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先搞清楚森林是什麼地方,先從熟悉的地方入手。

打開酒店大堂那一道門。

發現原來自己還是身處酒店之中,而且還是在自己房間內。

換句說話,不是穿越了,而是房間內的物品改變了。

由原本一個房間變成一個森林。





即使已經對酒店內的高科技見怪不怪,但還是被驚惊了。

很快就意識到,其實房間變化是和全白空間有所相連。

“這些無中生有不就和全白空間一樣嗎,可以把一切隨意制造出來的高科技。”

為了驗證自己的假設,再次不斷嘗試改造房間一切。

制造一個溫泉,制造一個水上樂園,竟然通通都可以。





果然這邊是用一模一樣的科技。

得了出這樣的結論很快,就嘗試到酒店內的其他房間進行測驗。

打開眾多房間的其中一間,而且腦海想著把環境設定成東邊森林樹精原來的壯樹。

果然打開房門,眼前出現一個和東邊森林一模一樣的壯樹。

在旁的樹精一看開心極了,立即從LL肩膀跳了下來,走到壯樹面前。





不過高興得快,失落同樣很快。

只見它摸著壯樹的樹幹,低下了頭,一負失望的樣子。

“為什麼會這樣?明明都已經一模一樣了吧。”

靈機一動,在全白空間內的一切是要通過數碼實體化的能源變成真實,同理這裡一切其實都不是真實。

打開鍵盤,投射出螢幕。

果然這種變換環境所需要能量相當之高,而目前能量根本不足以制造這樣的森林。

然後對著樹精道︰“你試想想最需要的是什麼,我再幫你換吧。”

對方點了點頭。





接下來,樹精閉上雙眼,把自己希望所得的東西想了出來。

不過,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樹精看來是沒有權限改變環境。

接下來,由LL不斷把森林的一切縮小。

減少所需要的能量,同一時間,盡量滿足樹精的需要。

終於在多番嘗試中取得平衡。

現時整個房間內只剩下東邊森林的泥土。

即使只有這些,樹精都好像找到自己的樂園一樣,很快就把這個房間霸佔了。





不但如此,還把在東邊森林所帶回來的戰利品,全都花移木接的種在這裡。

沒有再打擾樹精,在房門外細心思量著。

“這裡環境可以一直這樣維持下去嗎?只有泥土,即使泥土內有足夠營養,也沒有地方補充。”

有這樣的疑問,卻沒有解決方案,反正這些不是過份急切問題,相反現在有著另一個比較急切的問題要解決。

就是伊莉絲一行人。

心急的想知道他們到底有沒有事。

很快的途步走到伊高城堡。

...






伊高城堡中,一名用布條包裹著整個頭顱,身穿輕便服飾,腰間佩帶閃亮的銀劍正在城堡之中擔起著守衛一職。

此人正是路易斯。

收到城堡外有人進入通知,很自然要警剔著城門之外。

看到一個熟悉身影,慢慢走了進來。

“是,老師。”

回億起當日讓眾人先行離去,以寡敵眾的英姿。

是身為騎士引以為傲的情操。





看見老師沒事歸來,內心表現出膨拜的感情。

第一時間走上前,想了解當日自己帶走二人後,接下來所發生的事。

當他走向老師時,急忙想起自己的臉已經...

對路易斯而言,榮譽是最為緊要,自己的老師面對這麼多敵人都毫髮未傷,而自己竟然被一個奇士搞得滿目瘡痍。

若自己走到對方身邊,會有一種強烈的距離感,這種感覺對現代人可能沒有什麼感覺,但對於騎士來說這是奇恥大辱。

不想讓自己的老師看見丟臉的樣子,便想轉身回去。

從遠距離已經看到醒目的銀劍,自然知道對方是路易斯,知道對方沒事回到城堡,高興的勉強說出對方的名字向對方打招呼︰“露易絲。”

聽到老師叫喚自己的名字,雖然音調不太正確,但還是很感動,走上前擁抱了過去。

面前路易斯熱情擁抱,不禁在心裡想著︰“果然西方人就是比較熱情,即使在異世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