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小屋。

眾人開始討論,到底什麼是鍊金術,這是打破了以往的既有知識。

“說到底還是先了解他們口中的鍊金術先吧。”LL心裡想著。

為了方便了解這個地方的知識會不會和自己得到知道有所沖突,很自然的想了解更多他們口中的鍊金術。

“我已經展示了我的道具,你們不妨說出你們對鍊金術的認識,讓我們互相了解。”





一向主動的維迦,今次也不例外,勇敢的第一個分享自己對鍊金術的看法。

“我認為所謂的鍊金術,就是一種看不到又感覺得到的存全,這是一種和自己溝通的術式,令自己體內能量變得龐大。”

“…你這已經是變成一種信仰,再繼續下去會不會因為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走火入魔。”心裡想著。

聽到這名維迦對鍊金術的解釋,已經由一門學術的討論變成一種信仰,而且已經病入膏肓的那一種。

​​“不錯,勇敢的發表。”用鼓勵方式加許對方。





雖然從表面上認為她對鍊金術理解是錯誤,但沒有立即否定,因為對已經狂熱的人來說,直接否定反而得不償失。

反過利用鼓勵形式去加許對方,首先會被對方感覺有誠意,二來還不會影響接下來其他人表達的意願。

接著是開羅︰“我認為鍊金術是一件物品,只要把他製造出來,就可以所向無敵,正如在賢者石像底下的那個石碑所說,賢者依靠的不是術式而是鍊金術,好比當年…下刪千字。

小屋內的眾人已經被字海所掩蓋,而且開羅身處的地面附近已經濕漉漉,嘴角還有著口水絲連繫著上下唇。

“不錯,不過接下來還有其他人要發表,我們下一次再聽你對鍊金術的見解吧。”





以相同的形式鼓勵大家緊接發表自己的言論。

根據坐位順序接下來應該是到力柏,所以眾人看著力柏。

牛脾氣的他,面上掛著不樂意的道︰“我不知道,我只想知道為什麼我半點能量都沒有。”

原本氣氛良好被力柏所打破,埸面一度進入尷尬的氣氛。

商人出身的烏絲,常年談生意,這種情況見怪不怪,像無視般自己說出自己的看法︰“我認為鍊金術是制造道具的方法。”

單是一句說話,眾人竟然都點了一點頭。

“知不知道具的價值越來越高,我從我家族的帳簿看過,竟然越來越貴而且從沒下跌過,先前我認為可能是戰爭的關係,但戰爭已經過了十多年,價格依然持續上升,我的解釋是鍊金術就是制造道具的方法,而鍊金術失傳所以導致道具的價值越來越高。”

啪啪啪!





拍手聲音源自莉莎。

“雖然資料不足,想法很片面,基本上有很多地方都是腦補而來,不過還是一個良好想法。”莉莎補充道。

被否定烏斯不但沒有發怒,反而像個觀音兵的向對方恭敬道︰“當然我有很多都是猜測。”

看著烏斯那個卑躬屈膝的樣子,LL此刻很想上前告訴他,這樣下去最後只會變成一條狗。

莉莎接著道︰“我和烏斯的意見大致相同,當中的原因是我手上的這一本書。”

看到書,除了LL外,所有人都露出驚喜的樣子。

此刻LL才想到,和現代人不同,現代人的書主要是拿來掉或是用來加重書包的重量。





而在他們眼中的,製造紙張是十分困難,所以他們的書籍可能是很昂貴。

再看過去角落處的書架,有著多本書籍,看來他們把資金都放在這一處。

一想到剛才自己還取笑他們只有幾本書籍就有種丟臉的感覺,幸好自己沒有把自己想法說出來。

大家開始認真傳閱書籍,還有傾有講。

“想不到大家都識字。”想起了這個年代教育是一件難事,但在這個地方,大家都竟然了解文字。

正當感歎著大家都識字而感到不可思議時,書已經傳到自己面前。

“…”

打開了書的頭數頁,充滿著完全看不懂的文字,然後就閉上。





“可以問問大家,這麼短時間看到了什麼呢?”

身為話癆的開羅已經自豪的道︰“我根本不識字,雖然我是有名家族出身,但是對學習沒有半點興趣,加上我家人對我沒有什麼期待,所以即使我不學習對他們而言可能還交少一點學費還在高興,記得有一次…下刪千字。”

然後維迦紅著臉道︰“我沒有什麼出身,字只會最簡單的,所以只看懂一點。”

後邊的力柏連答都沒有答。

“唉!我上了一首爛船,船身還要破掉了幾個洞的。”

這時LL開始頭痛起來,原本打算互相學習,誰知對方小貓三四隻,根本是一班烏合之眾。

然後拉著烏斯一面認真問道︰“我想問你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看見對方一臉認真,上次見過這張臉時,還是躲在樹下避著奇士的追殺,吞口水道︰“請問?”

“我想問鍊金術士就是你們五人嗎?”

“當然不是啦,我們有很多分會,遍佈整個帝國各地。”

“總會呢?”

“我們的總會在首都,這位莉莎小姐就是從總部過來的。”

聽到烏斯答案安下心來,難怪看起來莉莎小姐比其他人靠譜得這麼多。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