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前面的蛇子面露狡猾陰險笑容,腦中構築一個術式核心,利用元素感應,把能量傳到核心之中,雙手漸漸泛起綠光道︰“這種蟲子就是要有一些不能磨滅的教訓才會長乖。”

話音一落,雙手一甩,兩道隱隱若若的綠光,正接向著傑諾斯眼睛發射,雖然綠光威力不高,不過眼球本來就是人體弱點之一,這種攻擊足以致盲。

被壓在地上,四肢不能動的傑諾斯,雙眼通紅看著那到綠光飛向自己,自己半點反抗能力也沒有。

呀!

雙眼被綠光擊中如刀刃一般切開,痛楚從四方八面直倦而來,痛得傑諾斯叫苦連天。





“不用玩得這麼大呀。”一旁的跟班也被蛇子舉動嚇了一嚇,原以為只是小打小鬧,想不到竟然會恨到打殘對方,幾位跟班他們只是一個小孩,看到血內心始終承受不了,立即鬆手走人,只留下傑諾斯痛苦的在地上掙扎。

“掙扎吧,掙扎吧,蟲子。”蛇子沒理跟班們的慌忙失色,在旁笑著道,他與差利自小就受到較'高質'貴族式洗腦教育,隨便玩弄虐待奴隸,自然見怪不怪,在某程度來說心理質素自然比一般貴族小孩高。

此時失去了視覺的傑諾斯,感到四周漆黑一片,這種黑不是平時的黑色,與閉眼的黑色不同,像無底的深淵,只有盲人才會看到的另一種顏色無助感覺越發強烈。

無助的他因為失去了視覺,身體為了適應,開始尋找另一種依靠。

聽覺?太難了,在這個吵雜環境之中連別人位置在哪都聽不到。





觸覺?太難了,只可依靠皮膚去感覺四周。

嗅覺就更加不用提了。

在視覺以外的另外四感之中根本找不到一種合適的代替。

身體像跌進一潭黑水,不但失去了視覺,眼睛的痛楚,遮蔽了其他感覺,全身只感到痛。

力量!





力量!

我想要力量!

我想要有他們的力量!

我想要有比他們強大的力量我就可以...我就可以擁有一切。

“你們都去死!”傑諾斯終於沒有以往的冷漠態度,變得十分激動,濃濃恨意使得在說出這句話時,竟然嚇得四周的人停頓了一下。

被嚇得停頓了的蛇子自然惱羞成怒︰“蟲子好像還未學乖。”雙手再次凝聚出綠光,蓄勢待發,準備再次攻擊傑諾斯。

在一潭黑水之中感到一絲暖意,在尋找這一絲暖意其間,劇痛感覺慢慢離開身體,並開始適應痛楚,換來了一種新的感覺。

這個暖意就像漆黑之中的螢火蟲,在傑諾斯內心之中卻像太陽,沿著那個曙光走過去,竟然有另一片新天地。





他竟然感到有一堆'顏色',的確是感到,因為眼睛已經失去,所以只能用感覺,他感到前面不遠處有兩股比較密集的綠光,而仔細去'看',綠光凝聚得像一雙手。

這是蛇子的手!

傑諾斯立即明白這種到底是什麼感覺,這是被稱為第七感的元素感應,是他一直以來也沒有的感覺。

由身體跌入黑水到感應到顏色整個過程對於傑諾斯漫長,但對於其他人來說連半秒都沒有。

這一刻他凝起和蛇子一樣的綠光,包圍著自己雙手和蛇子凝聚得一模一樣。

此時蛇子雙手一甩,把手上的綠光發射出去和上次過程一樣,與此同時,傑諾斯竟然做出和對方一樣的動作,雙手一甩,兩道綠光發射出去。

四道綠光互相碰撞,不但能量相同連發射角度也完全成鏡像一樣,所以剛好互相抵消起來。





傑諾斯終於明白沒能感應自然很難操控,正如要去拿起一隻杯,在沒有視覺又沒有觸覺情況下,即使杯就在不遠處,也可能一生都拿不起那隻杯,而現在他不但有元素感應,還有元素視覺。

現在的他可以直接'看到'那些元素,操控元素變得手到拿來一樣。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