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世界自誕生那一刻,出現天才可謂萬年不出一個,而當中能影響輪迴的天才更加是萬個天才不出一個,能從天劫手中逃脫的也是萬個能影響輪迴的天才不出一個。

他們就如同BUG一般的存在,若命運是洪流,那他們就是洪流中的巨型生物,可以逆流以上,所以才會惹來天劫。

但眼前這個少年到底憑什麼能逃過天劫呢?沒人知道。

昔年遭遇過天劫的天才看到這一幕,他們絕對會爬出棺材再嘔出幾兩血。

他們是誰?他們不但各有神通,有力量型,有速度型,有技術型,有智慧型,各式各樣頂級的才能,都不能跨過這道坎,眼前這個普通人竟然可以惹來天劫,還要成功渡過,簡直是在打他們的臉。





...

‘這是哪?’

‘我在地獄嗎?’

帶著無數疑問的少年,張開雙眼,一道刺眼光芒直入眼眸,使他只能睜開眼皮一絲細縫。

眼睛慢慢適應了光暗轉變,眼睛終於可以完全張開,入眼處就是一座巨型吊燈,高高掛在天花板處,散光著強烈白光,仔細觀察吊燈是古老款式,光線卻異常掁眼,與其款式不太相襯





他站了起身。

“我的傷呢?”

回想自己記憶,明明上一幕全身血肉模糊,死得不能再死,現在已經完好無缺,身上連一個小傷口都找不到,忍不住驚訝,唯一能證明我有受傷過的,就只有身上破爛的衣服,原本被雷劈得焦黑的腳的那一邊褲都有明顯焦黑的痕跡。

“這裡到底是那?”

雖然身體回復感到異常驚訝,但比起眼前空間的就不足為提,因為環顧四周這裡竟然像一間酒店。





“難道這就是所謂去天堂或地獄的中轉站嗎??”

少年身在是一個大堂,整體款式古舊而華實,沒有華麗建築也沒有多餘的家具,沒梳化沒洗手間。

唯一當眼的就是大堂中央有張大圓桌,憑著圓桌四周的椅子,這是一張八人使用的圓桌,大堂最左邊還有一個像是'服務櫃台',僅只是像。

'服務櫃台'上有一張卡,卡上有一串文字,這些文字與現代文字比起來格格不入,可以說成是文字也可以說是圖案,找不出任何線索。

“酒店的房卡嗎?”

沿著大堂唯一一條路,有有一條分岔的樓梯,連接二樓,少年拿著房卡走上二樓。

剛上二樓就立即嚇呆,二樓實在太大。

這裡與大堂可以說完全不符合比例,二樓有著大量房間,不知道是為了什麼而建,每道門上也有和房卡上類似的文字,顯然是出於同一個文明。





約莫地走了一圈。

咕!

少年從醒來的一刻就已經十分飢餓,不過如同新收養的寵物一樣,到了陌生的地方就沒有吃東西的心情,一但放鬆起來,飢餓感就像爆發出來,這不是一般的餓肚子感覺,而是像餓了一星期一樣,而且很口渴,讓少年開始懷疑自己到底昏迷了多久。

了解到最近樓梯兩邊的八間房間較為特別,房門前都有房卡讀取器,搞得特別神秘。

少年隨意選了最近樓梯處的一間房間,拿著房卡拍向房卡讀取器

咔!

房門解鎖了。





進入房間,空間還算大,約100平方米,室內裝修與室外風格一置,沒有金壁輝煌,沒有大量裝飾品,簡單佈置,一廳一房連洗手間,有基本的寢具,書桌等等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現在是叫我來渡假嗎?”

對眼前事物感到很困惑,不久前還被追殺,現在卻身處酒店。

咕!

肚子再次發出了飢餓叫聲。

“這裡有沒有食物?”

如賊一般打開房間的櫃門,終於找到一個冰箱,冰箱上充滿一包包像'血包'的物體,就像醫院存放血液的血包

這些'血包'內不知是什麼物體,只知道內有不同顏色的糊狀物,詐看之下不像吃的,但'血包'上卻連接一個吸管,明顯是為人吸食而設。





少年隨手拿出其中一包'血包',心想著'血包'上沒有任何標籤,即使有可能只會是那些古怪文字。

把'血包'上吸管的蓋打開,用鼻子吸了一口氣味,沒有什麼異味而且也沒有什麼香味。

咕!咕咕!

肚子再次發出了飢餓叫聲。

雖然心裡有些抗拒,找遍了整個房間唯一像能吃的就是眼前這個'血包',把心一橫與其餓死不如吃下去吧,只能吸一口試試。

...

...





完全不知道是什麼,沒什麼味道,但感覺這是能吃的食物,總感覺飢餓感慢慢滿足起來。

呼!

雖然完全沒味道,但能醫肚又能補充水份,已經感到很滿足了。

飯氣攻心,明明剛醒了,轉頭又就睡在床上。

不知多久,少年在睡夢中醒來。

現在幾點呢!

拿出手機,手機上螢幕出現了蜘蛛網裂痕,但仍然能使用,只是保護殼就已經粉碎了。

“果然當初用近千元的保護殼就是有用。”

雖然沒有直接擊中,但終於經歷了這麼多跌跌碰碰,也不是開玩笑,本來已經覺得手機中已經是廢鐵,想不到竟然還能使用。

手機不在訊號範圍中。

...

“沒法上網的手機和廢鐵有差別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