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奇士隊長豁了出去,不成功便成仁,即使知道對方擁有強大武器,而要盡地博一場。

啟動斗篷能力,先把自己隱形,再從後追上去。

就在他邁步向前,跨過樹根,他已經看到一把銀色道具對準他的頭顱。

“我剛才穿戴斗篷前明明已經用上元素感應,他為什麼會在這裡?”錯愕的奇士隊長,完全不明為什麼元素感應失效,明明已經確保附近沒有埋伏。

原來對方沒有逃走,反而守株待兔,等著自己來臨。





己經目睹過無數次,奇士眾人們如何被這件威力強大的道具所擊中,他自然理解下一秒他的頭顱會有什麼下場。

等待著被擊中一刻來臨,不過卻遲遲未有到來。

“難道他已經沒能量啟動不了?”眼見機會出現,當然不能錯過,開始進攻對方。

他沒有半點猶豫,關掉了扳風屏障的能力,減少無謂的能量消耗,身體表面隱隱約約出現略為透明紫色的外衣,就向著LL開始進攻。

時間回溯前一點時間。





在巨型的樹根之間的LL,喘著氣,點算著自己手上的子彈數量,一邊看著棒形圖的能量條。

能量條上已經所剩無幾,他發現每殺一個人,能量條就會下降一些,他感到自己又理解這條奇怪的能量條多一點規則。

根據剛才感應身後的殺意,對方如無意外只剩餘一人,此時更加應該轉守為攻。

身後那一名應該是會隱形,而且是雷電魔法使用者,在這個地點埋伏反而更有利於自己。

兩旁有著巨形樹根,眼前僅有一直正路,只要有人經過,加上自己的準繩度,這一發子彈絕對不偏不倚的打中。





然後就等待對方過來。

等了不久,就聽到身邊開始有動靜。

果不其意,前方出現一團透明的薄膜,若果不仔細看絕對看不清楚前方已經有一個人。

沒有再多加思索,立即舉槍指著對方,並準備扣下板機。

就在此時出現警報的聲音,而且不同往日,這一次除了強烈的警報聲外,連螢幕都彈出來。

畫面顯示,能量條已經快要看不見了,嚇得LL沒有扣下板機。

當LL沒有開槍意思後,能量條立即回升原來水平。

“這是什麼意思?不能殺他?”面對這種奇怪理由,雖然十分奇怪,但此刻只想到是唯一原因。





就在這個猶豫,對方已經退出了隱形狀態,全身上下隱隱約約出現一層薄薄的紫氣,並沖向自己出拳。

“不能殺你還不能打你嗎?竟然敢和我較量體術?”自從發現自己身體機能遠比普通人強大後的LL,毫不畏懼對方的拳頭,用盡全力以拳對拳方式回應對方。

 兩拳對碰,奇士隊長立即人仰馬翻,瞬間被打出數米之外,這一擊連LL自己都不敢相信。

儘管LL不是肌肉滿滿,單論體重,遠超過奇士隊長那副骨瘦如柴的身軀,在雙方體格上有著明顯差異。

加上LL肉體變異,不是一般人可與之相題並論。

被擊飛的奇士隊長嘴角滲血,看來剛才飛出數米跌左地上時傷及內臟。

“這小子還有肉身術式,即使我使用了雷屬外衣仍然不能硬碰硬?”





另一邊LL雖然毫髮未損,不過剛才那一擊後,整隻手臂好像發不出力量一樣。

奇士隊長看到對方疑惑的看著自己手臂,抹了抹嘴角的血跡,得意地道︰“哼,我的雷屬外衣最利害之處不是硬碰硬,而是讓人麻痺,再來幾次你連動都動不了。”

沒有綠色方塊的翻譯,LL根本不明對方說什麼,不過剛才的一拳他發現手臂開始麻痺起來,推斷與眼前此人身上的隱隱約約的紫色外衣有關,立即穿戴著自己的戰術手套。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