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手機上的日期。

2021-2-25。

“只是過了兩日嗎?”

為什麼好像整個星期沒吃過東西一樣。

本著再懷疑不如繼續檢查這個酒店,少年終於懶洋洋地起床,伸了一個大懶腰。





走到浴室。

這裡和普通酒店也沒有什麼分別,只是沒有牙刷,沒有香皂這些物品。

雖然大部分設計上與少年平時所看到的不同類型的有點怪異,不過最起碼是乎合人體工學,只能認為是新穎的設計,或可以說是為人類而設計的。

梳洗後,順著由上而下,左至右去檢查整個房間,沒有什麼特別引起注意的物品,唯有新穎設計和古怪文字。

並沒有再多線索,少年再次踏出房門,尋找自己到底為什麼身處這個地方的線索。





再次來到大堂,走到櫃台旁邊。

突然櫃台之上出現了很多個小方格,每個小方格上也有奇怪的符號,從符號外型來看,與古怪文字也屬於同一類。

看著看著,有點熟悉的感覺,靈光一閃。

“難道這是鍵盤嗎?”面上閃過一絲興奮。

這種虛擬鍵盤並不是什麼新奇事物,這些早已經發明了出來的產品,只是沒有普及,所以他沒有什麼驚訝,只是男生對於高科技感的東西都會有一絲興奮感。





不單是這樣,圓桌之中也有一個360度的虛擬畫面,不過可能還未輸入任何東西,所以圓桌之中只有光芒投影。

他不敢亂碰虛擬鍵盤上按鍵,這裡始終不是自己地方,一會被別人罵是小事,觸發了什麼不可預測的問題才可怕。

“被別人罵嗎?...別人?”

現在才突然發現,這裡沒有看到半個人的身影,只有自己一個。

返回二樓,逐個對著多個房間敲門,由於門實在太多,逐一敲實在太傻,所以沿途一邊大喊,然後每隔幾個門就敲一敲,甚至強行拉下把手。

“鎖了!”

少年拉,推,趟,向上抽,向下壓,門也絲毫沒動。

正常情況下鎖上的門應該只有門鎖那一部分與門框相連,而其他地方如果受到外力撞擊,怎都會有絲毫震動,現在情況就像這個並不是房門,而是一道有門外形的牆身。





“搞什麼呀?”

現場不單沒有任何除自己以外的生物留下跡象,還要所有房門都像牆身一樣,若沒有手上的那一張房卡,連自己的房門也像牆一樣,詭異得令人頭皮發麻。

不知多久,二樓再沒有任何再多線索,只好返回大堂,使用那個虛擬鍵盤,作為突破口。

返回大堂,再次看到那個鍵盤。

上面有著完全不明的古怪文字,根本無從入手。

“到底選那一個呀!”

這個時候,唯有靠著秘法。





點指兵兵點著誰人做大兵。

沒有再多思考,直接按了下去。

響起一個細尖短音,而且圓桌中的虛擬螢幕也閃過一下紅光並出現一堆古怪文字,就像電腦錯誤的聲效一樣。

“錯誤?”

家鄉秘法偶有失靈時候。

再次使用點指兵兵點著誰人做大兵。

同一樣響起一個細尖短音,紅光一閃,與上一次一模一樣。

再次使用點指兵兵點著誰人做大兵,不停重覆,結果鍵盤上有很多按鍵,基本上7成是錯誤,有2成是不知道輸入了什麼。





終於在這一次選中的按鍵是一個奇怪的符號,符號由左右兩部分組成,左邊有著類似三劃線,由上而下一筆比一筆長的類似中國數字三的符號,然後右邊還有一個圓圈,圓圈之中還有一個十字。

按了下去,這一次沒有聲音沒有紅光,而大堂某一個牆壁突然打開,就像密道。

密道充滿著神秒感,少年二話不說就進了去。

明明應該在台面的鍵盤也一直跟著少年。

密道不長,與大堂只有數十步距離。

而盡頭有一道與整個酒店完全不同的一道門,門身全由金屬打造,給人一種裡頭充滿高科技的感覺,加上本身己經在不知名的空間,現在還要是不知名空間內的密道,更顯得份外神秘。

走到門前,金屬大門自動打開,就像實驗室大門一樣。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