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怪城堡中,一名年約二十多的男子,身穿高貴服飾,身形端好,站在一房門前,焦急地來回踱步,其身邊還有幾個小女孩,看樣子應該是他的女兒。

不久後,房間傳來嬰兒哭聲,男子立即安心起來,並急不及待想沖入房間。

同一時間,房門打開,一名負責接生的女婦人笑容滿面走了出來對著男子說︰“恭喜皇子殿下,是小皇子。”

皇子殿下一聽到是小皇子,心情可以說是無比興奮。

“這次終於是兒子,哈哈。”





把身上的錢袋,一手把錢袋掉給接生女婦人,然後扭頭就進入房間。

女婦人接過錢袋,她不敢相信手中那一袋是裝著金幣的錢袋,她什至有懷疑錢袋內都是一些石頭,原因是這名皇子殿下風評一向以寒酸形容,用手輕輕一抖,金幣撞擊聲音打破她的懷疑。

由於在皇子面前打開錢袋是不禮貌行為,走到四下無人的一旁,在三確認四周無人情況下,終於打開錢袋。

袋中一個又一個金幣,嚇得差點拿不穩,眼前金幣數量是她一輩子都賺不到,更準確十輩子加起來也賺取不出這個數量,顯然皇子殿下喜悅程度並不是一般好。

皇子殿下走入房間中,看見剛生產的婦人抱著嬰兒,嬰兒面上還有一絲乾掉的血跡,身後女兒好奇地從房門的隙縫好奇地偷偷看進去。





把嬰兒抱起手上,笑容滿面並對著他說:“我的皇位靠你爭取了,名字決定好了,傑諾斯。”

....

事情起因都是老生常談原因,國王年紀越來越老,身體抱恙,要冊立下任繼承人,而他定立了一條繼承皇位條件,就是要有一名優秀的繼承人。

在古時繼承人重要性是和現代相比,可以說是完全不是一回事。

因為那些年代,人的壽命遠不及現代,約五十歲六十歲已經是稀有,主要問題是醫療,衛生知識,戰爭,飢荒等等問題。





而且那些年代保護血脈猶為重要,所以要找一個法定繼承人十分重要。

在古舊時,血脈代表那人的一生,貴族自出生的那一刻就是貴族,奴隸則永遠都是奴隸,可能在某些機緣巧合下有改變機會,但只有極少數人士有這個機會,可以想像為中樂透頭獎機率。

推行這個思想主要是因為富有的人為保自己地位,以及其後代,所以不論那個地方,都會推崇這樣政策,而在有權有勢的人都推崇下,其他的小市民當然不敢反抗,久而久之就變成一個規定,甚至納入法律之中。

這名皇子殿下稱格爾夫.雖然排行第二,但他僅只比哥哥格爾威慢了數秒出生,哥哥就比自己擁有特殊權利,嫡權,使父皇從頭都尾都只愛惜哥哥。

然而冊立繼承人條件定立了後,他們兩人不知是什麼原因,生下的都是女兒,國皇唯有在守舊派大臣強了反對情況下仍然修改了可以由女兒作為繼承人。

這裡的舊派當然是指保護血脈一派,因為女性所產出的永遠是男家的血脈,而不算是自己血脈,但也是無可奈何之下作出更改。

不過今天情況突然轉變,他有了自己兒子,自己就會得到眾多守舊派大臣支持,成為爭取皇位的一個極大籌碼,單單是小皇子已經可以扭轉局面,只要這個男孩不是笨蛋就可以了。

格爾夫對著傑諾斯開心地說:“我一定把你培育成比那個妖女更優秀的繼承人。” 





格爾夫口中的妖女正是格爾夫的大哥格爾威的女兒,芬里斯麗莎。

她是被譽為國家級天才中的天才,小小年紀已經掌握多種水元素術式。

要知道大部分人只懂得一兩種術式,而比較精英級術士也不超過五種術式,而這名小公主,凡看過的水元素術式都能透過反覆練習和研究而獲得。

正是這個原因所以另一派大臣才同意國皇更改女性繼承人的決定,可以說這個改變是為這個天才而更改也不為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