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車上,少年顯得尷尬,既不知此地禮儀,到底什麼能做什麼不能做,半點概念都沒有,幸好這名老者旁的小女孩一直纏繞著自己,氣氛得以緩和一些。

在馬車回城堡的短短路車之中,少年唯一能做的就是逗樂小女孩。

用餘光打量老者,身穿極為古舊款式的裝扮,能聯想到的只有西裝。

這裡所指的當然不是現代西裝,而是有著一定程度和中世紀歐洲的貴族衣著。

老者一頭啡紅的頭髮夾雜著蒼白銀髮,留有紳士般的鬍子,個子不高,目測應該已有六十歲的高齡。





不過從舉止到衣著都沒有老態龍鍾的感覺,反而感到威嚴和隱重的感覺,他的地位應該就是領主了吧。

小女孩,個子不高不用話下,她有著可愛粉紅色的迷你連身裙,長著與領主相同啡紅的頭髮,一看就知道遺傳自那裡,不過最突出莫過於那雙水汪汪的眼睛尤其惹人憐愛。

旅程不遠,好歹只是近著城堡,很快就回到城堡之內,領主剛下馬車就首先命人帶領少年到待客廳室等待,而他自己就為剛才小規模綁架事件中的傷者作安排。

剛進到城堡內,就感到有點奇怪,明明原本從建築外表看上去整座城堡像新的一樣,美輪美奐,談不上雍容華貴但簡樸得宜。

城堡內就變得兩回事,很多物件都顯得格外破舊,例如櫃,桌,椅,像用了數十年一樣都不曾更換,加上日久失修的樣子。





不過雖然這裡有著大量奇形百怪的物件也好,都未入少年的法眼。

主要原因便是手中的魔法石板,作為剛來到魔法世界的現代人,最想的理所當然是了解魔法奧秘,這點應該無人能否認。

小心翼翼地拿出石板。

這塊石板的外形是一個長方形薄板,體積不大不小,剛好像某個水果品牌的平板電腦,唯一不同之處只有厚度,當然前者比較厚就是了。

石板的正面被刻上多個圓符號,一環扣一環,錯綜複雜。





不單如此,每個環內有不同符號或者是當地的文字,總的來說以現代人的眼光這個絕對是與魔法陣脫不了關係就是了。

少年急不及待,立即試試發動石板內魔法。

不久就遇上問題,到底要如何發動呢?石板上只有被刻上的符號,並沒有任何開關按鈕,更不可能有說明書附送,即使真的有說明書都不能看明白當中的文字。

在腦海中翻出,所有有關魔力的漫畫動畫方面的知識︰“既然真的如漫畫動畫他們所說有魔法的存在,那用他們的邏輯應該是正確的吧,反正來來去去都是說把魔力注入其中,什麼靠著想象等等,應該不難吧。”

試了一次,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這一次試試改用閉上雙眼,通常漫畫動畫的主角第一次學習使用魔法都是這個模樣,而想了幾遍後張開雙眼,果然還是沒有任何事情發生。

即使知道眼前這是一塊魔法石板,依賴的是魔力作為能量,但身為現代人的他怎會能懂得釋放魔力之類的方法。

沈思過後,思考不如身動,就用不停嘗試催動身體任何力量,任憑他又唱又跳,整個石板依舊毫無反應。





...

什麼鬼魔力?我那裡能找點魔力施展出來呀,還是掉到地上時被摔壞了呀。

很明顯現在的少年接受不了自己沒有魔力的事實。

正當少年全神貫注在研究石板的時候,突然一把小女孩聲音傳入過來。

  “哥哥,你在做什麼呀?”從聲音還能聽出還帶點奶音。 

“還能做什麼,明顯是研究這塊魔法石板囉。”埋頭苦幹的研究石板,已經對身邊事物麻木起來,連有著明顯的遺和感都發現不了。

想了一想,“等等,剛才是不是有人和我對話?”頓時才想起自己身在異鄉,怎會有人會自己的語言,立即四處張望,試圖找出對方。





他不停轉身,想找出聲音源頭,然而可怕的是聲音是從四方八面傳到男孩耳邊,根本找不到源頭在哪。 

此刻心情異常興奮,在這個陌生世界,終於找到一人能和自己溝通,這份喜悅,可能世上沒人能明白。

在尋找的過程中,終於在待客大廳處發現某一扇門的門隙有雙水汪汪的眼睛看著自己,一看之下原來這小女孩竟然是剛才馬車上的那個小女孩。 

其實小女孩從馬車下來後就已經一直偷偷跟著少年,並躲在待客大廳的門後偷看,然後看著對方滑稽的樣子拿著石板又唱又跳。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