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賊憑人數以及主場優勢,不消片刻,黑袍術士全數經已落入到山賊們的手中。

眾黑袍術士已經被埋了半個身體到泥土之下。

“大哥,別殺我,我是一名火術士。”眼見勢色不對勁,黑袍術士的隊長大喊求饒。

“呵?這麼巧嗎?我們正想找個火術士。”山賊頭領迪爾眉頭一皺,以一個玩笑語氣回應。

看到對方反應,好像是需要找一名火術士為他們工作,不過這是合理,火術士本來就是比較稀少而且很實用。





“是真的,你看看。”然後很快就使用出手指尾般大小的火焰。

“真是哦。”看到了那絲火苗後,面色開始陰沈起來。

就在確認了那個是火術士後,某個山賊很快把他從泥土之下掘起來,並且把他與其他黑袍術士分開。

這名隊長被帶離時,還感自己還有一點幸運,自己竟然是火術士,所以對方才會留自己一命。

不過很快他就意識到不對勁,因為眼前出現的是一個又一個手上拿著各種石頭,粗大的樹幹等等的山賊圍著他,面上露出一張滿懷邪惡的笑臉。





“想不到你竟然燒完一次又再來一次,你當我們很好燒嗎?。”

“你為什麼說個又呢,我們之間是不是有點誤會呢?”

“別理他吧,打了再說。”

“等...。”連等等都沒來得切說完,就被一輪毒打,還故意吊著他的命子,好讓下一次再虐打。

片刻後,山賊散去,留下一個臉被打腫了發紫倒在地上昏迷的人。





而其他黑袍術士很快就被處理掉。

不久後,一名黑袍術士終於到達樹林之中,此人正是第一個跟不上大隊的那名黑袍術士。

他憑著一點點的發光石的足跡,很快就找到已被解決的同伴,他驚得面色蒼白︰“對方只有一人竟然都...。”想到這裡二話不說逃離樹林,返回傑諾斯的隊伍,並報告事情經過給管家。

報告當中略很多不必要的內容,例如自己因力氣不足錯過了跟不上大隊,還有加添自己不知道的過程,例如對方那把銀色的道具有多強,一把手就全軍覆滅等等,各種加鹽加醋等等。

雖然管家沒有什麼控制別人心智的術式,但經常在這個虛偽貴族圈子生存,老練目光總能看穿一二,那些是真那些是假,心裡有個底,眼前這個人身上衣袍如此光鮮,連個破爛都沒有,完全不像經歷過他口中所說的大戰。

聽完對方的報告後,面不改容,根本看不出他內心思考著什麼。

前來報告完畢後,黑袍術士就退下,當他背著管家離開時,管家就命令身邊的另一個黑袍術士,並且做了一個滅口的姿態。

事情告一段落,LL那邊放下心石大頭,原以為用借刀殺人方式很容易,竟然差一點就成為刀下亡魂。





緊湊的神經終於放鬆下來,倦意一擁而上併帶著嚴重頭痛,連走路都前仆後繼。

原本打算返回酒店睡只能被迫放棄,隨意找個草叢就躺了下來。

...

而時間回到稍早一些。

伊莉絲獨自回到城堡,把事情始末報告給了伊高領主,領主知道事情後,安撫她後便派人到附近尋找LL。

時至深夜,領主所派的一行人搜索無果,把壞消息帶回到城堡之中。


“爺爺,哥哥會不會有意外?”聽到壞消息的愛倫愁眉深鎖地問著領主。





“不用擔心,哥哥他一定平安無事。”安慰了愛倫後,就命人帶愛倫回房休息。

同樣收到壞消息的伊莉絲整天神不守舍,望天打掛,內心一直責備自己。

完成一天的工作回到房間,
寢食難安,溫柔善良的她,深怕自己的事連累LL,躺在床上徹夜無眠。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