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者此時正飽覽系統的一切資料。

“幫我抽出人員名單,讓我好好看一下這個因果之子的資料。”

​“收到。”

此時其中一個投射螢幕放到最近綠色方塊之處。

這個螢幕上有一頁頁紀錄的資料。





​個體種族︰智人(黑) ( 57 % ) 泰坦族   ( 15 % ) 矮人族  ( 13 % ) 麟角族 ( 12 % )  武人族  ( 3 %)

骨齡︰38

力量 (以種族計算) ︰S

敏捷度  (以種族計算) ︰C

智力 (以種族計算) ︰E





然後一堆密密麻麻的資料。
... 

看到畫面上資料再看看LL然後道︰​“不是這個吧,他怎看都不是黑智人,而且全都是力量...系統都竟然找他,看來那邊天道守得很嚴。”接著翻到另一頁。

​個體種族︰智人(白) ( 68 % ) 麟角族  ( 20 % ) 風妖族  ( 11 % ) 奧人族 ( 1 % )  

骨齡︰17

力量 (以種族計算) ︰E





敏捷度  (以種族計算) ︰S

智力 (以種族計算) ︰B

然後一堆密密麻麻的資料。

... 

“都不是這個吧。”接著翻到另一頁。

個體種族︰武人族  ( 75 % ) 智人 ( 25 % )    

骨齡︰29





力量 (以種族計算) ︰B

敏捷度  (以種族計算) ︰A

智力 (以種族計算) ︰C

然後一堆密密麻麻的資料。

... 

一時看著資料一時看著LL出現的螢幕,反覆再三仔細地研究︰“都不是這個吧,這資料下方明明有寫著會用龍力訣,螢幕上這名因果之子明明只是個普通的智人。”

接著再把整個系統的人員名單反覆看了數十遍。

“為什麼人員名單上完全沒有這名因果之子,Laura。”





“你心目中不是有了答案嗎?”

“我不信是他自己走上去,絕對是有人幫他。”

“哪裡還有人能幫他,賢者?”

“...,可能是。”已經啞口無言。

“提醒賢者,剛才進行了一連串操作,屏息障減弱了百分之三,還有事情要繼續研究下去嗎?”

“算了不深究那個問題了,看看那個背叛我的人吧。”

賢者靈魂離開了綠色方塊,並在漆黑的環境之中飄過去。





即使在這個漆黑的環境之中走路,過程十分順利,不知道是因為靈體不需要光線照明,還是因為對地底世界相當熟悉,如同自己的後花園一樣,很快就走到目的地。

目的地又是一間房間,房間之內又是一罐罐容器,裡面都是裝著綠色液體,當然不少得就是有人在容器之中。

“當年這裡裝著的輪迴戰士是為了對抗輪迴而生,現在這裡的輪迴戰士竟然是守護半個輪迴,真是諷刺。”

走到某個容器面前,那個人一半是人類肉身一半是機械個體。

“這就是你想要的樣子嗎?為了苟延殘喘,搞得自己都不是自己了。”

“算了,走了,回去吧,Laura。”

“收到。”

...





這時東邊森林的深處。

有一件龐然大物正在樹林間盯著一個虛弱的人,此人正正是LL。

而此龐然大物就是令LL感到滿滿寒意的原因。

兩者身形小巫見大巫。

轉個頭來,這件龐然大物原來是一隻像類似野豬的物種,不過體積卻有如一輪貨櫃車般巨大。

連走路都乏力的LL,此刻拼盡剩餘的力氣逃走,穿梭樹林之間,逃跑過程,利用巨樹作為障礙物,擋住緊隨其後體形巨大的野豬。

不過蠻橫無比野豬照撞無誤,所過之處的巨樹都被壓碾而過,比較脆弱的巨樹應聲倒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