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查手機上顯示的日期。

2021-2-25。

“才過了兩日嗎?”

明明身體的飢餓感如同整個星期沒吃過東西一樣,為何只是兩天呢。

對於嘗試過絕食的他來說,兩天算是小意思。





不過這些都是小插曲,更重要的是眼前這個地方,本著再懷疑不如繼續檢查這個酒店。

少年懶洋洋的起床,還伸了一個大懶腰。

剛起身就聞到身體發出一陣異味。

這是當然,身上那套衣服陪過主人來過一場逃亡之旅,不發臭就奇怪。

然後走到浴室,試試這裡有什麼不同之處。





使用過後,這裡和普通酒店並沒有很大的區別,只是服務並不夠周全,這裡竟然沒有牙刷,沒有香皂,這些沐浴物品。

“三星級酒店應有東西,這都沒有?”

唯一感到新鮮的,應該算上室內設計。

浴室內的設計給少年一種很奇怪的感覺,有幾個位置不太乎合人體工學。

不過在網上隨便一搜,更有問題的設計多不勝數,比這裡的設計來說可以說是小巫見大巫。





只能認為是新穎的設計,或者自己不太會用吧。

梳洗過後,當然要了解身處的位置。

由上而下,左至右去檢查整個房間,沒有一處逃得過少年法眼。

若在內行人眼中,這種搜括技術,不做大賊實屬浪費才能。

經過一番地毯式搜查,這裡絕對是一間酒店房間,唯一值得留意只有奇怪的設計和古怪文字。

房間內已經搜查完成,失望的離開,把目標轉移到外面,希望能夠在其他地方找到有用的線索便踏出房門。

利用六何法現時有五個大問題出現。

到底何人捉我來到這裡?





對方捉我來做什麼?

對方因為為何選擇我?

對方如何捉我進來 ?

這是哪裡?

唯一得知現在是什麼時間。

再次來到大堂之中,和之前沒有任何變化。

走了一圈,發現這裡是沒有出口。





“什麼,連出口都沒有?”

知道被困於這酒店之中,帶點急躁一手拍在身旁那個'服務櫃台'之上。

突然好像喚醒了櫃台般,櫃台之上出現了多個由光線組成的小方格,每個小方格上也有奇怪的符號,從符號外型來看,與古怪文字屬於同一類。

看著看著有一種熟悉的感覺,靈機一動。

“難道這是鍵盤嗎?”面上閃過一絲興奮。

這種虛擬鍵盤雖然不是什麼新奇事物,早已經被發明了出來的產品,只是沒有普及。

所以他並沒有什麼驚訝,興奮源自男生對於高科技感的好奇。

不單是虛擬鍵盤,在大堂中的圓桌之上同一時間出現了一個三百六十度的虛擬螢幕。





“投影技術?哈哈不錯?”

手一直在虛擬鍵盤之上卻不敢敲下任何一個按鍵。

這裡始終不是自己地方,一會被別人罵是小事,觸發了不可預測的問題才可怕。

“被別人罵嗎?等等...別人?”

不知道是不是經歷過喪屍追殺,留下了陰影,不想看到其他人。

所以一直沒有發現此處空無一人,整個酒店之中竟然沒有看到除了自己以外的人,太奇怪了。

“二樓這麼多房間,我就不知不會沒有一個人!”





返回二樓,逐個房間逐個用力敲,敲到手都快斷,沿途還一邊大喊,卻無任何人回應。

文明方法解釋不了時,人就會向著用暴力的方式解決問題。

用盡全力把眼前這一道門的把手強行拉下,可惜絲毫不動。

“鎖了!”

拉,推,趟,向上抽,向下壓,所有能開門的方式都嘗試了一遍仍然絲毫不動。

這本應是不可能。

正常情況下鎖上的門應該只有門鎖與門框相連,而門身其他地方如果受到外力撞擊,怎都會有絲毫震動。

現在情況十分詭異,眼前這個彷彿不是房門,而是一道有房門的外形實為牆身設計。

“搞什麼呀?怎麼可能呀?”

現場沒有除自己以外的生物跡象,還有房門一樣的牆身,詭異得令人頭皮發麻。

多番嘗試無果,只好垂頭喪氣的返回大堂,現在剩下唯一的突破口,應該就是那個虛擬鍵盤。

來到'服務櫃台'前,再次看到那個鍵盤。

上面有著完全不明的古怪文字,根本無從入手。

“到底選那一個呀!”

這個時候,唯有靠著秘法,盲猜。

沒有再多思考,直接隨機選了一個偏愛的圖形按下去。

隨之然響起一個細尖短音,圓桌中的虛擬螢幕同一時間閃了一瞬間的紅光,然後彈出了一個視窗,還是那一堆古怪文字,整個過程如同電腦錯誤的聲效。

“錯誤?”

家鄉秘法偶有失靈時候。

然後同樣的手法,再次隨機敲打另一個圖案,竟然出現相同情況,還是那細尖短音,還是那一瞬間的紅光,還是那個視窗,一切竟然重覆了一遍。

失去了耐性,開始用臉滾鍵盤的方式,亂按手頭上的虛擬鍵盤上,結果發現竟然大部分結果相同。

在鍥而不捨的嘗試下,終於在某次成功的按出不同結果。

這之沒有聲音沒有紅光沒有視窗,竟然在大堂某處的牆壁突然打開,出現一條密道。

通道是由金屬制成,配上極為光亮的白燈光,如同動畫中高科技實驗室內的通道。

少年二話不說就走了進去。

不知是觸發了那一個按鍵的功能,本來應該在'服務櫃台'上的鍵盤竟然在空中跟在少年身後。

密道不長,與大堂只有十步距離。

密道的盡頭有一道與整個酒店風格完全不同的一道門。

門身由全金屬打造,給人一種充滿高科技的感覺,連同外面這一隻通道,根本就是一個實驗室。

走到門前,金屬大門自動打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