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日城堡之中出現幾名黑袍術士,賊模賊樣,面目猙獰,身體各個部位有著奇怪紋身,這種樣貌和面上鑿著賊一字無異。

一臉高興招待著這幾名奇士格爾夫親自在馬車上招待他們,這類人士平日根本不可能走到城堡附近,更不會有人會接待,所以幾人顯得格外顯眼。

為了聲音不外傳,整個過程都用馬車護送,份外小心。

來到格爾夫的會議室。

傑諾斯雖小,但不是笨蛋,自然理解這幾名奇士是來的目的。





他見到父親十分友好的笑容,就如同以往看到自己這般,內心感到酸溜溜,不是痛又不是病,卻一直困擾著自己。

這到底是什麼感覺來?

第一日,這些奇士,從自己帶來的行李處,拿出一盒藥膏,聲稱這個藥膏可以少數地增加人類對元素感應的感覺,由於制作困難,所以不論成功與否也要一筆費用。

聽到這一番話,那個一寒酸皇子立即二話不說,一袋金幣放到奇士面前,以往這名皇子一毛不拔,現在視錢財如糞土般,奇士要求什麼,他就給什麼。

那些奇怪膏藥塗上傑諾斯身上後,皮膚開始出現紅疹,並且帶有灼熱感覺,痕癢得渾身好像被螞蟻走遍全身。





咬牙切齒地一邊忍著痕癢,一邊忍著灼熱感覺,並嘗試感應一下所謂的元素感應。

要告訴一個色盲的人,什麼是紅色,根本就是不可能,現在的傑諾斯正正就是那個色盲的人,不但沒有任何感應,並害得一身紅疹,要幾星期才褪掉。

格爾夫沒有失望,反而變得瘋狂起來,命那幾名奇士,繼續幫助傑諾斯。

然後一切在格爾夫推動下,實驗開始瘋狂起來。

這次奇士拿出一隻大蝎子,把小皇子和大蝎子關在封閉空間,透過困獸之鬥,激發人類潛在力量的方法。





然後小皇子被那隻大蝎子針了幾下,就暈倒在地上,雖然那隻大蝎子並沒有毒液,針也不算很痛,只是小皇子被嚇到暈倒在籠子,最後只好結束這個實驗。

另一次,竟然不用受皮用之苦,不過不要高興得太早,因為這次竟要生吃一隻腥臭無比的活青蛙,光是遠遠聞到那隻青蛙身上的黏液,就已經令人作嘔,不敢相信要吞下去的滋味。

無奈的是小皇子,他不求什麼,只希望父親變回昔日那個疼錫自己父親回來,一口就生生吞下那隻臭蛙。

吃過後,不但口中一直隱隱若若發出臭味,還要肚子痛了足一星期,休養期間父皇連一眼都沒有探望過自己,而母親雖然在照顧自己,但眼神充滿厭惡,唯獨幾位姊姊偷偷在空閒時真心探望自己。

好景不常,在病床才兩星期,又要被那些所謂奇士拿來做實驗。

這一次誇張得格爾夫也想了很久才同意,當然不是深怕兒子有什麼心理影響,而是怕兒子死去。

奇士所提出的方法是用七種顏色鮮艷的毒蛇咬遍傑諾斯全身,整個過程不但要受皮肉之苦,而且毒素隨血液游走,所到之處,皮膚表面發紫,並伴隨著劇痛,抽搐,麻痺,頭暈。

其後整個月連下床都做不到,對於傑諾斯唯一慶幸是這一個月來終於看到父親探望自己一次 。





每逄中午,他的幾位姐姐也會來探望自己。

大姐莫利一臉驕傲道,一手把手中食物盤推向傑諾斯一手擺弄秀髮:“這些我食剩的。”

口這樣說,但食物明顯動也沒動過,擺盤還在,明顯連說謊都不會。

二姐艾利一臉溫柔,不忍看著弟弟痛苦的表情:“我只會一點點止痛術式,不過完全沒有恢復作用。”

話後就雙手按在傑諾斯那些被毒蛇咬的傷口附近,慢慢傑諾斯一直忍著痛的表情得以緩釋。

三姐溫利一臉嬌滴滴,含羞答答:“這個...這個吊墜送給你呀。然後就躲到大姐背後。“

慢慢地傑諾斯從他的姐姐身上,找到那一隻曾經在父親面上的眼睛,他感到異常溫暖。





然而經歷千辛萬苦,百般折磨的傑諾斯,完全沒有一絲進步過,唯一期待姐姐探訪。

好景不常,在這個情況更加變本加厲,由於格爾夫經常招攬奇怪術士,紙包不起火,由傑諾斯不出席全民表演後,奇士就出現,很自然會把兩者聯想圯來,傑諾斯是廢人的消息開始流傳整個皇宮。

距離被毒蛇咬後的一個月,身體仍然偶有頭痛和抽搐,但勉強還能自己下床,他走到皇宮內的一處花園,他看到自己父親母親和自己幾個姊姊玩得相當高興。

使得傑諾斯內心頓時十分壓抑,他每每看到自己身旁的人隨意施展術式,自己卻不像是一個人。

可能有人會認為沒能使用術式問題不大,這是錯誤想法,正如每個人都有三隻眼睛,只有你有二隻眼睛,你就可想言之有多少人會排斥你。

他開始痛恨自己,反問自己。

為什麼自己沒有那該死能量?

為什麼自己一出生就要承受如此大壓力?





為什麼我不能像父親口中那個妖女是個天才呢?

這些問題一直在心裡糾結,由每隔數天想著,變成每隔一天,再變得每隔數小時,最後慢慢變成每一秒都想著。

我很妒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