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諾斯突然以相同術式去抗衡蛇子,這個動作不單只蛇子本人驚訝,整個課室內的學員都驚訝。

“他何時會用術式?”其中一個差利的跟班說道。

短暫驚訝,很快回覆清醒的蛇子不屑地道“那不過是風屬性最初級的術式,有什麼好奇怪,任何一個人都能使用啦。”

被蛇子解釋,眾人都像被點悟一樣,沒有再驚訝。

的確就像蛇子所說的一樣,那個基本上任何人都可以使用的初級術式,即使不是自己本命元素也可以使用。





但是在場人不知,蛇子卻發現其中問題,就是他自己本命屬性就是風元素,理論上本命元素使出的該元素的術式都會更為利害,除非兩者相差很多能量。

唯有用傑諾斯同樣是本命風元素來解釋,不過自己信心一擊下竟然被認為是廢物的對方同樣的一擊完全抵銷,這不就是打自己臉嗎。

相較以往,蛇子面上變得陰沉起來,心裡暗道“那就再試試你吧。”

對於剛才自己竟然毫無預兆下使出術式沒有感到驚訝的傑諾斯,他不但沒有感到喜悅,反而陷入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心情。

他為什麼能夠有跟班!





他憑什麼欺負我!

他只是一個狗屁貴族,我是皇族,我才是他要膜拜的人!

他不內心反反覆覆對於蛇子的不滿,以及妒忌蛇子所擁有的一切。

內心好像有一道聲音在侵蝕他的意識,向他發放不同負面訊息,使他意識開始模糊。

與其妒忌他,不如搶了他一切。





你已經有力量了,搶奪他的一切,就不需要再妒忌他了。

多個聲音不停在腦中迴響,使他得出了一個結論。

“不要妒忌別人,只要別人妒忌。”

只要殺了他,就能把他所擁有的一切搶過來,內心好像會舒服一點。

與此同時,對面的蛇子正在腦海中刻劃術式結構,雙手綠光仍未凝集起來,突然透過元素感應,感應到前方有他所使用一樣的元素氣息。

這種感覺他自己從沒有試過,因為每人所使用的習慣,術式結構,核心等等都會有種微妙的不同。

而他現時所感到的是和自己所施展術式不論濃度,形成綠光先後次序,所用的核心都完全一模一樣。

一切不能解釋,令他有所遲鈍,說時遲那時快,一雙綠光直迫他雙眼,他想反應,但根本來不及。





眼前的影像好像被斬開一半,視覺上畫面中間有一條裂縫,而且裂縫中慢慢滲出液體。

在蛇子想攻擊傑諾斯前,後者已經向他發射出綠光,並且直指前者的眼睛。

“好痛呀,好痛呀,救我呀,差利大哥。”按著自己雙眼,跌跌碰碰的倒在地上並且一邊呻吟。

傑諾斯慢慢走到蛇子身邊,在他身上找回吊墜,然後聲音又再次響起。

差利是一切的罪魁禍首,只要把他幹掉,你父親就會另眼相看。

一旁的差利雖然有點錯愕,不過也很快回復,嘴角微微上揚看著痛苦的蛇子︰“一個廢物都搞不好,別叫我大哥。”,話後望向傑諾斯︰“原來一直隱藏自己實力,不過打狗都要看主人,你這樣我只好教一教訓你了。”

話後腦中構築一個術式核心,然後雙手按在地上,地上開始出現一個個尖刺,由差利身上向著傑諾斯慢慢延伸。





閉著目的傑諾斯轉頭用感應'看'著差利,他'看'到對方有一股啡色的氣體圍繞著地面,然後那個氣體慢慢把地型改變,這道術式所發出光芒比綠光有過之而無不及,明顯差利能量比蛇子高出不只是一點半點之差。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