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合格,推動術式太慢,而且靠術式結構才能使用火元素,若果不靠術式結構還可以考慮給你鐵章。”

測試者失望地離開。

“下一位。”

第二位測試者年紀比上一個大,這次測試者沒有走到測試台,反而走到測試台旁邊的一約籃球大小的石頭,雙手按在石頭之上,石頭立即發出耀眼的光芒。

“很好,發光石全滿,單論自身能量已經符合下位銅章要求。”





此次測試者非常滿意自己成績,高興地拿著冒險者徵章離開。

“下一位。”

這次是女測驗者,走到測試台前,她沒有使用任何魔法陣(術式結構),直接把手按在地上,場地數粒碎石像被喚召起來,變成暗器一樣飛到數十米外的其中一個假人,威力不大,不過已經有成年人幾個重拳的效果。

教官拍了拍手給她徽章:“ 很好,完全沒有任何輔助之下就能做到如此效果,很久沒見這種級數的新人,給你上位銅章,繼續努力呀!”。

女測試者面不露色,不知滿意還是不滿地離開了。





“下一位。”

左望右望,此時測試者隊伍只剩下LL,唯一硬著頭皮走上前,正走到測試台前之際,被身邊一名老管家擋著去路,然後讓自己的少主走上測試台。

這位少主,年紀約十七歲,金髮碧眼,一身白西裝,上衣戴上一堆配章之類,從他的走路姿勢看得態度囂張而且眼神充滿著陰暗,其眼神陰暗得像從地獄爬出來才能擁有。

他一出現,身後莫名出現了一大把觀眾前來,原本整個測試場地只有考核官和測試者,突然畫風一轉,變成某個巨星的演唱會一樣。

這名少主問管家:“ 為什麼看不見伊高領主?”





管家:“ 傑諾斯大人,請息怒,伊高領主傳來消息,他們出發其間被山賊伏擊,所以不能前來欣賞大人英姿,我替他們感到可惜。”

“哼,被幾個區區山賊就擋住去路,難怪伊高領地這幾年一直被吞併,正廢物。”

“ 大人所言甚是。”

 站到測試台的傑諾斯向著四方八面前來的觀眾道:“今天就讓你們看什麼叫做天才,你們儘管妒忌吧。”

有些不知此人來歷的觀眾小聲地問旁邊的人:“他是誰?這麼囂張?”

身旁一名有點閱歷觀眾立即掩著問話那人的口:“你連傑諾斯大人都不知道?現時最有可能成為帝國之主的人。”

問話的觀眾繼續發問:“為什麼快要成為皇的人要領冒險者徽章?不是多此一舉嗎?”

“你是伊高領地的人民?。”





“是呀。”

“唉,算了,不怪你,帝國其下七大領地中最窮鄉僻壤之地,消息不靈通也算合理。”,然後再自豪地道:“現時最有可能成為帝國下一任人選有兩位,一名是傑諾斯一名則是麗莎。”

“何時改了他們?不是他們的父親嗎?”

“你們到底有多落後呀,幾年前格爾夫和格爾威兩邊都勢成水火,兩派大臣都據理力爭,原因是兩派各自都認為他們那邊才是培育到優秀下一代,戰爭隨時一觸即發,事件使到現任皇帝一直猶疑不定,不敢退位讓賢,現在兩個皇孫都已經成年,他們兩個力量明顯都比各自父親大,所以爭王令人選自然落到他們二人手中囉。

“那與他要拿公會徽章有何關係?”

“你是真笨不是裝出來。”,解釋得開始不耐煩︰“那我問你麗莎背後是那一方。”

“不就是賢者學院。”...“哦,我明了,因為麗莎背後有賢者學院作後台,所以傑諾斯也要找個硬後台,所以找公會會長。”





“唉,現在才明,前幾年整個版圖已經落入帝國之手,不過即使如此還有比帝國更為強大的勢力,當中最強自然是賢者一派,賢者一派由賢者所傳承下來,是最為接近賢者的一族,不過能與之抗衡當然是公會,有著眾多實力派的冒險者,剩下還有教會和商會兩家,最後就是七大領主,他們必須要拉攏幾方增強勢力。”

“原來如此,多謝指教,敢問貴兄見多識廣,你是不是剛才提及的其中一派呢。”

那位一直負責解答問題的觀眾紅著面撓撓頭︰“我是鍊金術士一派。”

一直問問題的那名觀眾突然變臉,一臉厭惡地道︰“拿錢不做事的那一派?”,不停向地下吐口水“我吐吐吐。”“和你說話是我一生中的污點。”邊說邊做著不雅手勢的離開。

“我X你XXXXXXXXXX。”鍊金術士動用對方全家問候以作回應。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