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多的地方,總會有人在惹事生非。

這就好比中秋節時,總會有人喜歡煲蠟一樣,不知道他們是喜歡破壞法例尋求刺激,還是單純的喜歡煲蠟這個行動。

從伊莉絲透露得知,任務這裡有著嚴禁大量虐殺小小兔的條文,這是遠古流傳下來。

不知道他們是不是和喜歡煲蠟的人心態一樣,每逄這個節日當中同樣有一班年青熱愛殘殺小小兔的人。

這班年輕人有時會聯群結隊的進入小小兔深處把他們一網打盡,他們手法極為兇殘,用火慢慢燒死可能已經算是最為仁慈。





最恐怖的絕對是那個領頭的年輕人,他用風刃將小小兔的凌遲而不傷及性命。

而且手法極為純熟,每次使用都可以精準的避開要害,防止小小兔直接死透。

很快又有幾隻死在他們的手上。

他們用著各式各樣的方式虐待,每虐死一隻,就好像毒癮發作後,趕快吸食第一口般爽快。

沒有顧及任務內條文,一直殺,殺到小小兔的窩。





其中某個看似比較膽小的成員開始覺得不對勁,認為再這樣下去會被發現的。

“這次到這就完了吧,不要繼續下去了。”

已經殺紅眼的領頭年輕人,不顧對方勸阻,雙眼通紅,口水在嘴角流出,像極變態。

領頭身邊的一個紅髮小子使提醒道︰“如果現在走就要等下一年了。”

“對了,我不要走,我要繼續看著它們痛苦的樣子,不趁著他們繁殖期,它們就會分散,又要等下一年才聚集起來,我不能再等了。”





很快的把小小兔的地窩,用土術式把大量洞口封死,打開一個小洞口利用火術式點燃雜草,用煙燻方式,迫他們在指定一個洞口逃離。

而他們指定的洞口,當場不會是一條生路,那一條路絕對比死更難受。

不得不說,雖然此刻那名頭領已被殺戮充昏頭腦,但仍然像個專家一樣,找到其窩藏的位置,可以說成是另一類的天才。

“我要繼續殺,我要繼續殺!”

如是者,很快的一窩一窩的被虐殺。

回到LL一行人的那邊。

此時正在與伊莉絲談天︰“這個字解小的意思吧?”

“對呀。”





“那若果有小的話,是不是應該有大的呢?”指著一面警告路牌,而路牌之上畫著小小兔的模樣。

“這個問題…”

然後一邊的愛倫插嘴的道出了一個在民間流傳的故事。

故事由於經過綠色方塊所過濾變得七零八索,只能聽懂大致內容。

大概意思是族群當受到壓迫到一定的程度,就會有突然改變,以故事當中的主角竟然就是小小兔。

故事某一天,一班遠方而來飢餓的難民來到一地,這地十分荒蕪,只有幾許的雜草,連水都顯得珍貴。

這班難民雖無通天的本事,卻有一雙看穿一切的眼睛,碰巧的發現這裡竟然有著野兔。





在物競天擇環保下,很自然這班兔子就輪為這班難民果腹的食物。

每日都大量捕捉兔子,食其肉,飲其血,用其骨。

日子過得飛快,此地環境仍然是荒蕪一片,而難民數目竟然逐漸變得多起來。

在此消彼長之下,這個種族的兔子開始面臨頻臨滅絕。

不知是上天好生之德,還是兔子每天求神拜佛,在頻臨滅絕的這段時間內他們的肉體開始出現變化。

它們肉身變得越來越難食,粗糙且強韌。

血液由紅色化成紫色,且含有毒素。

身軀竟然開始變得巨大起來,不單如此,每殺一個捕獵者就會變得更強大,好像可以無止境的長大。





滿身強而有力的肌肉,被難民們的捕獵者還要壯大。

個頭身長幾米,門牙變得尖銳,前爪變得鋒利。

此時這種本是群居的動物,變成獨居生活,以殺戮難民們為糧食。

久而久之,難民們開始捕獵不成反被捕。

漸漸的,是由兔子捕獵難民們,整個食物鏈完全反轉了過來。

最後難民們都變成兔子的食物,此後再沒有所謂難民。

而這群變異的兔子也不曾再被人發現。





(加入笑臉)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