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已經出現數隻小小兔,它們現在的大小已經不能算是小小兔,但又未到故事中的大小,從理論上來說應該稱為中中兔。 

看到數隻中中兔路易斯已經不鎮定心想︰“即使我全力作戰也未必能安然退去,現在還要手下留情?”

“即使是我們不殺的話,其他人殺不也是一樣嗎?”路易斯突然想到這個問題。

用手指指著中中兔道︰“連身為騎士的你也並不能輕易擊殺,你確定那些普通百姓能夠殺死它們嗎?而且你聆聽一下四周,已經再沒有任何混亂和慘叫聲音了。”

這裡指的沒有任何混亂和慘叫聲音了,所指的不是局勢已經被穩定下來,而是再沒有能發出慘叫的活人。





在二人對話期間,數隻中中兔當然沒有留手的不斷進攻,每一次都會從極為刁鑽角度攻擊,令路易斯頭痛十分。

路易斯之所以沒事,是因為上一次旅程中,誤打誤撞的開發了自己的第二種術式,身上包圍著薄薄的綠光,一股流動的風在外層保護著身體。 

“現在怎麼辦?”又被中中兔攻擊了一個小小的傷口的路易斯問道。

“試試這個吧。”從口袋拿出一包粉末。

“這有什麼作用呀?” 





“我也不清楚有沒有作用,這是第一次試驗。”

“第一次?”被驚得面如蒼白的路易斯,看著那些粉末已經徹底絕望。

“一會向著那個方向不停用風刃開出一條路。”指著某個方向。

 完全聽不明這是什麼指示,不過只要執行就完事,就點了點頭,對LL有著無比信任。 

由於不知道要多少劑量才能見效,而且情況緊急,索性一手把袋內的所有粉末向空中揮散。





粉末從袋中如仙女散花般佈滿在四周環境之中。

 濃密程度比當日迷霧森林不知高出多少倍,連視線都有所阻擋。 

LL此時閉著氣並一手掩蓋著路易斯的口鼻。

 路易斯被LL突然間的舉動掙扎了一下,不過很快意識到,自己有著用風刃開出一條路的任務,就立馬雙手凝出綠光,一記綠芒從粉末中擊出。 

這裡並非LL故意不提前說明,而是不會說明,要用不太懂的語言對話本來已經很吃力,還要在面對有危險的地方,更加無法分出再多的注意力作多加解釋。 

而四周的小小兔在剛吸入粉末的瞬間,已經僵化般,站著動也不動。

與此同時,路易斯風刃一出,立即開闢出一條沒有任何粉末的一條小路,不過很快就會再被四周的粉末所填補。

 接下來路易斯擔當重要的角色,雙手不停的釋放風刃,保持前路暢通無阻。





 終於走到不遠處,看見了河流的身影。

 推著路易斯,二人馬不停碲的跳到河流內洗刷身上多餘的粉末。

“啊。”

 有一名金髮,並且用布條包裹面部的男子從河流探出,此人正是路易斯。

 終於能吸一口新鮮空氣的他,立即大口大口貪婪地呼吸著。

 而河邊LL則在檢查口袋手機︰“還好,是防水的。” 

“你為什麼知道附近有河流?”路易斯奇怪的問。





“猜的,找愛倫他們去吧。”

這當然是個謊言,因為手上的那個地圖,當然不能隨便說出來。

此刻,剛才揮散粉末的位置,出現兩個人影。

一位是虐殺小小兔的青年,手上拿著一把染滿鮮血的匕首,匕首之上刻有魔法陣,顯然不是普通的匕首。

而他身邊只剩下慫恿他繼續的紅髮年輕人,不知道其他跟班是否已經逃亡或是變成了屍體。

“哈哈哈哈,前面還有幾隻小小兔,還要嘴吐白沫昏迷在地上,我要如何玩弄它們好呢?”虐殺小小兔的青年好像發現寶藏一樣,發瘋的走過去。

“當然是快點弄死它們啦。”紅髮年輕人不停鼓勵著對方弄死小小兔。

“不是清醒的怎會好玩…”原本亢奮的心情突然平靜下來︰“對,當然是快點弄死它們啦。”





然後手起刀落,一下子就把地上昏迷的中中兔殺死,並且伴隨開心和天真的笑聲。

若果仔細留意匕首刀身染上血的顏色,開始由紅血慢慢變成紫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