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遠處中分析,眼前這名實力強悍的人,像個瘋子一般,一邊打鬥著一邊瘋狂的笑,此刻完全佔處上風。

而另一隻小小兔此時顯得非常痛苦,不停在地上掙扎,顯然問題出於那把匕首身上。

那隻小小兔的膚色不再為紫色,變回原本的白色,肌肉量隨之也減少了不少。

“看來是那把匕首又是道具來。”

在分析戰局的其間,愛倫那邊的其中一名守衛突然再次醒來。





回復了意志的守衛,發現全部人整整齊齊的欣賞著怪物們的戰鬥。

立即上前質問唯一不認識的人物︰“你對我們幹了什麼?”

那名紅髮跟班突然表現出一副受害著的模樣,而那名守衛看到對方那個慫樣,認為自己怪錯了好人。

看到對方放下了戒心,紅髮跟班立即露出了詭異的笑容︰“我只想你們坐下來陪我做個觀眾而已。”

“你傻了嗎?我還…”句子還未說完,又再次被對方控制思想,乖乖的走到自己原本的坐位,繼續欣賞怪物的戰鬥方式。





在遠處再一次看到紅髮控制守衛的做法。

“是靠聲音嗎?單靠聲音就可以控制別人,是什麼原理?” 

單靠表象,僅能推斷與聲音有關。

思考了一番後,決定還是先從另一個人入手,從而打破平衡。

現時LL認為最大問題取決於那名瘋子,他實力太強,要想辦法限制著他。





既然如此,第一步只能幫忙那隻被插住匕首的小小兔,讓兩隻小小兔同時圍攻那個瘋子,利用它們制衡著瘋子,好讓自己有時間拯救被控制他們。

與路易斯說明一番過後。

“你傻了嗎?走過去拔出那匕首?先不說小小兔會不會幫我們,對方二人不會眼白白的看著我們拔出吧。”

 “第一個問題不難,小小兔他們好像會先攻擊比較強的人吧。”

“好像是吧,那第二個問題…”

沒有回答對方,從濕漉漉的背包拿出一件熟悉的斗蓬,路易斯立即明白是什麼回事。

在上一次旅程得到的隱形斗篷終於拿上用場。

此時瘋子正以強大實力,壓制著小小兔,並且每次攻擊都不致命,看著小小兔痛苦的表情。





“就是這種表情啦。”瘋子高興的向天高呼。 

在這個時間點,靠著路易斯的魔力推動隱形斗篷,偷雞摸狗的已經走到那隻被匕首刺著的小小兔旁邊,現在距離瘋子戰場並不盡遠。

走近時才發現此匕首的刀身根本不是金屬,竟然是一顆巨型的牙齒。

不過此刻已經不能理會什麼的,看著在地上痛苦掙扎的小小兔,還是趕忙的拔出匕首。

把手伸出斗篷外,一下子拔出匕首。

原本在地上痛苦掙扎的的小小兔,再沒有繼續掙扎,除了沒有回復紫血外,整體並沒有大礙。

不過事情並沒有想像中順利,在手伸出斗篷外的同時,已經暴露了他們的所在位置。





在強者戰鬥中,基本上必現會使用到元素感應,一來可以看清對方能量流動方向,二來同時可以感應四周以防偷襲。

原本隱形斗篷正好可以阻隔元素感應,不過當手伸出斗蓬時,阻隔屏障自然穿了個洞。

“該死。”一直注意瘋子那邊的LL發現自己已經被察覺。

當然察覺到他們的不只有瘋子,連遠處的紅髮從小小兔回復過來也察覺到端倪。

(之前奇士所用的隱形披風改為隱形斗篷)
已有 0 人追稿