,趕唔趕得切?」
我:「睇怕…應該唔得…」
家文:「呀…點算好,早知我聽你話搭的士啦,我哋而家可唔可以截的士?」
我:「咪玩啦,就算司機俾你落車都唔會有的士停啦。」
家文:「咁我哋跑返落去市區?」
我:「好危險㗎,而且你行落去唔使十五分鐘咩?」
家文:「咁點算好?」
我:「最多喺機場補票搭下一班囉…呀,唔係,你等等…我打個電話。」

家文

真係一日最衰都係我,呢下急到坐立不安,明明個肚空寥寥,但就係有種想瀨屎嘅感覺,而呀巧玲就喺度打電話。
巧玲:「喺屋企…嚟車我吖…即刻…可以…死咗火…德士古道呀…麻煩你。」
我:「點呀?」




巧玲:「消防員嚟救火囉。」
我:「咁救唔救到?」
巧玲:「我點知喎,你下次見到火燭走去問下啲消防員睇下有乜後果?」
巧玲真係犀利,咁嘅關頭都重可以同我講笑,不過其實又係嘅,其實一切都已成定局,我哋根本無嘢可以急,唯有聽天由命囉。
過咗一陣,下一班巴士已經嚟到,司機開始安排一大堆鼓譟嘅乘客換車,最後剩返我哋,巧玲一邊望住部手機一邊喺度同司機理論。
巧玲:「我哋上呢部車都趕唔切㗎喇,有人嚟接我哋,你留低我哋喺度啦。」
司機:「無可能,咁樣好危險,你哋出事我哋要負責,嗱,你望唔望到成車乘客喺度等緊你哋…」
話都未完,一架私家車急煞停咗喺巴士隔離,入面有個男人大嗌:「Chloe,呢邊呀!」
我望一望個車尾,benz『CLS』『AMG』,睇嚟唔嘢少,個車們自己打開咗,巧玲叫我上去後面先,正當我想拖埋佢入嚟嘅時候佢幫我閂咗門,然後坐咗喺司機位隔籬。
係嘅,人哋咁有心揸車出嚟,真係無理由剩係要人做司機嘅,佢望落都幾靚仔,我諗大慨三十歲到,佢出嚟好似好趕,頭都未梳亂七八糟著住件背心同牛仔褲,睇怕佢都係巧玲嘅其中一位恩客,話時話,點解我從來都唔知巧玲有個Chloe嘅英文名嘅?
司機:「Chloe,我最多為妳扣五分㗎咋!」佢睇落真係一面輕鬆咁,一手揸住個軚盤,一手就搭咗落去巧玲隻大髀度,雖然我都唔係幾睇得過眼,但係我好清楚呢個時候我係無得嗲,佢揸得好快,但係㗎車就好定好舒服,絕對唔係飛仔嗰手車,望下塊咪錶原來已經過百,呢個時候我又諗起個詞語『知書識禮』。
Chloe:「乜咁大鑊呀,有三條女嘅話你以後唔使揸車㗎喇喎?」
司機:「唔會!其他女頂多得三分,係你先值五分。」
Chloe:「哈,乜咁抬舉我呀,咁有無女值十分?」
司機:「十分咁緊要?我諗諗先…嗯,朱茵就已經老,陳法拉好似差唔多,嗯,應該放眼世界,劉亦菲同楊冪好似唔錯…」




Chloe:「你都係專心揸車啦,如果唔係我驚你未扣到分就撞瓜咗。」
成世人第一次坐一架咁快咁舒服嘅車,原來去赤臘角係一件咁簡單嘅事情,轉下眼就已經見到離境飛機提示個牌,我開始明白點解巧玲要留喺呢行度。
司機:「揸得咁鬼快都無時間同妳好好相處下,係咪之後可以約返妳一日先?」
Chloe:「你幫咗我,當我爭你一日啦。」
司機:「其實妳素顏都幾靚吖,下次就咁見我啦!」
Chloe:「到喇!開門啦!」
司機:「鍚啖先比走…啜卟…喂,小兄弟,麻煩你幫我睇住Chloe喇,唔該晒你。」
我:「好…好呀。」
之後我哋就衝咗落車,雞咁腳跑去check-in counter度,我一路喺度諗其實巧玲身邊係咪都有好多呢啲男人,雖然我好難講得上佢哋係壞人定好人,但我真係唔覺得佢令人反感,至少我連討厭佢哋嘅資格都無,不過我幾鍾意Chloe呢個名。

巧玲

地勤:「真係唔好意思呀,呢班機重有廿幾分鐘就起飛喇,所以已經close咗。」
我:「拜託你,可唔可以叫經理出嚟通融一下,我哋無嘢寄艙㗎,可以即刻跑去機口!」
地勤:「經理…」
經理:「出畀佢哋啦…喂,見你哋咁肯跑先破例一次咋,但係追唔追到係你哋自己嘅事,飛機唔會等人㗎!」
跑過AVSECO,跑過eChannel,終於嚟到禁區。
我:「頂,個機口咁鬼遠嘅,要搭無人列車?」
家文:「係咪呢度落去?」
我:「欸…唔搭!跑過去!都唔知㗎無人列車要等幾耐。」好在呢條大直路有自動行人路,所以行起上嚟都好鬼快。
家文:「Chloe,妳頭先對住地勤講嘢真係好有氣勢呀!」
我:「作死你呀!邊個俾你咁叫我呀?」
家文:「唔得咩…我覺得Chloe好聽又襯妳…」
我:「如果你真係想咁叫,憑你嘅所作所為,起碼要畀返五萬Chloe埋單先。」
家文:「對…對唔住。」
我:「咪講咁多啦,慳返啖氣跑快啲好過。」
家文,唔好意思,無論你畀幾多錢我,我都做唔到你嘅Chloe,因為喺你面前我根本武裝唔到自己,或者我都好想用Chloe嘅身份serve你嚟俾你感受下,但當Chloe喺你身邊嘅時候,佢永遠都做唔到主體,只可以係一個受體;雖然你見唔到Chloe,但係全因為你,Chloe佢先可以堅強咁行落去,而全靠Chloe,我,巧玲喺呢一刻先可以出一分力嚟陪你。
家文:「左定右呀?」
我:「盲嘅咩,轉左啦!」
家文:「夢蝶,妳重喺度嘅…呼呼…呼…」
夢蝶:「你兩個做乜跑到嗦晒氣呀?不過太好喇,你哋終於都趕到,快啲上機先啦。」
我:「重有幾分鐘咋,我哋趕唔切嘅話妳唔上咩?」
夢蝶:「我想等到最後一分鐘吖嘛。」
雖然我feel到全村地勤都好似用唔係太友善嘅目光望住我哋,不過真係懶得理喇,最緊要係趕到吖嘛。
地勤:「呀,唔好意思,兩位呢邊至啱。」
夢蝶:「啊,要分開呀,我哋落機再見啦!」
唉,機票唔係一齊買又唔係一齊check in又點會一齊坐吖,頭先趕到咁個經理都無問我哋要乜位,睇嚟都係剩返啲揀剩嘅豬頭骨塞畀我哋,咦,但係又會咁奇怪喺度分開嘅?

家文

巧玲:「吓!我哋係商務艙?」
空姐:「係呀,boarding pass上面咪印住咗。」
我:「真係喎,商務艙有乜特別㗎?」
巧玲:「特別嘥錢囉!」
空姐:「唔緊要啦,聽小姐妳咁講應該都唔係嘥妳啲錢,就嚟好好體驗下我哋嘅服務啦!」
商務艙好貴?我真係唔知,不過唔係巧玲出錢都好啲,但諗深一層又好似羊毛出自羊身上…我哋坐低咗,個位真係好闊落,其實我都無搭過幾多次飛機真係無乜印像,都唔記得平時係點,不過而家我就反而想迫返少少,因為同巧玲分得太開感覺唔係幾好。
我:「啲男人…都幾惜妳吖…」
巧玲:「畀錢惜有鬼用咩,係商務艙就早講啦,等我早啲去貴賓室食碗雲吞麵都好吖!」
我:「嗰度啲雲吞麵有乜特別呀?」
巧玲:「欸…應該呢,就係無嘅。」
我:「咁早啲起身去為咗食碗麵都幾無謂。」
巧玲:「你邊明吖!好彩短途機無頭等艙啫,如果唔係我真係驚佢哋…」
我:「巧玲,我開始明白點解妳想繼續做Chloe。」
巧玲:「點解咁講?我…唔係…因為貪錢。」
我:「我無話妳貪錢,雖然窮都可以活得好地地,但有時有啲體驗,要見識呢個世界,真係無錢唔得,我諗呢幾年嚟妳一定見到好多我哋睇唔到嘅嘢,知道咗好多我哋平時接觸唔到嘅事。」
巧玲:「咁你認為係值得?」
我:「值唔值得只有妳自己先知道,不過我諗Chloe係一件好好嘅工具,佢可以令巧玲活得更加好,如果當初唔係因為妳撞板,Chloe都唔會出現嚟幫妳。」
巧玲:「家文,多謝你。」
空姐:「兩位好呀,麻煩揀下你哋嘅午餐吖。」空姐推咗架餐車喺我哋前面,上面擺咗兩款午餐,一款係類似炒貴刁嘅東西,不過上面就有幾隻大蝦仁,另外一款就係奄列,隔離放咗啲火腿,白色嘅腸仔,同埋茄汁豆,另外重有沙律前菜,牛角包仔。
巧玲:「我要奄列…你快啲揀啦,人哋等緊。」
空姐:「慢慢啦,唔緊要!」
我:「經濟艙都係食呢啲?」
空姐:「當然唔會啦,今時今日經濟艙已經無得揀㗎喇。」
我:「但係妳哋又預備咁多嘅?」
空姐:「因為我哋唔知客人會揀邊款,所以為咗盡量等商務客人可以有得選擇,我哋係會預多嘅。」
我:「咁咪剩返好多嘢囉。」
空姐:「欸…其實我哋落咗機都有茶點時間嘅,同埋有時有客人揀咗發覺唔啱心水想換,又或者好開胃想食多啲我哋都會盡量滿足。」
我:「聽落又幾吸引喎。」
巧玲:「你敢?絕交㗎!」
我:「我要炒粉啦。」
空姐終於有啲無奈咁執好晒啲食物喺我哋枱面。
空姐:「另外請問兩位想飲啲乜呢?」
巧玲:「Mocha吖。」
我:「有啲乜嘢揀㗎?」
巧玲:「望住我做乜喎,自己諗啦,小朋友你過咗十八歲嗌酒都得架…」
空姐:「一般正常嘢我哋都有嘅,你可以試下嗌。」
我:「雪糕紅豆冰。」
空姐及巧玲:「…。」
空姐:「呢個應該有啲難度…」
我:「雜果冰啦。」
空姐:「好,我盡量滿足你啦。」
巧玲:「人哋返工好辛苦㗎!咪難為人啦,一陣佢哋個個喺休息室入面講我哋壞話㗎喇。」
我:「唔緊要啦,難得有商務坐。」
話時話碟炒粉都幾好味喎,算係有大排檔水準,而巧玲果份睇落都幾好味。
巧玲:「家文,我已經決定俾Chloe消失。」
我:「妳講真?」
巧玲:「Chloe可以做嘅都已經做晒,剩返嘅要我自己好好努力喇。」
我:「咁咪幾好。不過…Chloe好似重爭頭先位benz哥哥一次約會喎,諗住放飛機?」
巧玲:「君子一言…頂硬上埋最後一次啦…」
我好開心巧玲可以真正咁搵到自己,呢個同佢係咪援交已經再無任何關係,而我呢?又可以做到啲乜?我諗我都要更加畀心機至得。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