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大堂之中,少年驚訝的發現,本來是一面牆身的某處,變成一道門。

當下什麼著了魔一樣,無他,不知時日地一直在不見天日之地,難免會想離開。

從門邊探頭望出門外,這一望不得了。

少年一直假想外面仍然是那條熟悉的大街,竟然離奇地變成一處山林之地。

這間酒店想送我到哪裡呀?人死後就會來到這裡嗎?





一堆問題正在少年腦子萌生出來時,卻被眼前的東西吸引著,一路跟隨的虛擬鍵盤走到少年面前360度螢幕再次從虛擬鍵盤之上彈出。

螢幕出現伴隨一件又一件的物件,物件多樣性有如一本厚厚的圖鑑,圖鑑之中的物體各個不同,用手不同劃著畫面,不同物件盡數飽覽於眼皮低下,當中有如路面尋常一般的石頭,有如粘性的一堆油脂,又有如果手掌大小的結晶,令少年當場笑了一聲的是一張平平無奇的石椅子,林林總總多的讓人眼花繚亂。

少年隨意點選其中一個物體,是一朵會著火的花。

花有如從螢幕中彈出來,如同數碼實體化般,但也有明顯分別,例如沒有重量,也沒有觸感,當然也沒有預想中的溫度,單純是一個螢幕所發出光體。

當少年用手指,接觸了其中一塊花瓣,然後再原本的整朵花消失,取而代之剛才那一片花瓣。





而事情不只這麼簡單,還有花瓣的多角度橫切面,而且有著一堆奇怪文字,若沒有握斷錯估,這堆文字應該是詳細解釋,不過少年完全看不明白就是了。

有了先前的經驗,駕輕就熟地按取消,返回到那個圖鑑,每個內容之物下方也有一堆數字,暫時不了解這些數字是代表什麼。

然後很快回到全白空間,準備利用全白空間的便利性,拿出多種用於探險之物。

當中有指南針,望遠鏡,還有房間中的一包包*血包*等等,還有便於攜帶以上物品背包,當然不少得就是防身武器。

由於對電池方便理解不太充足,所數碼實體化的物品只要需要電的用具,都大打折扣,不是不能用,就是持久問題,此時突然想起一句話,書到用時方恨少。





由於電的問題,少年也不敢任意地使用手機,因為電只會買少見少,少一點就少一點,不能再為其補充。

另一方面就是藥物的問題,沒有半點醫療知識,根本不能靠著全白空間制造藥物。

在有能力之下,帶備充足的物品,而且每一件物品都要深思熟慮,因為不希望自己胡亂使用全白空間制造物品時所需要的*能源*。

一人一大背包,腰間一把手槍,就踏出酒店。

隨之而來還有那個虛據鍵盤,它像有靈性般縮小自己,並依附在房卡之上。

離開酒店約十米。

少年回頭觀察,剛才自己一直所謂的酒店,從這裡看回去,眼前事物竟然是一片發霉並且溶溶爛爛的木制品。

假若從外面觀察,別說這間是酒店,不被說成是垃圾已經是抬舉。





一想到自己剛身處的酒店,外表卻是爛木頭,對這個*高科技*產物不知如何評價,以內心又多了一個迷題。

自己身處地點?

自己到底是何型式生存?

眼前這個高科技產物到底是什麼回事?

那個天劫又會是什麼?

最後到底自己魔咒又解除了嗎?

現在我又要去做什麼?





數百個問題完全沒有半點頭緒,只能見步行步,然後轉身,向山腳進發。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