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人跡罕至的測試現場變得人聲鼎沸攘來熙往,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會聚在同一個人身上。

那人昂首闊步,沿著地上的紅地毯一路走到測試台前。

現在環境不斷傳來歡呼聲,當中夾雜著討論聲音,不知道在討論什麼。

就在短短的瞬間,在那個稱為傑諾斯之人面前突然出現幾團光芒,當中有紅光,有黃光,有藍光,有綠光,有啡光。

與其他人不同,整個過程他沒有任何動作,雙手插進褲袋,彷彿控制這些光團是無比輕鬆之事,與之前的測試者有著明顯的差別。





旁邊的評核員能做的只有目瞪口呆,心道︰“同一時間竟然能夠操控著幾種元素,每團光芒無論大小形狀都是一模一樣,這表示五種元素控制比例達到完美,他的元素操控在我見識之中可謂史無前例。”

正當大家以為這樣的表現已經結束,只見傑諾斯嘴角上揚,帶著不屑之意。

另一邊輕鬆操控著五種元素,以旋轉形式把五團光以旋渦方式混合。

旋轉的速度慢慢加快,現在環境的物品開始被那個旋渦所吸引,並引來大風。

現在觀眾嘩然四起,頭髮被吹得歪七扭八。





不知是否因為五種顏色旋轉得太快令視覺出現色差,還是光芒真的變色,幾種光芒竟然變成黑白二色。

速度還未達到上限,光團還有繼續加速之勢。

加速,加速,再加速。

強大風力只增不減,在場的觀眾看著旋轉二色,開始看得頭昏腦脹,加上現在環境大風所致,身子比較弱的恐怕會暈倒在地上。

仔細觀察旋渦的中心點,每當黑白二色進入到那個中心點就會被磨滅一點,很快在急速旋轉下,就完全煙滅,剛才如幻象般消失,整個過程其實不足十秒。





圍觀的群眾由剛開始測試時鴉雀無聲,慢慢變得氣氛凝重,繼而比那手操作看得目不轉睛,目瞪口呆,最後到整個測試過程結束後,全場掌聲四起,並等待評核員的評價。

那名評核員已被傑諾斯的元素操控嚇得驚魂未定,越強的人才會明白剛才究竟出現了多少個不可能,身為評核員眼光自然不比普通人差。

直至旁邊的老管家咳了幾聲提醒旁邊的評核員,他終於回過神來並宣佈道︰“我完全沒有資格去評定剛才的操作,這種連術式都不算,僅僅只對元素控制威力已經可以與作戰級術式比較,若果冒險者徽章有比菁英級更高的話,我絕對會給出菁英之上,但我並沒有這樣的權力,我先知會一下公會分部長,大家稍等一下。”

當聽到菁英級徽章全場嘩然,不過某些觀眾開始質疑︰“竟然是菁英級,全國公會菁英只有三人,前兩人實力已經是公會長級數,而且有著無數優秀的戰績,才能到達這個位置,而評核員竟然說是菁英之上,他怎能單憑一次考核就直接上到這個級數?”

有質疑一方自然有著支持的一方︰“他剛才所展示出來的只是值值的元素控制,連術式都未能稱得上,我想即使稱為最強的賢者學院內都未必有學生可以做得到同樣的技巧,加上他是同一時間控制五種元素根本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與之媲美可能只有賢者本人,拿到這個級數我認為實至名歸。”

觀眾你一言我一語的期間,評核員看到公會分部的會長從觀眾之間走了出來。

“能同一時間竟然能夠操控著幾種元素,這個徵章你值得擁有。”手中拿出代表著公會最為神聖的菁英冒險者徽章,並雙手奉上。

那位公子哥兒沒有在意在場人士說什麼,他需要的已經得到,那便是眾人的羨慕和妒忌,他從公會分部會長接過菁英冒險者徽章,並擺了擺手,一旁的管家立即拿出一個盤。





這個盤充滿著高貴色彩,大紅大紫,高調無比,上面用一塊紅布蓋著。

紅布一開,那裡存放著七個菁英冒險者徽章,仔細觀察各個徽章都畸有不同,分別代表六個領地的分公會,還有一個是代表總部公會。

傑諾斯把剛才接過的徽章,高調地放到最後一個凹位,終於齊集了八個菁英冒險者徽章。

其實擁有一個和多個並沒有任何分別,完全沒有必要拿八個,這不是寶可X,所以這個操作根本目的就是炫耀。

興奮不已的管家︰“恭喜公子已經完全齊集一套。”

“有什麼值得恭喜,這根本是輕而易舉之事。”話後轉身就離去,在場的觀眾隨之散去,跟隨傑諾斯的步伐,有如追星一樣。

評核員正想跟隨大家的步伐時發現評核的工作還未完成。





“咳,下一位。”說話的態度明顯略為不滿,其潛台詞擺著一副此人阻礙老子膜拜大神一樣。

看完剛才的魔法秀,LL頓時感到壓力很大,因為對他而言這不單是測試魔法,更是第一次試用魔法,加上在場還有未散去部分的觀眾,好像還想下一輪看表演。

“剛才那個囂張小子這麼誇張,我現在上去不就是充當笑話?即使我像第一個測試者變出打火機般大小的火來,與剛才形成強烈對比,都只會被比下去,但現在最大問題我連這點火都不會變出來。”LL心裡吶喊起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