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怕。”愛倫害怕的說道。

“別擔心,我們不會有事,哥哥會救我們的。”伊莉絲雖然在旁安慰著,但她手抖得十分利害,面上的假笑顯得十分不安。

一來她現時要照顧著愛倫,二來一路走過來時看見多具殘缺不齊的屍體。

儘管平日給人一種有小聰明的感覺,但人生經驗還只是一名女僕,即使是新一代沒上過戰場的軍人看到這個腥風血雨埸面都忍不住嘔吐。

突然伊莉絲害怕得大叫了起來。





“前面有…有二隻巨型小小兔。”

...

“糟糕了,前方有一隻小小兔,而且很…。”LL看著前方一隻正吃著屍體的小小兔。

此兔已經和LL身高不相上下,血紅色的雙目顯得殺氣濃濃,體表由白色開始變成微紫色。

“到底誰能繼續殺害這些生化武器?他快要變得像故事情節的最強形態。”心裡吶喊著。





“我們繞路走。”LL細細聲的道。

此時正在進食的小小兔雙耳一動,注意到遠處的二人時,放下口中的斷腳,用充滿仇恨的眼神,直瞪著二人。

感到異常危險的LL,沒有任何留手,已經拿出手槍對準它的頭顱連開數槍。

不知是野獸直覺,還是靈智也一同進化。

竟然左右跳動,風騷走位,直角假身的不斷迴避槍口。





即使改為瞄準肉身,這麼大的靶子都不能打得中對方。

“還有這操作?”

被小小兔突如其來的一連串行動驚訝得整個嘴快要變成英文字的O。

感應到殺意襲背,第一時間向前滾地避開。

再次站起身來,背後一涼。

原來後背的衣服已經被割開了。

“太快了。”

這些小小兔的進化已經不是直線成長,而是曲線成長。





還是首次與肉體強過自己的敵人作戰,完全不適如何應對。

不知是認為LL的威脅較高,還是其他原因,從頭到尾小小兔顯然是針對著LL攻擊,過程中並沒有過多理會路易斯。

“是動物的本能嗎?”

一旁的路易斯不知如何是好,面對速度如此瞬速的小小兔,眼睛要跟上兔子都顯得吃力,更別提術式要命中對方,正當無從入手時,發現地上有個魔法石板。

“幫我困住它。”LL在旁邊大喊。

其後不顧受傷,你一爪我一拳,雙方開始進入肉搏環節。

在單純比力量方面,明顯小小兔是佔著上風。





即使可以憑著感應對方殺意,從而判斷對方攻擊位置的LL,身體卻跟不上對方的節奏。

“為什麼還是不能進入到那個狀態?”這個危險的情況下,想起進入走馬燈的狀態。

自從進入過走馬燈兩次後,一直嘗試回憶當時的感覺,這種力量除了強烈的後遺症外根本無從挑剔。

不過可惜的是,數日來多次嘗試無果,根本不能主動進入再次成功發動走馬燈。

現場環境出現一面又一面土牆,不規則的從四方八面升起。

面色蒼白的路易斯,顯然使用過多魔法石板內的術式。

困在多面土牆之中的一人一獸,被限制了走位。

在旁邊的路易斯嚇的驚心動魄,看著LL每次都只能僅僅避開對方攻擊,身上又再次多了幾個傷口。





他不解為什麼在肉博戰下風的情況下還要用土牆困住雙方,這樣做根本無利可圖。

“他到底想什麼?”

在狹窄土牆之間雙方傾盡全力,不敢有任何保留。

拳對爪,踢對蹬。

全身佈滿一個二個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傷口,不停滲出鮮血的LL。

而他的對手小小兔身上只有數個不明顯的傷痕,鮮明對比,高下立見。

戰鬥至今的LL已經搖搖欲墜,只能使出最後一擊。





而小小兔也看出這一點,也全力迎接。

雙方對準對方的頭顱,拳與爪同一時間擊出。

“他的爪比你的手長呀。”路易斯一旁大喊著。

“我看你這次怎麼避。”出拳的同時大喊出來。

小小兔野獸直覺再次提醒它有危險一樣,急忙後退,不過剛退後就發現身後多面土牆,根本無路可退。

呯!

原來這次拳中藏槍,在爪子快要插到頭顱前,比對方還要快的開槍,直接打爆小小兔的頭顱。

“想不到打隻兔子,我竟然要用盡全力,還要使詐,連子彈都用盡…”然後就躺在地下喘氣。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