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想不到的是,那名年輕人竟然不是那些不入流的小混混,在奔跑的過程把地面都踏碎得出現龜裂。

匕首中的魔法陣發出微弱的光線,看來發動了匕首內的魔法,頓時年輕人的速度竟然還能再加速。

原本雙方百多米的距離, 瞬息而置。

一下子把匕首刺進其中一隻兔子的頸部。

被刺進的傷口沒有流出一滴血液,卻看到怪物們身上紫血開始慢慢源著傷口消失,以致匕首周圍肌肉的顏色變回局部的白色。





看來這把匕首正在吸食怪們的血液。

“哈哈哈哈…”成功刺傷怪物的年輕人又一輪狂笑。

另一隻兔子當然不會在發呆,在年輕人狂笑前,已經雙腳一蹬,趕忙殺掉眼前這個具威脅性的生物。

幾寸長的利爪,不停揮舞,速度之快連耳朵都能聽出,爪劃破空氣的風聲。

怪物很像了解人體結構,每次爪擊都是要害之處,不是對準頭顱就是對準心臟,而且還會對著人體身上各個動脈,如此一來一回打出一整套循環。





這般操作即使放在國家選手的劍術大師都自愧不如。

不過一山還有一山高,這位年輕狂人竟然一邊閃避一邊狂笑,而且笑聲的節奏沒有任何被打斷過,看來在其他人面前,年輕人更像一頭怪物。

當然一直在旁邊看著這埸戰鬥,並不只有紅髮跟班,還有伊莉絲愛倫等人。

雖然他們不了解發生什麼回事,但他們清楚現在要做什麼事。

趁著兩邊戰鬥的空檔,慢慢的在不驚動任何一方地退後,遠離戰場。





此時不知何時紅髮跟班已經出現在眾人退路並笑著道︰“這麼精彩的戰鬥怎可能離開呢,乖乖的坐下來。”

其中一名守衛衝口而出的道︰“你傻的嗎?現在…?剛才我想幹什麼來著?”然後思考了片刻︰“對哦,坐下來欣賞戰鬥吧。”然後乖乖的坐了下來。

其他守衛自然莫名其妙,不停搖著此刻已經坐了下來的那個守衛,希望值此來搖醒對方。

“你對他幹了什麼?”守衛衝上前問道。

紅髮跟班用著那溫柔的聲線道︰“沒有~只是想請你們都乖乖坐好吧。”

很快,伊莉絲等人已經不自覺的乖乖坐在原地。

“鮮血多一點還是比少一點好。”紅髮跟班露出奸詐的笑容。

此幕剛好給LL和路易斯撞見。





路易斯立即想衝上前,卻被LL拉著。

“等等…”

“等什麼呢?他們現在很危險了。”

“不,現在我們去反而更危險。”

“為什麼?”

“我…你聽我說話去做吧。”

然後路易斯只好點點頭。





還是那個問題,想說卻說不出來。

當中他考慮到現時資料不足,在一旁看環境比較好。

首先那個紅髮人沒有對他們構成危險,而且懂得控制別人的魔法,而且正在和小小兔完全體戰鬥的應該是和其一伙。

雖然不知道紅髮那人的實力,單憑在這個人間煉獄,竟然不走,還在看戲的絕對不是什麼好惹的人物。

但是若果紅髮發生了什麼意外,即使那個戰鬥中的人不為其報仇,單單只是放任那兩隻小小兔,愛倫和眾人都必死無疑,所以只能在一旁觀察,靜觀其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