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只是小小的插曲,重點仍在手中的銀槍。

當一切準備就緒。

那名女鍊金術士舉著槍,指著不遠處的一塊巨石。

大家吞吞口水,見證這個時刻。

砰!





有了上一次經驗,大家開始對巨響免疫了不少。

同一時間,手槍的後座力過大,整把手槍順著持槍者手臂向後飛,直接撞上持槍者的額頭。

而第一時間,肌肉矮子立即走上前,查看那名女鍊術成員有沒有事。

後者沒有先顧自己的傷,反而首先關心目標處的那塊巨石,眾人也同時順著目光看過去。

“喂!”





“太超過了吧!”

“我真的不是在發夢嗎?”

只見巨石已經變成碎石,被子彈打到四分五裂。

大家都被手槍威力震攝得又驚又喜,以致一時間不知從那說起。

此時女鍊金術士便提問︰“這個道具叫什麼來的?”





“名稱?”

一個最簡單卻又最麻煩的問題。

已經嘗試過無數次,若要透過綠色方塊去翻譯,只會變成雜音。

如在這裡用槍的名字,又會顯得格格不入,倒不如順水推舟。

“就給你起個名字吧。”

對方微張開嘴巴,明顯這個要求太過唐突,以致一時間反應不及。

不過很快就說出了一個名字。

當然LL是不會明白意思,不過帶著綠色方塊的伊莉絲仍在旁邊翻譯。





“地獄之歌。”

!?

“竟然可以翻譯,這是為什麼呢?”

在這個時候烏斯又再次跳出來︰“大家是時候,互相認識一下,不如由我為你們介紹介紹吧。”然後隨手指到聲淚俱下的女鍊金術士。

“她是維迦,她沒有提過為什麼加入我們,只知道她能使用極少的能量,而且經常失敗。”

“你好,我是維迦。”此時態度已經一百八十度轉變,既溫柔又開朗,有著活潑的可人兒的聲線。

維迦除掉披風以示禮貌,露出一張水靈面容,啡紅色的長髮,年約廿來歲,白晢肌膚卻有著多處傷痕,不知做了什麼自殘的實驗。





雖然名字從綠色方塊翻譯後,當然的變成雜音。

不過仍然能聽到對方的說話,順著地方的語言的道︰“你好維迦,我叫LL。”雙方有禮的握手。

聽到LL的名字雖然奇怪了一下,但不同地方改名字的方式各有不同,所以並沒有深究,能拿出這樣的道具,出生的地方必然與別不同,這是她的思想。

然後烏絲就再為LL介紹那名肌肉發達的矮個子︰“他是力柏,他和你一樣身上是沒有半點能量。”

“力柏。”口氣沒有太大改變,就好像初頭的他。

“別介意,他的脾氣是這樣,不過別怪他,他人比較慢熱。”烏斯補充道。

“沒事。”沒有在意對方的態度,反而著重在對方和自己一樣身上沒有半點能量。

“力柏,難度和我一樣是穿越過來?因為這不是沒可能發生的嗎?”這只存在於LL腦海內的猜想。





然後又順著介紹那個喜形於色的男性︰“他是開羅,他出身有名家族,會鑄造術式的一族...”

已經除下了披風的他,擁有一頭曲髮,高挑的身形,深藍色的眼睛,最突顯的是他那雙細眼配上一臉雀斑。

還未完全介紹完畢,開羅已經搶著道︰“你好,我是開羅,很高興認識到你,你手上的道具不知道我能否知道什麼材料,如何製成,有沒有藍圖,有沒有…下刪千字。”

經過一連串連珠噴發的問題,終於被旁邊的烏絲阻止︰“他就是個話癆。”

“看得出…”

然後要介紹最後一位最為冷靜的女鍊金術士︰“她是...”

正當烏斯要介紹時,那名女鍊金術士已經擋著烏斯身前搶著道︰“我叫莉莎哦。”





莉莎一幅御姐面容,金髮碧眼,啡金的秀髮略為微曲,髮至肩膀,高挑身材加上豐滿的雙峰,而且眼神帶著半點挑逗的玩味性,若他身處於現代,絕對是雜誌封面的頂級模特。

通過一輪介紹後,互相認識一番,然後就返回那間儲物室小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