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合格,推動術式太慢,而且依靠的是術式結構下才能使用火元素,若果單純是靠自己本身的術式還可以考慮給你最低級的暗灰章。”

聽到評核對自己的狠評,那名測試者失望地離開。

“下一位。”

第二位測試者比上一個測試者年紀大一些,他沒有走到測試台上,反而走到測試台旁邊放滿一個個發光石頭。

雙手按在當中其中一個約籃球大小的石頭之上,石頭立即發出耀眼的光芒。





“很好,發光石滿光,單論自身能量已經符合亮綠章要求。”

此次的測試者非常滿意自己成績,高興地拿著冒險者徵章離開。

“下一位。”

這次是女性測試者,她走到測試台前,在沒有使用任何魔法陣(術式結構)的情況下,直接把手按在地上,場地某處約數粒碎石被喚召起來,變成暗器一樣飛到數十米外的其中一個假人,威力沒有想像中之大,不過已經有成年人幾個重拳的效果。

教官拍了拍手給她徽章:“ 很好,完全沒有任何輔助之下就能做到如此效果,很久沒見這種級數的新人,給你藍章,繼續努力呀!”。





女測試者面不露色,接過冒險者徵章後冷漠的離開,不知滿意還是不滿意。

“下一位。”

...

“下一位。”

左望右望一眼,發現測試者隊伍只剩下自己的LL,沒想到這麼快就到自己唯有硬著頭皮的走上前,在走到測試台前之際,突然被身邊一名年約三十四歲身穿管家服裝的男子擋著去路,然後後方的隨從竟然用風魔法揮出紅地毯,把滿是沙塵的路上硬生生的開出一條星光大道,好讓自己的主人走到測試台。





“用不用這麼大牌場呀。”LL心裡想著。

然後一名年紀約十七歲,金髮碧眼,一身白色西裝,上衣戴上一堆配章之類,慢慢的從紅地毯道走出來。

從他的步姿看得態度極為囂張,彷彿希望所有人因為他而羨慕又妒忌。

他的出現,身後莫名引來了一大把觀眾前來,本來整個測試場地只有考核官和測試者,突然畫風一轉,變成某個巨星的演唱會一樣。

走在紅地毯的主人慢慢的走向管家身旁問道:“ 為什麼看不見伊高領主?”

管家:“ 傑諾斯大人,請息怒,伊高領主那邊傳來了消息,他們在出發期間被山賊伏擊,恐怕不能前來欣賞大人英姿,小人替他們感到可惜。”

“哼,被幾個區區山賊就擋住去路,難怪伊高領地這幾年在奧術會一直被吞併,真是廢物。”

“ 大人所言甚是。”





 站到測試台的傑諾斯向著四方八面前來的觀眾道:“今天就讓你們見識甩識到底什麼叫作天才,你們儘管妒忌吧。”

現場的觀眾隨之為叫囂,女的心花怒方,男的醋海翻波。

有些是被熱鬧場面所吸引來的觀眾不知此人來歷細聲的問旁邊的人道:“他是誰?為什麼這麼囂張?深怕別人不認識他一樣?”

身旁一名好像有點閱歷觀眾立即掩著問話那人的口:“你竟然連傑諾斯大人都不知道?他可是現時最有可能成為芬里斯帝國之主的人。”

問話的觀眾立即驚訝起來發問:“他就是被喻為芬里斯帝國的新天才?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你搞笑嗎?來這裡還有別的目的嗎?”

想了一想明白了其中意思︰“為什麼一個快要成為皇的人竟然還要領公會徽章?這不是多此一舉嗎?”





“看來你是伊高領地的子民。”

“是呀。”

“唉,算了,不怪你,帝國其下七大領地中最窮鄉僻壤之地,消息不靈通也算合理。”,然後再自豪地道:“現時最有可能成為帝國下一任人除了傑諾斯還有一名成員,她就是同為天才的麗莎。”

“慢著,我記得爭王的不是他們,為何改了他們二人?不應該是他們二人的父親嗎?”

“你們這邊的消息到底有多落後呀,幾年前格爾夫和格爾威兩邊黨派都勢成水火,雙方都據理力爭,原因是兩派各自都認為他們那邊才是培育到優秀下一代,內戰隨時一觸即發,事件使到現任皇帝一直猶疑不定,不敢退位。現在這兩名孫子都已經成年,他們兩個力量明顯都比各自父親大,所以爭王令人選自然落到他們二人手中囉。”

“那與他要拿公會徽章有何關係?”

“你是真笨不是裝出來。”,解釋得開始不耐煩︰“那我問你一個很簡單的問題,麗莎背後的勢力是哪一方?”

“…嗯…好像是賢者學院。”...“哦,我明了,因為麗莎背後有賢者學院作後台,所以傑諾斯也要找個硬後台,所以就來找公會會長。”





“還算你有點見識,雖然整個版圖已經落入帝國之手,不過即使如此還有比帝國更為強大的勢力,當中最強自然是賢者一派,賢者一派由賢者所傳承下來,是最為接近賢者的一族,基本上可為最強,不過他們沒有要成立國家亦無這個意思,而能與之抗衡的自然只有公會,有著眾多實力派的冒險者,還有公會會長這個怪物。”

“原來如此,多謝指教,敢問貴兄見多識廣,不知你是不是剛才提及的其中一派呢。”

那位一直負責解答問題的觀眾紅著面撓撓頭︰“我是鍊金術士一派。”

一直問問題的那名觀眾突然變臉,一臉厭惡地道︰“拿錢不做事的那一派?”,不停向地下吐口水“我吐吐吐。”“和你說話是我一生中的污點。”邊說邊做著不雅手勢的離開。

那名鍊金術士搖了搖頭,好像已經見慣的默默忍受。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