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屬大門打開,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全白空間,而且是廣闊無邊,能判斷位置只有身後的那道門。

全白空間不單是廣闊無邊,而且一塵不染,整個空間好像只有少年一人,以及一個門口。

望著如此新奇的地方,少年內心也有一點起伏,只是不知是驚訝還是興奮。

回望四周,終於發現身後那個虛擬鍵盤一直跟在身後,但早已發現這個空間很多神奇的事物,所以已經見怪不怪。

“這是叫我操控嗎?”





憑著點指兵兵,輸入回上一次一樣的那多個按鍵,結果都是一樣,都是發出錯誤聲效,和閃著紅光,分別在於360度螢幕則改為鍵盤上方,而非圓桌之上。

這一次終於找到某些特別的功能,少年發現某個按鍵可以看到多條數據棒。

雖然不知道每一條棒代表了什麼,即使如此,也能明白一點就是每一條數據棒都已經低到近乎底線一樣。

畫面停止,思考了一會也得不出什麼結論,就回頭轉到這個全白區域。

“這個地方到底有什麼作用?”





每一個地方都必然有建立的目的,例如居住,祭祀,娛樂,甚至欣賞。

這裡什麼也沒有,別說居住,娛樂,最比較像還而是實驗室。

這裡所指的實驗室不是一大堆科學家,一大堆實驗儀器,一大堆試管燒杯,內裡還有不同顏色液體的那一種實驗室。

而是傾向為記錄實驗過程,例如做一個汽車撞擊測驗,炸彈強效測試,為測試威力而採用全白背景,方面於監測實驗過程,而且環境如此之大,不會波及到酒店。

不過一切都是少年單方面感覺出來,所以不代表這就是事實全部。





“如果和我估計一樣,這裡為什麼連一個爆炸痕跡都沒有呢?起碼來個手榴彈。”

話剛一轉,手中突然出現無數極細小方格,每個方格都慢慢變出一個手榴彈的一部分,最後變成一個完整的手榴彈,整個過程就像數碼實體化。

看著整個過程的青年目瞪口呆,連反應都不沒有,像木頭呆上數秒。

這...這...是真的...手榴彈嗎,已經連為何手榴彈在手中這個問題也直接省去,誰知會不會突然爆炸。內心驚訝得只想到這事。

回過神來,出盡全身氣力,趕緊掉把手上的手榴彈掉走,手榴彈一離開手,少年已經連滾帶跑向著另一方向逃走。

手榴著地後,並沒有任何發生少年所想的爆炸場面,只有手榴彈著地的聲音。

是假的嗎?

等等,保險好像未被拉出。





既不敢上前檢查手榴彈真偽,又想知道手榴彈為什麼會在手中。

“如果這時有支棍就好了。”

手中再次出現無數極細小方格,每個方格都慢慢變長棍的一部分,最後變成一支鐵棍,整個過程和上次差不多。

看著手中長棍,和自己在腦海勾勒出來的長棍如出一轍,包括物料,長度。

難道...這是我的超能力?

如是者,不停變出自己所想的東西。

槍!





數碼實體化的手槍轉眼落到少年手中,為手槍上膛,拉下板機。

砰!

子彈又槍管射出,少年還聞到濃烈的硝煙味,過程真實得不敢想像。

真的是我超能力嗎?

閃光彈!然後保障眼罩,耳塞!

三樣東西分別出現在手中,面上和耳朵,這一次拉開了保險杆,掉出後,立即閉上雙眼,再雙手蓋上眼睛,然後背對著閃光彈。

轟!

即使有耳塞,也清楚感受得到閃光彈的爆破震撼,另一方面閃光彈所發出的強光,即使眼睛多重保護下,仍然感到灼熱。





心情不禁興奮出來,真的能隨意拿出武器出來。

衣架!

一個衣架就在手中拿著,這一次作為除武器以外物品的測試。

阿拉丁神燈!

手上竟然真的變出神燈,可惜的是阿拉丁神燈只有其表沒有能實現三個願望的精靈在內。

難道過於虛幻不能變出來。

激光劍!





整把星球大戰的激光劍出現在少年手中,但按下激光劍的啟動鍵後,竟然是一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手電筒。

經過多次理解,終於明白這個原理,不能無中生有,而且要對施展出來物品理解有一定程度,越是理解透徹所數碼實體化的物品就會越為真實,如果對該物品不理解,變出來的東西該位置就會直接空掉出來。

例如一次實驗之中,腦中勾勒一輪車子,一輛車子就出現在少年眼前,少年坐到駕駛位置時,發現如何都不能啟動引擎,然後走到車頭打開車蓋,卻發現內裡空無一物,因為他對車子引擎連皮毛也不沾半點。

而小時候少年就經常遊玩射擊遊戲,所以自然對槍械有一點熟悉,加上遊戲越來越真實,基本上槍支原理早已透過這個渠道完全吸收,所以才能輕鬆施展多個槍械武器等等。

這時真想叫母親來,證明玩遊戲的好處。

就在此時,鍵盤上的螢幕突然閃過幾個大字的符號,好像要使用者注意,然後大字下方出現不停跳動的符號。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