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底世界。

工作區。

詭異之樹。

此時能源剛恢復。

工作人員從暈眩狀態回復起來。





“到底什麼回事?”一個個摸著頭昏腦脹的大腦。

正當想了解剛才到底所謂何事時就被身邊的一名工作人員打斷。

還是那名見習父親氣急敗壞的向著現任父親道︰“長官,你快看神啟,出現無數的指令。”

同樣剛回從暈眩狀態回復起來的現任父親打開自己面前的儀器,。

一打開螢幕,密密麻麻的指令佈滿整螢幕,看得父親冷汗冒出。





其他工作人員也不禁倒抽一口涼氣,這麼多指令,到底要用多少時間去修補命輪。

“警報,坐標...之地,大量生物種死亡,比預期死亡時間早了十萬零六七十秒,預計命輪被影響百分之零點零三。”

很多工作人員開始已經見怪不怪,在密密麻麻的工作指令上,不停安排工作的優先次序。

見習父親此時提議︰“長官,要叫醒輪迴大人嗎?”

提到輪迴大人,現任父親雙眼瞪著見習父親︰“這是最緊急方案,他只能在確認出現因果之子的時侯才會出現,這種我們都可以解釋的事,怎會叫醒大人。”





“是我魯莽了。”

只見頭痛得腫脹的父親,單手拓著頭道︰“看來有必要提前擴大工作人員的人手去處理這堆積如山的天啟。”

如是者,工作人員要不停在天啟指示下修復命輪,確保一切事物所發生都要盡在掌握之中,而現任父親更要盡快提拔出新的工作人員。

整個世界的事物,開始慢慢一步步脫離了既定的軌道。

...

呼哧呼哧!

在夜闌人靜的森林發出急速的喘氣聲。

喘氣聲的主人到底是遇到凶猛的野獸,還是在森林中幽會呢。





原來是一名男性人類,提著一袋袋賊贓在森林深處不要命的向外逃跑。

四周環境漆黑一片,靠著虛擬螢幕散發出餘光,勉強的看到前方的路線,才免於絆倒。

憑著強韌的身體素質,竟然可以從森林的深處跑到出森林之外,還要帶著一身重物。

一人一妖終於走到森林的出處。

“抱歉了,我今天要離開這裡了,我回去一天,補回物資後,再來幫你找樹,你等我吧。”

不過樹精沒有想離開LL的意思,還主動捉住他的衣領,不願離開。

“放心吧,我不會一去不回。”





搖了搖頭,指著遠方。

“你也想跟我離開?”

點了點頭,然後不知從那拿出一支細小的樹枝,不停指揮前進。

“好了,好了,我們一起回去吧。”

很快就去到驛站,準備多隻馬匹,一路上不停換馬,馬不停碲的趕了回去。

雖然擔心伊莉絲他們,但是一身的儀容去見伊高領主有失節禮,而且一手都是滿滿的戰利品還是先回酒店。

...

酒店內。





“啊~好爽呀。”

此時LL正在自己的房間內浸浴,看見自己由滿滿泥色,洗回原本的膚色,那種治療感,不能用言語去表達。

一旁的樹精在浴室中,乘坐著自己做的木板,安逸的在水上浮著。

完成一番梳洗,終於有時間處理其他事情。

這些植物如何處理好呢,樹精又安置在哪好呢?

由於已經與樹精生活數日,慢慢發現他們的習性。

他們不能長時間離開樹木,而且即使附近有著其他樹木,只能作為替代,不能作為本命依附之樹。





所以旅程偶爾一段時間,樹精會返回自己原本的壯樹幢休息。

“若果這裡就有個森林多好呢?”

突然眼前畫風瞬息萬變,原本自己明明在房間之內,竟然到了森林之中。

“搞什麼呢?我房間去了哪?我又穿越了嗎?”

四處張望,終於看到一件與四周遺和的物件。

這是一道門。

這道門LL十分熟悉,是酒店大堂一樣的大門。

正正是這一道門,才讓他心裡安穩了一點,自己仍在酒店之中。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