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維迦害羞的問道︰​“石頭…石頭和你的道具有什麼關係呢?我搞不明白。”

這個問題不單是維迦,在座每個人都抱著相同疑問。

然後LL用了一個很簡單的比喻方式。

指著整間屋,​“這是用什麼做。”

維迦︰“不就是石頭,木材等等組合而成。”





“你已經明白概念了。”

“雖然你給了我們方向,但具體來說,要如何實行呢?”烏斯問道。

​“若要論石頭的話,可以試從收藏石頭的愛好者打探一番。”莉莎緊接回應。

不過LL此時正看著開羅。

​“哈哈,幹嗎這樣看著我?你這樣看著我搞得我好害羞,若果你是女的我反而沒有這麼尷尬,難道你有其他方面的興趣?…”





正當說得興致勃勃時被LL一手按著他的嘴,然後一臉恐怖的道︰“我想看一下你的鑄造術式,可以示範一下嗎?你只需要點頭或搖頭。”

​恐懼的開羅下意識的點點頭。

只見開羅隨手拿起一個木塊,然後很吃力的展開自己的術式,木塊表面慢慢的多了一撇一橫一直,慢慢形成了一個文字。

辛苦終於寫了個文字出來,已經很是辛苦。

“除了木塊,其他物料可以嗎?石頭可以嗎?”





正要開口的開羅又再被按著嘴巴。

“你只需要點頭或搖頭。”

先點點頭然後又搖搖頭。

“哦。”

其他人一臉茫然的心裡想著︰“這你都明,你繼續裝。”

看出其他人的表情自然的回答︰“他的意思不就是,理論上是能,但因為自己能量不足所以不能。”

此時眾人一致的看向開羅。

只見開羅點了點頭。





“你的能力很有用,你可以跟我一起嗎?”

開羅再次點了點頭。

大致上這次鍊金術聚會到此,並且已經相約下次會面之時。

眾人散去之前,LL特意交待莉莎︰“記得你的承諾。”

而特意交待莉莎的原因,無非就是她這個人的變數特別高。

此後人脈比較廣闊的就從人脈入手,有金錢的就用金錢收集物品,而最後剩下來的只能靠自己雙手尋找。

...





開羅跟著LL到一個空地。

“為什麼要找…”

話未出,又再次被掩著嘴,然後遞給了一塊小石頭。

緊接著,伊莉絲按照LL的要求,在場地中施展土牆。

果然與上次相同,施展過後,就氣息不穩。

有準備的LL已經在身旁攙扶,並把小石頭塞入土牆之內。

不明所以的開羅正想問道,又再次被打斷。

“你試試抽出土牆內裡小石頭。”





完全不理解的開羅,心裡想著︰“我的是鑄造術式,應該是把一個物質外表變換,例如雕刻等等,怎可能完成到這種事情?”

知道對方完全不知如何下手,然後給出提示。

“你能隔空把木塊雕刻成文字,只給木塊一道向下的力,試試把力改成拉向自己。”

這是LL本人的猜測,用回上兩者的實驗來看,這個所謂鑄造魔法,即為改變物體的形狀。

若然能改變物體的形狀,那就等同能夠移動,照這樣的推斷,這個鑄造魔法實質是改變分子的運動方向。

若理論合適,再能從土牆內把小石頭不斷拉近到自己處。

不知道開羅理不理解,只是把手按著土牆,然後試試刻“上”在土牆內石頭。





時間過了一小時。

石頭還未從土牆內被抽出來。

“我不行了。”

正當以為開羅累到連話都變得簡短起來。

開羅用力吸口氣︰“這不是根本沒可能嗎?我明明用的是鑄造術式,你叫我從土牆內把石頭抽出來,根本是在難為我,…下刪千字。”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