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來一次?你不嫌悶但我怕悶呀!”看著眼前冷冰冰的奇士,準備再來一場群毆。

感到殺意遊遍全身,整個身體每一吋地方都被鎖定得死死。

有著先前數次的經驗,已經對這種感覺的應對遊刃有餘,僅僅用幾個走位,已經把一大片術式甩在身後。

不單如此,還可以一邊閃避一邊向著其中某位奇士的方向走近。

走到奇士身邊,沒有作任何停留,立即走開,利用瞄準自己的技能,全部打到那名可憐的奇士身上。





十多個術式當中有火球又有風刃又有飛石,術式擊中那名可憐的奇士後揚起了塵土埸面異常混亂,當塵土緩媛的四散開來,原本奇士所站的地方,已經不見奇士,屍首全無,可能已經化成一片片碎塊。

當其中一名奇士被擊敗後,那條一直下降的能量條竟然有一瞬間回升,不過很快又繼續下降。

“是要我把他們都擊倒嗎?”

眼見奇士們即使誤擊自己隊友,仍然沒有改變任何策略,不停利用術式去攻擊LL。

“果然是被控制。”





看著對方如機械般的執行指令,對自己的假設再多了幾分肯定。

用相同手法,不停對付數十位奇士。

轉眼間已經少了一半以上,人數減少閃避的壓力自然減少,開始有著更多餘力。

正為自己的表現滿意之時,右腳竟然在這個時候卡著地上的樹藤,然後連翻帶滾的仆在地上。

倒地瞬間,感覺身邊有兩股殺意,在倒地的同時抽出手槍,向著那兩個方向各開一槍。





剛好就擊中正要準備用術式攻擊自己的奇士手部,奇士正要凝聚能量的術式被打斷。

趁著這個空檔,立即調整身體,繼續原定方案。

好死不死,又一腳踩到一粒亮面光滑的小石,竟然硬生生的被滑出一字馬。

忍著痛楚,側身一滾,剛才的位置又有一輪炮轟式術式被轟出個坑來。

這絕對不是巧合!

原本一直把所有注意力放到身上的殺意,把一部分轉到地型環境之中。

竟然發現整個森林竟然在搞著小動作,小小的移動,在這個交戰中的環境,不仔細觀察是很難發覺的。

原以為很輕鬆的解決奇士們的攻擊,誰知一切僅僅只是個開始。





沒有專注的感受那股殺意,回避沒有之前的敏捷,才幾個回合,就已經焦頭爛額。

繼續這樣下去不是辨法!

原本打算節約子彈的消耗才採取利用對手的術式去攻擊對方的方法,不過現在環境已經不再容許了,只能盡快解決眼前的敵人。

呯!

呯呯!

呯呯呯!

本應輕鬆解決的奇士,現在像喪屍般毫無痛覺,即使被頭部被槍轟走,心臟被擊穿,仍然無阻對方用手施法。





雖然對手已經剩下不多,但是每個奇士都必須用多發子彈,把手手腳腳都要擊斷才能制止對方無間斷的攻擊。

呯!

呯呯!

“廿十發。”一邊發射子彈一邊數著自己剩餘多少發子彈。

呯呯呯!

“十五發。”

呯!

“十發。”





呯!呯!呯!

“七發。”

眼前只剩餘最後一名奇士。

呯!呯!

“五發。”

整個場地只剩下LL站起來,其餘的都被打得肢離破碎,倒在地上。

血腥氣味混合子彈的硝煙味,引起強烈的惡臭使得LL異常極度反胃。





視覺嗅覺所帶來的沖擊,疲倦不堪身體,加上被多個術式擦傷的傷口還未止血。

現在的他,面色蒼白,眼皮已經半蓋眼睛,隨時有昏倒的可能,十分虛弱。

“終於...終於。”

正為自己已經完結這場無謂的生死戰高興時,殺意再次遍佈全身。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