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著從土牆內,拿出石子。

石子已經改變了其本來的形狀,不再是略圓,變成了三角一樣。

更重要的是,尖頭一部分越來越接近開羅所施展的位置。

看到這粒小石子時LL心想,若果開羅的魔力量比較多的話,應該就可以把小石子從土牆抽出。

另一邊,開羅看見了那顆石子變化,同樣的也有同一個感想︰“原來我的術式有這個用途,我現在才知道,這就是你所說的嘗試嗎?”





“要理解自己術式真正用途才是變強的第一步。”

“可惜呀,我能量不足,不過我可以找我的家族其他子弟,若你要問為什麼找子弟而不找父輩?只能說我在家族身份誰會幫助我呀,還是找幾個小朋友威迫利誘他們幫幫忙比較好吧。”

“不可,絕對不能說給任何人知道。”眼神堅定的告訴他︰“等等,你意思是你全家都會這種術式?”

“當然啦,家族的術式,當然會啦,若果不是這樣說不是什麼什麼家族吧,。”

“那其他人能學會嗎?”





“其實可以,但這個情況很少機會發生,術式的屬性和種類很多時都是遺傳下來,尤其是我們這種大家族,不希望術式外傳,亦不希望損失了這項技能,所以大家族最為蹲守的除了家訓外,就是不能娶外姓人這個不成文的規定,這種應該是常識了,為什麼你這都不知道?你是石頭爆出來的嗎?”

除了最後那句外,第一次覺得開羅的話癆性格倒是不錯,有的無的把一堆資料掉到出來,可以順道好好惡補這地常識。

遺傳​?

然後詢問伊莉絲︰“我記得伊高家應該是風元素,為什麼愛倫會用火元素?”

“每個人的屬性不是固定,是有機會改變,不過無人知道當中原因。”





“那她是天生火元素的嗎?”

“自從那日你從山賊手中保護了我們後,她就變成了火屬性。”

還有這種操作嗎?又是我的問題了?

然後開羅補充道︰“對呀,有的人三歲時突然改變,有些人中年睡醒一覺後改變,有些人取了媳婦後改變,完全沒有一個固定原因,不過我們這一類特別屬性的家族,相對的突別多這種情況,很多剛出生的時候都是最基本的土元素,但不知什麼原因就會慢慢變回鑄造術式,所以大家都認為這是血脈的關係。”

“什麼都能改變,那能量總量都能改變嗎?。”

“的確如此,不過和改變屬性一樣,完全沒有任何半點先兆,這種既能卻又不能,使我們這類天生比別人能量低的得到希望,所以才會我們經常才會被各式各樣的人所欺騙,好像維迦這樣,嘗試被毒蟲咬,又食奇怪的東西,害得一身傷痕累累。”

接下來的一段日子,LL要求開羅嘗試不同種類物品在抽離其中。

例如在水裡抽出木板,在樹木抽出水份,總之看到什麼就抽出什麼來。





而他本人這段時間就回到酒店之中。

只見他人來到全白空間,制造出幾個粒極少的礦石。

然後再來關心一下這裡的小住客。

打開房門。

清新氣息樸鼻而來,尤如市區進入郊外的反差一樣。

不過別忘記,魔法世界空氣質素本來就如同郊區一樣,即使如此都能感覺得到兩者差別,可想而知這時房間內有多“清新”。

入眼處,一片小樹林,環境清幽。





一棵大小樹在中央,而四周種滿著東邊森林的植物。

不少原本只是幼苗的植物都茁壯成長,更加不用提及生長極快的菌類植物。

和當日離開時此處已經滄海桑田,完全找不到昔日的痕跡。

察覺到有人進來的小樹精,從幼樹中鑽出來,然後走到LL面對討抱抱。

眼前的這一梱小樹,就是當日樹精從壯樹抽出的一條樹枝,以移花接木種於此處,事別三日,已經有幼樹的雛形

把樹精放到肩膀道︰“打理得不錯哦。”

然後樹精雙手撐著腰,一副要威的樣子。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