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士實驗由於通通失敗告終,格爾夫自然放棄這一條路。

但在傑諾斯體內的毒素一直潛伏體內,沒能徹底痊癒的他,偶爾會全身劇痛。

有一點特別的是不知毒素問題還是心理問題,他心臟經常傳出一陣陣與身體不同的痛楚。

轉眼間來到傑諾斯六歲那年。

父親憑著自己地位,安排他就讀一間貴族學校,那一間雖不及賢者學院名號偏布整個世界,但也算是國內一流術士學校。





由於格爾夫不想被人知道自己兒子是廢物,所以唯有親自帶傑諾斯到學校,並再三叮囑他隱姓埋名。

此事傑諾斯還以為父親重視自己所以才親自帶自己到學園,傻傻的開心了一點,那顆隱隱作痛的心好像因此得以一點舒緩。

正當父子二人出發去學院時,剛巧皇宮傳來消息,芬里斯麗莎成為賢者學院近百年來唯一一個以一級榮譽畢業生畢業。

收到這個消息,格爾夫經過這幾年開始平息面孔又出現那個冷漠眼神,輕描淡寫地對著傑諾斯說:“如果你是麗莎多好呢⋯。”

這個簡單一句話,卻比起他之前所受過的痛苦加起來還要痛,就像用刀子一刀一刀刻在傑諾斯的內心。





若果有透視能力,可會發現傑諾斯心臟之處竟然有一顆石頭,剛才的一句說話,竟然把一直埋藏內心的石頭表殼上出現了一條裂痕。

裂痕不停蔓延,一發不可收拾,直至整個表殼如風化一樣碎裂,原來那顆不是石頭,而是一顆有石頭表殼的種子,像得到足夠的力量開始甦醒,不過整個過程無人知曉。

終於來到貴族學校,傑諾斯心想擺脫了被當成實驗品的厄運,同時又不用聽到皇宮之中的流言蜚言,希望能夠展開新的生活。

然而他很快就知道,他這個想法是多麼幼稚,沒有最難過,只有更難過。

傑諾斯由於隱藏姓氏,除了某幾位高層外,沒有人知道他是皇室成員,加上他術式成績低下,在這個一流術士學院,他將會成為被欺凌的一方。





身為一流學院,當然重視的是成績,理所當然就會有入學試,這個入學試目的就是為了分班。

試場之中,有五個術式結構,五個結構沒有繁複圖案或文字,顯然是一些初級的結構。

仔細留意,五個結構有些少分別,表示每個結構所使出的術式並不相同。

用初級結構去作為測驗,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不但比發光石單純感應能量量值,還能初步測試測試者的術式理解和使用熟練度。

多名學生根源自己適性,分別到不同術式結構面排隊,不過有一點值得留意,每個結構所排的人數完全不同,有的顯然過少,只有二至三個,有的顯然過多,有百多個,單單一個年級的學生也是百多來個而已。

一名正在排隊的學生與身邊對比同年級特別肥胖和高大的學生大聲地道:“差利,竟然有人能弱成這樣。”

那位肥大肉厚的差利帶點嘲笑大聲道:“蛇子,你確定他是人類?”

聽他們語氣,名叫蛇子的那個學生,就像是差利的跟班一樣,對差利顯得恭恭敬敬,不是這到底表示貴族子女都是身教好還是差。





他們很明顯就是說著傑諾斯,由於傑諾斯排在他們前面,但一直不能施展出術式結構內的術式,導致後方的人等得枯燥,而且他所排的隊伍更是最多人員的那一條。

比起同學冷言冷語對待,父母的冷漠更為傷心,所以他已經不在乎別人對他的任何評價。

雖然如此,但是每次當他看到別人使出術式時,內心仍然會忍忍作痛,他每痛一次內心的種子就好像得到養分一樣,成長一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