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小樹精四處欣賞不同種類的發光植物。

不過LL很快就感到不對勁。

全身每一個部位都感到小量的殺意,這是他未曾感受過。

不管怎樣留意四周,還是一棵棵發光植物,再看遠一點,就是那層薄霧,根本完全找不到任何危險。

“難道這是錯覺嗎?” 





由於那種感覺於之前如針刺肉的寒意不同,所以便認為可能是自己的錯覺。

此時在遠處的一棵樹,他一直在留意LL一人一妖的組合,而留意著他們正是一棵棵紅葉樹。

從他們進入薄霧前就已經利用迷霧進行光線折射,引導著他們來到這片迷霧森林。

某棵紅葉樹的樹枝上卡著一個綠色方塊,而這棵紅葉樹竟然懂得利用綠色方塊進行意識溝通,對附近其他紅葉樹道︰“他倆已經進來了數分鐘,意識應該開始模糊。”

另一棵紅葉樹回覆 ︰“對呀,還是用舊方式吧,大的吃,小的放。”





擁有一把女聲的紅葉樹就忍不住口開啟潑婦罵街模式插嘴了︰“你果然就是呆子,以往放小的,是因為放走一些人出去,並給他們一點好處,可以吸引更多的人來,現在你說放那隻樹精?有個屁用呀。”

擁有著綠色方塊的那棵紅葉樹,顯然是他們的首領︰“大家和氣生[材],和氣生[材],這次就全都要。”(不是錯別字!)

然後一輪奸詐笑聲不停在迷霧森林之中迴盪。

“怎麼明明沒風,但四周的樹葉不停沙沙聲,突然感覺到有點害怕。”自小就怕驚悚片的LL,此刻獨自在山林之中,不禁想起各種鬼片的情節,立即雙手交差擁抱自己,慰求一絲安全感。

用尋幽探秘去麻痺自己害怕的心情。





“哦,這不就是紫色的菇嗎?”

在不同的枯木上,看到茫茫的菇海,而其中有著委託物紫色的菇蹤跡。

急不及待,就開始採集。

拿出背包的工具,小型剷,在枯木上大力大力的把整個菇海剷走。

過程之中,盡顯人類貪心本性,好的壞的大的小的,一律通通帶走。

貪婪之心蔓延到其他植物,什麼燈籠草,燈泡傘菇,不管什麼植物菌類,總之有特色的,一律帶走!

憑著身體質素強大,即使貨物變多,仍然可以帶離森林。

這一次還小心翼翼,在做事前就已經看過了屏息障能量條有沒有減少過。





只要能量條不減,就全都要!

此時像蛇一樣行走的樹枝走了上前,在LL的肩膀拍了一下。

沉醉於打劫整座森林,沒有理會其他,以為是樹精力肩膀胡亂跳動。

“他好像沒意識,怎拍他都沒反應,已經被胞子的幻象迷惑了。”

“很好呀,很久未嘗人的血肉了,他們的血液特別有營養,讓我長出更多的紅葉。”

“你們別這麼著急,時間還多的是,我們佈個天罹地網,他插翼難飛。”

慢慢地上的樹根有意識地向外伸展,準備結成一張大網。





不過整個過程十分緩慢的進行,好久才結成了大網中的一個小方格,要把小方格集結成大網,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

這不是他們故意拖慢進度,也不是他們有著相當自信。

只是因為他們是植物,動作對他們來說是十分困難。

不過他們這麼多年來都是依靠紫色的菇去捕食不反抗的獵物,所以速度的問題不影響他們就是了。

幾棵紅葉樹在結網其間,已經你一語我一言相討如何分贓。

“大哥大哥,這次我一定要身驅,上兩次都給了妹妹。”

“這一次我讓你,我看他的樣子頗帥氣,我要他的頭,我要在他身上播種。”

“好的好的,那手腳就給我吧,反正我要養分就足夠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