棒形圖中的能量終於有上升的趨勢,少年不安情緒得以平息。

“還好,如果浪費了兩個投擲武器都沒有改變得話,我會心痛死了。”

在少年看著螢幕同時,領主同樣也看著那個螢幕,感到十分新奇忍不住問道︰“這是什麼?”

雖然聽不明的語言,但根據對方肢體動作,少年明白對方想問關於螢幕問題心裡同時產生出疑問︰“通常穿越者不是會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嗎?為什麼他都能看得到?”

這個思考很快就斷開,然後嘗試用自己母語回覆︰“我也不知道。”





領主聽到對方的回應,面部露出錯愕表情,重覆對方的話語夾雜著自己的口音︰“我也不知道?”

二人你雞同鴨講,完全搞不清楚對方想表達什麼,即使少年使出八國語言,對方同樣不明白。

過了不久,在樹林之中看到山賊已經徹退,少年便帶著領主穿出樹林。

四處尋找領主的路易斯,看到樹林在三個人的身影,其中兩個當然是熟悉身影,二人之外的另一位是完全不認識的異鄉人,。

為什麼他一看就知道是異鄉人呢?看到黑髮黑曈就十分明顯了。





經過剛才戰鬥使到他異常緊張,隨即舉劍指著少年,劍身綠光隨即而置,正準備攻擊之際。

“住手!他是救命恩人。”領主大叫一聲。

聽到領主命令,路易斯立即收劍,並單跪下雙手拓著劍身遞向著領主說︰“姪兒保護不力,令領主失望。”

領主擺擺手,然後走到路易斯身旁,手輕輕搭著他的肩膀︰“你還年輕,只要僅記這次失誤,將來不要再犯就好了。”

聽到領主沒有把事情遷怒於自己道︰“我不會再辜負你對我期望。”然後抬頭看到領主點了點頭。





一邊感到自己有些僥倖,一邊又感到自責,心情既複雜又矛盾,想找個渠道發洩這種心情,就看見遠處少年心道︰“竟然被這種下民完全保護領主的工作,我身為貴族面子何存。”

此刻與他們離了一段距離的少年,眼尖的他發現迪爾遺留下來的石板,趕緊拿上手研究。

“這就是魔法道具嗎?”

正當想趕緊嘗試使用時,身邊出現了幾名男僕人,他們正是剛才擋在馬車前的幾人,幾人可能受到領主吩咐知道少年不懂這地語言所以沒有出聲,用肢體語言示意少年上馬車。

對於眼前幾位所用的肢體語言不禁嘆息︰“即使自身和此地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文化,肢體語言卻相差無幾?”

少年看向馬車處,領主已經讓出一個空位,邀請著自己,由於文化差異隨時得罪別人,所以根本不想在此地與人有過多交際,隨時惹禍上身,不過此時不上馬車反而更加惹事,所以只好跟上去。

剛踏上馬車,就察覺旁邊拿著銀劍的隨從用酸爽的眼神看著自己,身為現代人的他看過無數劇集,動畫,很自然了解到這個眼神代表著什麼意思。

內心表示︰又不是我想上車呀,你別這樣好嗎?我比你更想我離開這裡呀,騎虎難下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