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隊長,怎麼辦,他那個道具威力太恐怖了,我們根本近不了他。”奇士A慌惶失措起來。

砰的一聲巨響。

驚得奇士們又再掩著耳朵,回過神來,發現其中一名奇士已經倒臥在地上,身上出現一個血洞,血流不止,已經沒有生命跡象。

砰的一聲,再一次出現巨響。

又有一名奇士倒下來,整個過程他們完全沒有任何回擊手段,連對方在哪個方向都不曾知道。





“你們全部都用土牆,一步一步進逼,我就不信他一人能量比我們都多,我回去拿披風偷襲他,你們一定要阻止他,不要給他逃走。”隊長原本從容無比的情緒消失不見,變得著急起來。

他們行動很迅速,沒有一絲猶豫,明顯都是有戰鬥經驗。

他們在身前形成一面面土牆一步步進逼,土牆雖然不能完全抵擋子彈威力,卻可阻擋視線,LL只有一把手槍,身上剩餘二三十發子彈,不能隨便使用,只好默默後退。

“看來他們的魔法土牆距離有一定限制,若果無限制距離,他們只要在我身邊不停倏用土牆困著我即可。”

若沒有帶著伊莉絲他們,現在他早已經可以逃之夭夭,不過現在他必須守著位置,一來可以吸引對方集中在自己身上,二來怕他們去捉他們當作人質。





敵進一步,我退一步,距離不敢拉遠又不可拉近。

戰線已經彊持了一段時間。

突然寒意再次出現在自己身體附近,這股寒意與之前一樣,嚇得身體一縮。

剛一縮,身邊就刷過一道小型雷電,雷電沒有擊中LL,打中LL身後的巨樹,焦黑了一點。

望向雷電發射的源頭,空無一人︰“又是那個隱形的魔法嗎?不但如此,這雷電魔法不惹少,是我暫時看過最快的魔法,若果不是那股寒意,讓我在小型雷電出現前已經縮開身體,這一下我必然被擊中,不過看雷電所擊中的那棵巨樹來看,應該威力不大。”心裡慶幸著自己躲開了對方的攻擊。





眼看已經不見伊利絲他們的縱影,對方又有一名會隱形的人物,此地已經不宜久留,要盡快離開。

奇士眼見LL欲想離開,又再次拼了命的不停亂放術式,當中有石頭又有風刃又有火球甚至雷電,術式應有盡有。

不過即使如此如此多技能,連自己都沒想到竟然可以輕巧的躲避。

與其說躲開了對方技能,不如說應該是感應到對方的視線。

開始搞明白,原來那股所謂的寒意,不是著涼,不是溫度降低,而是一種赤裸裸的殺意。

LL就是憑著這一點,很巧妙的在對方施展技能的那一刻就躲開了。

這和看到對方施展技能,再依靠反射神經躲開是完全不同層次,前者擁有先手的優勢。

很快奇士們漸漸發現,每當瞄準對方時,對方已經有想躲避的意識,到自己技能射出之前,後者人已經遠遠不在其範圍內。





“他背後長了眼睛嗎?”

然而最麻煩的是,對方除了很會跑外,還要冷不防回頭使用那個威力強大的道具。

如是者再過了一會,又有數人中槍。


“隊長繼續這樣下去,我們全數都會被滅,不如放棄吧。”奇士C雖然沒有中槍,但已經十分懼怕那一件道具,每次聽到槍擊,都會嚇了一嚇,擔心自己成為下一個目標。

“對呀,他的道具太恐怖了,連看都沒看到就會被打中。”奇士A都已經失去戰鬥的心情。

“隨便你們,我自己去搶,成果我一個獨吃。”隊長不理團隊其他人,自己一個勁就沖了上去。

奇士隊長不是熱了腦袋,反而很冷靜,這一次他帶了這麼多人,若果沒有任何成果,還要白白損失這麼多人,不知如何向首領交代,這樣回去只會被怪責。





另一邊LL都不是很好過,子彈快要消耗完,而且發現那個棒形圖中的能量條已經消失了三分二,已經出現警報聲音。

現在唯一的好消息是,憑著對殺意的感覺,後方應該只有一人跟著自己。

然後再次一輪你過我跑,樹林越是深處障礙物就越多,四周佈滿顯露的樹根,而且樹根足足有半個人的高度,很多時都要連跑帶跳的逃走。

“X的,竟然跟不上他,我的術式外衣明明已經是竟然都追不上他了,這一個術式十分消耗我的能量。”隊長已經停在某個巨大樹根之間,憤怒地又無力喘著氣道。

無力的不只有隊長,LL都已經透支的力氣,同樣的坐在巨大樹根之間,他不但沒了氣力,心裡還受著打擊。

這是他人生第一次殺人,每開一槍良心總受到責備。

這不是他仁慈,他絕不是聖母,只是從小所接受的環境以及教育等價值觀所影響。

很多人可能在剛才環境連槍都不敢開,相比起果斷開槍的LL,心理質素已經比不少現代人強上不少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