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消數分鐘,很多地方都禿了個遍。

地上用來捕捉獵物的網還只是完成了十分之一。

一袋袋的裝滿拿來的布袋,滿意的檢查著戰利品︰“差不多了,反正再多都沒手拿。”然後望向樹精,“噫,你何時來了這邊肩膀,算了,有沒有那棵樹你滿意嗎?”

好像聽得明LL的說話,用那異色的手指指著一棵樹,此樹正是長有紅葉的紅葉樹。

被指的紅葉樹發現不對勁便問大哥︰“大哥,為什麼他好像不太對勁,好像在打我們主意?”





“弟,別慌,中了幻覺的人經常會做出令人匪夷所思的行動,還記得有個雄性人類,脫下下半身的皮塊,然後不停在妹妹身上磨擦。”(紅葉樹認為衣服是皮)

有著女性聲音的紅葉樹很不滿意被翻起了不願重提的往事︰“別再提了。”

看著眼前的人類從不知是什麼的地方,抽出一把木棒,木棒之上有著銀色亮澤。

“大哥,他身上有個很美的樹枝,我要接駁到我身上。”

“好,等一切完結就給你接駁。”





若果這些樹知道那名人類手上的東西作用絕不會像此刻那把淡定,因為那一把是專門用來斬柴用的斧。

樹精此刻不停指揮著LL,指著紅葉樹的某些部位。

“你確定要劈開它嗎?”詢問清楚樹精,然後對方點了點頭。

放下火把,從背包中抽出斧頭。

“還好拿了這把小斧,這把斧頭本是用來劈柴做火堆的,現在幫你劈樹不知好不好用。”





另一邊廂也同樣在討論著。

“大哥,他們指手劃腳,不停指著我,不知商量什麼呢?”

“我怎會知道呢,還是盡快結好網,之前有個發了瘋一樣的四處奔跑,害了我們少吃了一個人。”

那把女聲接著說︰“你們兩個可不可以專心點呢?你倆那邊都結網都結出界了。”

此時LL拿著斧頭對準樹幹用力一劈,意想不到的是在全力一擊下,竟然能入木三分的。

紅葉樹不比其他巨型大樹,相反和普遍的柳樹大小差不多,不過即使如此,這一擊也異常恐怖。

“嘩!好痛呀大哥。”

痛楚令樹開始擺動身軀,造成沙沙聲。





紅葉樹的樹汁呈血液的紅色,從劈口滲出。

“嘩!我的奶奶,這麼恐怖的嗎?竟然紅色的樹汁,如果我在我的世界看到,必定覺得有鬼。”

樹精聞了一聞樹汁的氣味,然後面容扭曲,一副嫌棄的樣子。

指出旁邊的另一棵紅葉樹道︰“那試試旁邊的那一棵吧。”樹精同樣點點頭。

這一次樹精指示出,劈向較高的位置。

發女聲的紅葉樹開始怕︰“他好像指著我的頭。”

話音剛落下,頭就被劈成兩半。





“呀!我的頭呀。”

同樣的,紅葉樹滲出血紅色的樹汁。

與上次一樣,痛楚令樹開始擺動身軀,造成沙沙聲。

“是不是我的錯覺呢?為什麼我覺得我劈下去後,就好像樹有著反應。”

之前樹精又來聞了聞樹汁的氣味,然後面容扭曲,一副嫌棄的樣子。

“明白,再試試最後這一棵吧。”樹精失望的點點頭。

這一次不抱希望,隨便指著某個樹枝。

“大哥,這一次那隻樹精指著你的手。”





“別胡說。”

一斧再把幾個樹枝劈了下來,輕鬆無比。

被樹枝卡著的綠色方塊便一道掉了下來,擊中了LL的腦袋。

然後就聽到︰“好痛呀。”

“嘩!鬼呀。”

拉著樹精,挽起地上的一袋袋戰利品,急急忙忙的用地圖逃了出去。

在奔逃的同時︰“我好像忘了什麼沒拿走,算了。”





迷霧森林中,有一把火把已經快要燃燒到末端。

而火把四周有著很多枯葉,應該會是一個很好的助燃料。

從那日之後,這個魔法世界中就少了一個迷霧森林,會出產不同種類的植物。

造成一切的凶手,卻不知道接下來的事情。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