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時間,光陰似箭。

此刻的他躺在床上。

少年的模樣七年之間沒有太大改變,不同的是眼神空洞,滿面鬍子,要不是他還有呼吸和心跳還會以為他是一條死屍。

登登!

寧靜環境之中傳來電郵回覆的聲音。





拿起手機,看著屏幕上的日期。

‘今天原來已經過了七年之期。’平淡的情感如同沒意識般。

登登!

登登!

登登!





一堆堆面試工作回覆的郵件。

這七年間,他雖然有著對自己命運預料,但總想驗證一下,到底是不是如此邪門。

內心每次都希望這是自己的錯覺,問過身邊的朋友等等,無人不覺得他瘋了起來。

但事實卻是擺在眼前,七年來他除了找工作,又去賭錢,結果他收入完全沒有改變過,不增不減,始終如一。

每次見工,對方不外乎那一句︰“回去等消息吧。”然後就再也沒有消息。





賭錢方面,當然會有嬴有輸,但收入卻沒有絲毫改變,曾經嘗試過一天輸了個清光,好死不死另一天竟然就把輸的嬴回來。

這麼多邪門的事實發生,他也只好面對現實。

漸漸的發現,不只是他一個人被命運般作弄,其實整個世界都是被一隻無形的手控制著。

當然,一般人是很難察覺,因為他們一生之中有起有跌,過程如同隨機一般,根本沒有人能想像自己是瓮中之鳖。

能夠發現命運不是偶然,是因為他命運過程太過詭異使他能夠發覺,這感覺就好像有人故意提醒他一樣。

登登!

登登!

登登!





仍然是一封封電郵在回覆他面試被取錄,但他自己也懶得去看,把手機調到靜音。

反正命運都是被控制了,不如做一條咸魚吧!

然後一如既往的先睡一覺,醒來再算吧。

登登!

才過一會,寧靜房間又再次傳來電郵聲。

‘等等?我不是調了靜音嗎?’

嘗試按著手機旁的音量控制,但畫面顯示音量已經設為靜音。





‘壞了?’

面上彷彿寫滿了麻煩一樣,拿起電話。

試了數次的面容識別都解鎖失敗,最後用密碼解鎖。

點開通知欄,有一封未讀電郵通知。

他沒有點開電郵,什至懶得去點開這個通知,反而是按手機的設定,看看有沒有搞錯了什麼。

‘明明已經是靜音了,為什麼還會出聲呢。’

登登!

少年面上驚訝表情,因為聲音不是由手機傳出來,唯一的解釋是從腦海那裡傳來。





雖然沒有任何根據,有一點他能感覺得到,聲音傳來的意思是要他打開電郵的通知。

‘不是這麼邪門呀?’

雖然整件事看似十分恐怖,但少年的眼神為之一亮,原本空洞洞的眼神,突然變得如此有神。

點開了郵件。

點開電郵APP看到收件箱右上角有紅點一的圖標。

‘未讀郵件只有1封?怎麼可能,明明剛才聽到應該有數十封才對?’

他更加確定此封郵件必定內有乾坤。





打開電郵內容。

電郵內容抬頭如下。

「寄件者:Noir」

「Date:2021-02-23」

「Time:1400」

其內容卻是一堆胡亂編碼,完全不能理解。

看到這封耐人尋味郵件,任何人都會好奇地追查電郵內容到底是怎麼回事,決定先從寄件人著手。

立即起身,打開電腦,在搜尋器的搜索欄打上「Noir」。

搜索得到答案都是翻釋中文是指黑色或黑暗等,沒有其餘資料。

‘這是惡作劇嗎?還是病毒郵件。’

眼神再次回歸到那空洞洞的眼神。

認為自己被惡作劇後,第一時間就想刪除郵件。

正當想刪除郵件時,發現電郵內還含著一個附件。

思前想後,認為這可能是某種病毒,決定利用一部已經格式化的電腦來開啓附件。

就從某個書架之中,取出一部外殼充斥著灰塵的手提電腦。

拿上手的同時不忘吹了一口氣,灰塵滿天而飛。

咳咳!

連接電線,終於打開電腦。

‘竟然要等待更新...’

經過一輪等待後,更新完畢,可以使用電腦。

在手提電腦輸入電郵帳號,打開郵件,並下載電郵內的附件。

畫面出現了一張地圖,地圖上有一粒標示著位置的圖釘。

‘這地方不就是在附近嗎?但有這個地方嗎?’

仔細觀察電郵內的地圖,然後從搜尋器輸入地圖內坐標附近的建築。

然後把兩個地圖進行對比,竟然發現圖釘標示的那個地方,是其他地圖都沒有,那個區域在其他地圖是沒有東西。

‘這到底是什麼回事呢?’

再次打開手機內置的地圖。

‘還是沒有嗎?’

‘要我到這個地方嗎?’

圖釘上地方距離少年身處地方只是約十分鐘車程,這個地點附近曾經是他經常出沒地方,那個地方曾經是他母校附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