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中了嗎?”水元素感應的黑袍術士透邊同伴問道。

“沒呀,還說什麼必殺術式,我現在還感應到他不停在四處逃走,看來發現了我們知道他的位置,快跟上他。”

“沒可能我的術式很利害,沒人能發現到的。”

“那現在為什麼目標人物還活潑的走來走去?只會吹噓。”

“我怎說都是奧術會射擊冠軍,實力會低嗎?”





“就是現在的年輕人,連戰爭洗禮都沒嘗過,用那個兒戲的奧術會比試。”

“好好好,這次的確是我失誤了,現在要通知其他人嗎?”

“別,我捉上那個黃毛小子然後自己邀功,我早看不順眼那個隊長,功就他領 事故就我背。”

“對,他持著自己會用那一點被手指尾還細的火術式就經常擺著臭臉,明明術式比起我們任何一個都差,真看他不順眼。

...





另一邊廂,心有餘悸的LL,大口大口喘著氣,他不是跑得辛苦,而是還被剛才那一擊亂了心神,亂了呼吸節奏。

這完全出於本能的反應,即使他本來就不怕死亡。

“這時不能使用槍械,因為槍聲只會吸引到更加多的黑袍術士,而且他們是分散行動,所以證明了他們這個魔法是需要一定距離,換句話就是只要保持距離他們就不能發現我,和上一次被山賊發現情況有點相似。”心裡一直打著算盤。

身上唯一武器被限制著,並決定之後要做一把冷武器。

憑著剛才第一次被發現的距離,LL每次都故意遊走在那名探測員的極限距離,一步一步引著他們。





很快又走到這個地方,山賊窩附近不遠處。

“又害你們一次了,欠你們的人情有機會再還。”說罷後故意在附近制造大量聲音,引起了守在山賊窩門口的山賊們注意,並點燃火柴到附近草地,引發一場小火災。

早些日子被燒光糧食的山賊,對火焰特別憎恨,不遠處看到有燒焦味立即警剔起來。

然後立即注意到有遠處有發光石發出的光芒,必定是有術士在附近,而且根據亮度,明顯是在使用術式。

守著門口的山賊野兔立即通知所有人員,並帶同所有人員走到煙霧之處。

其中一名山賊貓頭鷹走到去火堆面前說道︰“我就估到上一次失火是人為做成,明明火這麼難生產的。”

“快全部人把整個樹林搜出敵人。”身旁的山賊貓爪說道。

用著水元素探測的黑袍術士突然面色蒼白起來,身旁的同伴問道︰“你面色怎麼回事?”





“我突然感覺得有越來越多人進入到我的探測範圍。”

“這個時間怎會有這麼多人在山頭走,可能是對方用術式擾亂。”

“別傻啦,他們一定是人來,那個臭小子搬救兵了,快叫人來幫手。”

聽到同伴命令後,就利用發光石打出暗號,要求同伴前來救援。

正所謂遠水不能救近火,他們二人早已經被山賊們圍得死死的。

眼見對方人多勢眾,只好舉手投降,並等同伴救援。

不過理想可以很美好,現實卻十分賤酷,那個山賊頭領迪爾出來對著那位水元素黑袍術士道︰“想等別人教你嗎?這種救援暗號竟然這麼多年來都不改嗎?”笑了一笑別對身後的兄弟道︰“準備好陷阱,一網打盡。”





“這次完了...”水元素黑袍術士面色蒼白道。

“不用擔心的,他們只是山賊,我想交個贖金就可以了事吧。”同伴安慰著他。

“別傻了,你看他們所掛旗幟。”

同伴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這...”眼前是一面昔日已經被吞併的國家的旗幟,自己性命岌岌可危。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