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酒店大堂之中,少年驚訝的發現,多出了一道門,而這道門原本只是一面牆身。

看著這道門,當下著了魔一樣。

這不能怪他,一個人被困於不見天日的地方,難免會有離開的想法,現在終於能夠離開,已經不知道需要感謝誰。

好奇的從門邊探頭望出門外,這一望不得了。

原本逃亡過的大街,竟然離奇變成一處山林之地。





這間酒店想送我到哪裡呀,還是人死後都會來到這裡嗎?

一堆問題正在少年腦子萌生出來時,卻被眼前的東西吸引著。

一路跟隨的虛擬鍵盤走到少年面前,三百六十度的投影螢幕再次從虛擬鍵盤之上彈出。

螢幕出現伴隨一件又一件的物件,物件多樣性有如一本厚厚的圖鑑。

圖鑑之中有著物體各個不同,用手觸控畫面,不同物件盡數飽覽於眼皮低下,當中有著如路面般尋常的石頭,又有如粘性的油脂,又有如果手掌大小的結晶,令少年當場笑了一聲的是竟然一張平平無奇的石椅子都放入這個圖鑑之內,當中林林總總的數量讓人眼花繚亂。





從圖鑑視窗中隨意點選某個分頁,再選了其中一個物品,是一朵帶著燈籠的花。

這朵花有如實體般以立體投影的方式顯露在眼前,可惜的是這不如數碼實體化般真實,沒有重量,也沒有觸感,也沒有氣味,單純只是一個投射的影像。

只見少年用手指,觸摸其中一塊花瓣,然後螢幕拉近到那一片花瓣。

接下來可以看到還有花瓣的不同角度橫切面,而且旁邊還會出現酒店內文明的文字,若沒有推斷錯,這堆文字應該是詳細解釋物品的結構。

逐漸對這個系統了解,駕輕就熟地按取消鍵,返回到一開始那個圖鑑,每個內容之物下方也一串數字,暫時不了解這些數字想表示什麼。





知道了可以離開後,首要做的事情不是趕快離開,而是先回到全白空間,準備利用全白空間的便利性,打印出多種用於探險之物。

當中包括有指南針,望遠鏡,打火機還有房間中的一包包*血包*等等,還有以便於攜帶以上物品的背包,當然不少得還有防身武器,銀色外殼的手槍。

美中不足的是對電池原理理解不充足,數碼實體化是需要對物品理解充足才能打印出來,所以只要物品當中需要用電作為能源都會大打折扣,不是不能用,就是持久欠缺問題。

此時想起一句話,書到用時方恨少。

由於電沒法制造,電只會買少見少,少一點就少一點,不能再為其補充,自然不敢任意的使用手機和褲中的後備電源。

另一個問題就是藥物問題,身為普通人的他根本沒有半點醫學知識,根本不能利用全白空間制造藥物。

在有能力之下,帶備充足的物品,每一件物品都要深思熟慮,因為不希望自己胡亂使用全白空間制造物品時所需要的能源。

接下來一人加上一個大背包,腰間一把手槍,就踏出酒店。





隨之而來還有那個虛擬鍵盤,它像有靈性般縮小自己,並鑽入褲袋,依附在房卡之上。

“這麼方便嗎?。”

離開酒店約十米。

少年回頭觀察,想了解自己剛才身處的到底是什麼樣的建築物,出現在眼前的事物竟然是發霉並且溶溶爛爛的木制品,而且還穿了多個洞口,就像垃圾堆積如山一樣的廢棄物。

假若從外面觀察,別說這是一間酒店,不把它說成是垃圾已經是抬舉。

一想到自己剛身處的酒店,外表卻是爛木頭,對這個高科技產物不知從那方面評價,而內心又多了一個迷團。

自己現時身處地點在哪?





自己到底是生存還是已經死亡?

眼前這些高科技產物到底是什麼回事?

被追殺的原因?

到底那個隱形的手魔咒解除了嗎?

現在我又要去做什麼呢?

問題一波接一波,每個都毫無半點頭緒,只能見步行步,然後看著手上的指南針便開始出發。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