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著伊莉絲就補充道︰“這個故事流傳著背後意義,有多種說法,而主流有幾種。”

“有一說法,這只是一個故事,是前些年,各國之間戰火連連,所以希望不要滅絕敵方所有士兵,這種趕狗入窮巷的行為,透過這個故事讓人了解到,最後可能得不嘗失。”

“又有一更廣為流傳說法,這是真實的的事件,鑑於很多地方都沒有明文規定不能濫殺動物,唯獨有小小兔卻有著這個成文規定,顯得這件事空穴來風未必無因。”

聽到這裡LL開始雞皮疙瘩,他雖然沒有毒殺到小小兔,但看著一隻隻痾嘔肚痛的小小兔被困在獸籠時心想︰“所以這些小小兔稱為小是因為他們會長大變成殺戮機器…”

不過很快的又過上一日,這些日子不外乎與伊莉絲聊天說地,或和愛倫一起照顧小小兔。





開始了解到伊莉絲的身世,原來她的家人原本都是貴族,而且有姓氏,不過後來戰爭關係,失去了領地的低層貴族慢慢和平民無異,便投靠了有半點親屬關係的伊高領主,並放棄了自己的姓氏。

“難怪伊莉絲她的學識這麼豐富,原來同樣出身於貴族,受過教育,可惜舉目無親並且同樣的缺乏魔力,不得不放棄自己原來的身份。”

很快就到委託的最後一天,同時也是小小兔繁殖期的最後一天。

這日早上,正準備做早餐的伊莉絲突然聽到愛倫的哭聲。

負責照顧愛倫的伊莉絲,自然心急如焚的走到帳篷了解事件,當愛倫是為自己妹妹的LL,都很緊張的趕了過來,連遠處暗中保護愛倫的路易斯都驚動起來。





“小小兔不見了…”

原來今天愛倫起床後發現小小兔已經失蹤,不捨自己的寵物。

從得到小小兔後的愛倫每天都抱著小小兔,日常起居生活到吃玩睡痾都愛不釋手,深受打擊。

在一眾人士安慰下,終於不再流淚。

本以為這天接下來應該是一個風平浪靜的子,沒錯,是本以為。





剛辛苦的安慰愛倫後,還未坐暖,就聽到外面傳來呼叫聲音。

路易斯和LL身為男士自然首當其衝的查看。

原本外面喜氣洋洋的家庭樂,畫風突然一轉變成考驗人性的災難片。

一班又一班的不要命地逃走。

路易斯打算捉住某些正逃走的人了解何事,但每個都併命掙脫。

不過後快就知道發生什麼事。

看向比較遠處有著火光十色的術式,不停發動。

心知不妙的LL趕緊命令路易斯帶著愛倫他們離開︰“不要站在原地,快帶著愛倫離開,我去看看發生什麼事。”





此時路易斯想著自己身為騎士卻每一次戰鬥都只是逃走,為自己的身份感到恥辱︰“我這一次還是要逃走嗎?…”

“走啦。”

“我不要,我要戰鬥。”

時態嚴重,連LL都著急起來,一時情急起來,一手把路易斯整個人捉起道︰“你的任務是什麼?”

路易斯沒有回應。

“答我呀。”

“守護家園。”





“你想戰鬥我不怪你,你起碼先把他們帶到安全的地方。”

沒有再猶豫下去,立即帶著愛倫和伊莉絲離去,其他侍衛從旁拹助。

前面的術式顏色越來越少,不知道是有人已經陣亡,還是逃離戰場。

此時眼前發現了一隻小小兔?

雖然眼前的動物無論外表與體積都和小小兔有相似,但已經變成雙足行走,前爪像刀鋒利。

回想起前些日子愛倫說過的小故事。

有著與小小兔一樣的外表加上可愛的面容,沒人會把殺戮機器和眼前的可愛無比的小小兔聯想在一起。

若是一般人早已經被小小兔的外表騙到,不過對殺意有感覺的LL自己不會被騙到。





雙方四目對視,卻有寒意滲透著皮膚。

已經對這種感覺相當熟練,自然知道來者不善,進入作戰狀態。

下一瞬間,小小兔雙腳一跳,速度如弓箭彈射而出,利爪直指咽喉。

如果對手是一般人這一刻已成爪下亡魂,不過這一次的對手有著比常人身體質素高的反應,加上野獸的攻擊單調,一個側身就輕易的避開,在避開的同時還加上一記踢腳,一腳就把小小兔踢飛,直飛出數十米遠。

沒有理會小小兔到底受傷與否,加快腳步的回到伊莉絲處通知他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