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屬大門自動打開,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全白空間,如同進入虛幻的情節。

這裡除了地板外,任何一邊都是沒有盡頭,整個空間內都是白色。

這種沒有任何邊長闊的空間,極容易令人有種迷失的感覺。

幸好憑著身後的入口,還能判斷自身的位置。

這個全白空間不單是廣闊無邊,而且一塵不染。





整個空間只有少年和一個門口,不存在第三件東西。

眼前的新鮮事物使得少年內心難以平伏,不知是驚訝還是興奮,只知心臟跳過不停。

四處張望期間,突然發現身後有個虛擬鍵盤跟在自己身後。

由於已經被這裡多件事情刺激過,對會跟隨自己的鍵盤就顯得小巫見大巫,見怪不怪。

看著鍵盤心裡道︰“這是叫我在這裡操作嗎?”





依舊用著用臉滾鍵盤大法,輸入多個按鍵。

可惜結果大致相同,還是一樣發出錯誤聲效,閃著紅光。

唯一的分別在於三百六十度螢幕本應在圓桌之上,現在螢幕則改為鍵盤上方。

在按到某個按鍵時,突然螢幕出現了新的景象。

這次獨發了某個特別的功能,畫面顯示著密密麻麻的數據,當中有著很多棒形圖和圖形圖等等。





雖然不知道這些圖形背後代表著什麼,但有一點是清楚明白,就是每個都已經低得近乎接近底線一樣。

幾留思考後,沒能看出任何實質的事物,認為繼續思考下去也得不出什麼結論,就把思維回到這個全白區域。

“這個地方到底有什麼作用?”

每一個地方都必然有建立的目的,例如居住,祭祀,娛樂,欣賞,甚至是殮葬。

從環境根本沒能找出一丁點端倪,更別說居住,娛樂。

唯一值得參考的地方只能算上外面,那條金屬制的通道,綜合來看的話,這裡比較像的應是實驗室。

這裡所指的不是由滿滿科學家,各式各樣的實驗儀器,一連串試管燒杯,試管燒杯內還有著不同液體所組成的實驗室。

這裡所說的是那種傾向為記錄實驗過程的實驗室。





例如做一個汽車撞擊測驗或炸彈強效測試,為了測試威力而採用全白背景,方面於監測實驗過程,加上這邊環境如此之大,更不會波及到酒店內。

不過這些都是少年推測出來,並不代表是事實全部。

“如果和我的推測一樣,這裡為什麼沒有使用過的痕跡呢?連一個爆炸痕跡都沒有呢?起碼來個手榴彈。”

話剛落下,手中突然出現無數灰濛色的細小方格,每個方格都打印出手榴彈的一部分,最後打印出一個完整的手榴彈,整個過程就像數碼實體化。

看著整個過程的青年目瞪口呆,連反應都給出不來,像木頭呆著了數秒。

“這...這...是真的...手榴彈嗎?”

此時已被手中的手榴彈嚇得連為什麼它會在手中出現的問題都直接省略。





盡快把思想抽回來,然後出盡全身氣力,趕緊把手榴彈掉走。

在掉出手榴彈的同時,少年立即連滾帶跑地向著相反方向逃走。

當手榴彈接觸地面後,並沒有出現預想中的爆炸場面,只有手榴彈著地的金屬聲音。

是假的嗎?

很快就注意到另一個問題。

“等等,保險撞針還未被拉出,怎會爆炸呢。”離開危機時,終於回復應有冷靜的思維。

此刻十分尷尬,既不敢走上前檢查手榴彈真偽,又想知道手榴彈的真偽。

“如果這時有支棍就好了。”





當有了這個想法後,手中再一次出現那些灰濛色的細小方格,每個方格都打印出長棍的一部分,最後變成一支長鐵棍,整個過程和上次相同。

手中所出現的長棍與自己在腦海勾勒出來的長棍如出一轍,包括物料,長度,甚至是長棍上的紋理都盡是相同。

“難道...這是我的超能力?”

“轉生者必然擁有超能力,動畫漫畫這些果然沒有騙人呀!”

如是者,不停打印出自己所想的東西。

槍!

很快數碼實體化再一次實行,一把銀色外殼的手槍轉眼落到少年手中,然後為手槍上膛再扣下板機。





砰!

子彈從槍管射出,一聲巨響隨之而起,還帶有一股濃烈的硝煙味,整個過程真實得不敢想像,根本是真實了吧。

真的是我超能力嗎?

煙霧彈!然後是保護眼罩,過濾面具!

三樣東西分別出現在手中和面上,這一次自然記得拉開保險杆。

用全力掉出後,煙霧從煙霧彈中噴出,很快前方就充滿霧氣。

此時如獲至寶的少年,面上不禁露出邪惡的表情,不停的胡亂製造物件出來。

衣架!

一個衣架就在手中拿著,這次是第一次作為除武器以外物品的測試。

阿拉丁神燈!

想不到手上竟然真的出現和阿拉丁這套電影中出現過的那個神燈,從外型看來是同一個款式,可惜的是阿拉丁神燈只是虛有其表,並沒有能實現三個願望的精靈在內。

難道過於虛幻不能變出來。

激光劍!

整把星球大戰的激光劍出現在少年手中,但按下激光劍的啟動鍵後,竟然是一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手電筒。

經過多番嘗試過後,終於明白當中的原理。

數碼實體化是不能無中生有,要打印出物體必須要對該物件有一定程度的理解。

越是理解透徹,數碼實體化的物件就會越為接近真實,相反對該物件不理解,打印出來的東西那個位置就會直接空掉出來。

例如某次實驗中,腦中勾勒出一部跑車,很快的一輛最新款式的跑車就出現在全白空間內。

當少年坐到駕駛位置發動引擎時,發現怎樣都不能啟動引擎,然後走到車前打開車頭蓋,竟然發現內裡空無一物,後來他明白自己對車子引擎連皮毛也不沾半點,所以根本不能想象出來。

而槍械方面,由於熱衷射擊遊戲,所以在空餘時間在網上尋找過想關資料,對槍械有一定程度了解。

加上現在的遊戲趨向越來越真實,基本上槍枝的原理很容易透過這個渠道吸收,才能輕鬆施展多個遊戲中的槍械武器。

這時內心唯一想到的是,帶母親前來論玩遊戲的好處。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