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看到對方力量比自己強大,奇士隊友仍然奮不顧身地撲向LL。

的而且確是撲過去,利用全身的表面面積,從而更加容易把身上的雷屬性外衣沾上對手。

話雖如此,在LL眼中奇士隊長就如慢動作一般,而且動作生硬,很容易就理解對方的目的。

側身避開,一手捉住對方的手腕,來一個過肩摔。

啪!





重重的摔倒在地,一下子就摔到奇士隊長頭昏腦脹。

沒有給對方喘氣時間,再來重摔多次。

還不止如此,趁著對方暈頭轉向的時間,這一次改為捉起對方腳腕,當成鐵鏈球不停原地旋轉,轉足數圈再拋他出去。

這一拋拋到奇士隊長十米開外,直至重重的撞向樹身,沒來得及看對方如何,自己就先被自己弄暈︰“以後我一定不會再用這招。”

有著那一層外衣的保護,奇士隊長身上受傷不重,不過已經頭暈得作嘔起來︰“他還有這樣的力量嗎?不過他應該快要全身麻痺了。”





不清楚膠製物品是絕緣體的奇士隊長,以為對方不久就會麻痺起來,反而認為自己佔據著優勢。

頭腦還未清醒,連直線都走不出,就一鼓作氣,凝聚出最厚的紫色雷屬外衣再次衝向LL。

“他玩命?怎和他玩呀。”看著對方已經發狂,根本沒有任何想退後的想法︰“是你逼我的。”

你不退,那我就...走。

然後兩人再次在森林中你追我走,不過雙方比一開始速度就慢了不少。





走著走著,一直利用寒意去感應對方的LL,突然感到寒意越來越細,快要感覺不到了。

回頭一看,原來已經只剩下自己。

心裡想著對方終於支持不住要打退堂鼓︰“唉,你早一點放棄我就不用這麼辛苦吧。”

然後大口大口的喘著氣,整個人無力的躺在地上。

嗶嗶蹕蹕!

警報聲再次響起。

此次警報聲與以往相比是為最大,頻率最高,吵得LL快要受不住。

還是那個螢幕,能量條已經跌穿底線,迎來了第一次的負值。





為什麼呀?我做錯了什麼?

爬起著身,走回頭路。

走出幾步,就發現奇士隊長已經倒下。

上前檢查,已經沒有半點生命跡象。

“他怎死的?跑太快猝死還是魔力耗盡所引致,不要告訴我他是仆死吧。”為其無故死亡害得自己能量條變為負值而憤怒起來︰“為了追殺我追殺到命都不要?”

眼看他意外身亡,身上卻有著一件刻上魔法陣的扳風。

“有怪莫怪,小朋友不懂事,借你魔法道具一用。”便從奇士隊長身上拿走了那件披風。





把披風裝到自己背包然後就看著螢幕,擔心起來。

到底會發生什麼事呢?

內心開始變得不安起來。

站在原地等了數分鐘,卻風平浪靜,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終於安下心來︰“別嚇我吧,沒事就沒事,原來一直自己嚇自己。”

說時遲那時快,本來被確認沒有生命跡象的奇士隊長手指竟然動了起來,這一幕正正被LL看到。

“嘩,屍變呀。我錯我不應該拿走你的魔法道具,我還給...你”

被嚇一跳的LL再看看四周,發現自己已經被一群奇士圍堵著,他們正是之前沒有追上來的奇士們。





“他們何時圍著我?而且...”

思考之想卻發現奇士眾人有點不正常,他們每個都像被控制一樣,沒有自己思想般,有的連頭都不是看著LL的,各種奇怪的姿態,不過當中最離奇的是身上有著致命槍傷的奇士安意無樣的站在此處。

“等等,這個情況...”突然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望見眼前這一班人,他們空洞的眼神,立即回憶起當日穿越前,那群阻礙自己的平民百姓一樣,都是離奇的被人控制,並想殺死自己。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